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九十三章 十年毒谋

第九十三章 十年毒谋

2820 2018-09-13 14:31:51

“阴九,你等等我,你想去哪?”

阴九大踏步的在前面走着,风姿语在后面一边叫一边追着,在风姿语的后面则是南宫远和尹蛟大踏步的跟着。

距十年之期只差不到一个时辰了,不知为何;刚刚阴九与风姿语、南宫远、尹蛟四人一起呆在房间中等着这离开的时刻到来,却是突然有些坐立不安,心神烦燥起来;终于是忍受不住的他,便从房间中跑了出来。

十年前,阴九等人风刚刚从神典中消失便是进入了这个空间。

他们出现的地方是一个小城镇,这城镇中人烟稀少,没有任何的修炼者,全部都是平凡的百姓。

阴九几人知道,他们已经到了十年当中;因此便是在这里住了下来,准备在探查的同时等到十年之期的到来,离开‘十年’回到现实的世界。

只是,进入‘十年’之后,阴九等人便是发现,自己几人全都变成了常人,没有了任何的实力;为了生存,他们也不得不和普通百姓一样,开荒种植或是经营贩卖。

这‘十年’中,他们经历的是普通人经历的一切,生活也和普通人一模一样。阴九的心理渐渐的成熟,慢慢的明白了男女之事,也开始面对风姿语的感情。

虽然二人都未明说,可是南宫远等人却是明白;自来到这‘十年’中第七年起,阴九和风姿语之间就变得渐渐的与过去不同了。

这十年中,阴九开荒种地,慢慢的成了一个小农场主;尹蛟和南宫远却是经营买卖,成了两个小老板。

由于进入这里时便变成了普通人,也根本不能修炼;所以他们在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时,心态也慢慢的发生变化,逐渐的开始体会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但是,虽然没法修炼,可是经历了这普通人的一切后,几人却是都隐隐的有一丝明悟;这明悟各有不同,却是更贴近自然。

南宫远、尹蛟与风姿语甚至觉得,只要离开‘十年’回到现实,他们三人都能立刻突破到御级。

凡级升到知级,知级升到灵级;都只是能量上的变化不需要任何的感悟。可是灵级升御级却是必须有属于自己的感悟,才能突然现在层次提升;而御级升王级,则不仅仅要有更深的感悟,在突破的同时还会有天地异象出现。

以平凡人的心态过平凡人的日子,对于阴九四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反而感觉有一种平淡的轻松,颇有乐在其中的感觉。

不过,最大的遗憾就是这里没有任何他们所熟悉亲近的人;所以,几人虽然喜欢这样的生活,却是更加的渴望离开。

这渴望随着时间越长,便是变得越加的浓烈;情绪也是逐渐的有些烦燥。

只是虽然烦燥,三人的心态必竟与常人还有所区别,除了那想念的思绪外,他们几人都从没有过阴九今天这样失常的表现。

阴九大踏步的在街道上穿行,心神烦躁得竟然有了狂乱的感觉,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有什么人要离开自己许久一样。

这个小城镇名叫梦回,今天正是集市的日子;所以街道上人来人往,颇为拥挤;只是阴九几人在这里生活了已经近十年,还是小有名气的农场主和小老板;所以即使是阴九碰到了一些人,也没有人真的和他发怒;而是躲到一边了事。

毕竟,普通人多数都是不愿若事的。

阴九行走的速度颇快,很快的便是走到了集市的尽头;他只是心情烦燥急需发泄,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因此,走到尽头后立刻便是转过街角,想要继续向前走。

“……”

心不在焉的阴九刚刚转过街角便是重重的与人撞在了一起。他和那人都是连连后退,险些摔倒在地上。

“对不起!”阴九随口说道,然后便欲离开。

他刚刚迈步,那个和他撞在一起的身影却是立刻挡在了他的面前;身体两侧也是立刻出现了两个庞大的身躯。

前面的家伙,以一种公鸭般难听的声音说道:“你撞了本少爷就想离开,哪有那么容易?”

