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小医仙  >  第40章 王海花想嫁人

第40章 王海花想嫁人

2988 2018-09-18 17:48:28

“春梅嫂子咋了,这么着急把我喊出来,春生的洞房还没闹完呢!”

“臭小子闹啥洞房啊,人家媳妇肚子都大了,闹不好再闹出事儿来,俺是有正经事儿跟你说。”

春梅往耳朵上撩着头发,看王宇一身酒气,她心里头就忍不住痒痒。

春梅可是过来人,太清楚男人只要喝了酒,那是啥事都干的出来,特别是平时想干不敢干的事。

春生今天结婚,王宇也是替他高兴,不自觉的就喝的有点高,正如春梅心里想的那样,王宇看人家春生娶了媳妇,就借着酒劲拉着人家李佳的手喊媳妇。

李佳虽然是城里人,有些事比农村想的开,可也经不住王宇当那么多人面喊自个媳妇啊,这一害羞就提前回去了。

所以春梅这才敢把王宇喊出来,开始想着自己个的好事儿,毕竟这可是她男人授权过的,一次跟两次没啥区别。

“王宇兄弟,俺家那地都准备好了,恁也不知道过去看看,是不是早把嫂子的事给忘了,回头看我咋给人家李佳告你的状!”

春梅连说带笑的一努嘴,这话里有话的说着,王宇就跟身上过电似的,上午才在澡堂子里偷听过人家洗澡,这会儿春梅又站自个跟前,要说没点想法那纯粹是扯淡。

“嘿嘿,春梅嫂子肯定还不知道澡堂子的事,这要被她知道我就在隔壁偷听,估计她都能羞出水来。”

王宇这心里得意着,俩眼珠子就一眼,两眼的往人家身上瞅。

她上身穿件水红色小褂,下边穿条黑色裤子,这种搭配虽然有点土,但春梅身上浓郁的乡土气息,还就挡不住她的好身材。

王宇往她俩馒头上瞅一眼,这酒就清醒了七八分。

“咳咳那个嫂子,你是说大棚里头种啥东西吧,我正要跟你说这事……”

“哎那不刚好,那咱边走边说,俺以前没弄过大棚,也不知道翻的地行不行,你帮俺看看。”

王宇看春梅没等自个把话说完,就接过话茬往她家走,心想这那是去大棚啊,分明就是去家里看看她。

他也闹不太准春梅的想法,就是心里头有点痒痒,希望春梅是想再补种一回。

这有光明正大的便宜不占,老天爷知道了都得怪罪。

道儿有点黑,王宇跟春梅沿村里大街往她家走着,时不时还能听见几声狗叫唤。

春梅这一路没吭声,净想自个的心事了,王宇也是边走,边想着这两口子可真行,为了要个孩子给他弄个好事。

不过王宇心里有点发怯,其实也不是发怯,就是上回跟春梅是在后山,那荒山野岭的也不怕人看见,这次跟春梅嫂子要是在家……

王宇跟春梅抹黑钻到大棚里头,王海花也悄摸跟了过来,猫在大棚墙角偷偷往大棚里瞅,心想等王宇跟春梅说完事,就装着跟他刚好碰见。

王海花那知道他跟春梅有这事啊,她想着自个的好事,春梅也开始了她的好事。

“吧嗒!”

王宇感觉眼前一亮,就看见春梅手里拽着跟灯绳。

“哎呦嫂子,你跟俺哥挺用心啊,还扯上电灯泡了,这敢情好,连晚上都不耽误干活。”

“呵呵这不是守着家吗,多干点就多挣点钱,王宇兄弟你看看俺这地翻的咋样,应该能把芦荟种活吧。”

其实王宇早就注意到了,这地翻的一瞅就是用心了,土壤松软不说还平整,应该还上了不少人粪。

王宇瞅眼旁边用过的卫生巾,真不好意思说不行。

“嗯那个春梅嫂子,这地翻的是挺好,就是有个事吧忘给你说了。”

“啥事儿,王宇兄弟那不行你就直说,反正俺现在全指望你呢。”

王宇看春梅呵呵一笑,心想这小嘴瞅着都甜。

“嗯是这样嫂子,我之前不跟你说种芦荟吗,这地种芦荟是没问题,就是我现在想改种红参,种红参这地就得弄成小垄。”

“ 哦这地没事儿,俺回头再弄成小垄就行了,就是这红参是啥东西,俺以前咋没听说过,红参是新品种蔬菜吗。”

春梅疑惑着看王宇。

“红参是种罕见的中草药,样子就跟那人参差不多,这价格比芦荟高多了,就是眼么前还没人能种活。”

“春梅嫂子,你回头跟我哥商量下,这红参要能种活喽,跟地上捡钱差不多,就是得冒点风险,要不愿冒险那还种芦荟,反正芦荟也挺赚钱。”

春梅本来就相信王宇,又听跟地上捡钱似的,连考虑都没带考虑。

“那