“滚!”阴九此时正是烦燥到顶点,遇到这挑衅的自然也是不会客气。

他的话音刚落,两把冰冷的长剑便是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小子敢对我们家少爷无礼,你不想活了吧?”两侧保镖模样的壮汉恶狠狠的说道。

阴九的目光冷冷的看了前面的纨绔一眼,然后立刻扫向了两侧的壮汉;在这情绪最为暴燥的时候,他似乎已经开始变回进入这里之前的阴九。

“都给我滚!”阴九再次冷声说道,这次声音中已经不仅仅是暴燥,多了几分杀气,也多了几分以十年前的邪气。

那纨绔与两个大汉立刻两股战栗,感觉自头至脚立刻变得冰寒至极,不自觉间便是退了开去。

阴九大步向前,走了出去;直至他走出几步后,那两个大汉却是突然反应了过来,看着周围被吸引过来的目光,立刻脑羞成怒,快步追上,两把长剑恶狠狠的从阴九的身后当头劈下。

那纨绔也是满脸恶相急步的追了过来。

但这时,风姿语与南宫远和尹蛟已经俱都跟了上来。

风姿语抬起一脚便将那纨绔少爷踢倒在了地上;南宫远和尹蛟则是分别到了两名壮汉的身边,分别伸手抓住两人的手腕一拧,两把剑便掉在了地上。

他们几人虽然在这里失去了全部实力,可是那变态的体质却是仍在;对付这三个家伙还是轻而易举的。

“想杀我?”

身后的动静吸引得阴九回过头来,不知为何看到落在地上的长剑,他的心中竟突然涌上了一股嗜血的冲动。提起手中的长剑便欲朝那纨绔少爷刺下。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而又焦急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手下留情!请放过小儿一命”

阴九一怔,看着那跌跌撞撞跑过来的苍老人影,血色闪烁的双眼却是清明了一些。

“李布云?梦回镇中心地最好的老人?那自已剑下的这人岂不就是那镇中人口中传诵的至孝公子李允?”

阴九怔住的时间,那布衣老人已经蹒跚的跑到了近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家中遭逢巨变,大部分钱财尽被蒙面强人洗劫一空,而且我的小儿子,允儿的兄弟还被强人重伤;允儿花重金聘请这两位师父,却久寻强人未果,因为心中急燥才会如此失态。请您切莫怪罪。”

老人说完,朝阴九立刻便是深深的一躬。

可是就在这时,阴九心中的烦燥却是又突然涌了上来;双目中也再现血色,直觉中竟然只有杀掉倒在脚下的李允才能重获平静。

阴九再次高高的提起剑,充耳不闻惊慌中已经跪下的老人李布云的苦苦哀求,便欲刺下;而南宫远、风姿语、尹蛟三人不知为何竟然还满脸的笑容,眼中也是不知不觉间涌起了莫名的兴奋;不仅不阻止阴九,反倒似乎有些期待。

手中持剑的阴九眼神的余光中将南宫远三人的表情尽收眼中,已近狂暴的情绪却是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妥,一丝怪异,一丝的不正常。

虽然情绪仍然狂乱,可是阴九却是知道南宫远三人的表现绝不正常。

一念惊醒,阴九立刻大汗淋漓,将手中长剑?的一声扔在了地上。

“以十年之期挖掘人性中潜在的一切,然后在你情绪最不受控制的时候将你的恶念无限放大,使你犯下自己都不会原谅的大错。自此神念中便会留下永远的裂痕,那么成就也就有限了;毕竟到了王级以后,最重要的已经不再是能量的运用,而是感悟。”

“这布下‘十年’的神族还真够阴毒的。他们这些炼制神典的神族明显是通过‘十年’时另有秘法,而这‘十年’中的一切则只是一个阴谋而已,只是不知他们空间针对的是谁?却被自己几人踏了进来。”

阴九感到一阵阵的后怕,现在他的心中虽然仍是有些烦躁却是恢复了清醒。

几乎是在他恢复清醒的同时,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

街道、房屋、树木、人,所有的一切都先是模糊然后慢慢的消失了;阴九感觉得自己失去的实力,在这一瞬间又全部回到了身上。

当他的眼前再次恢复清晰时,他发现,自己和南宫远、尹蛟、风姿语已经站到了炫舞城主神庙的院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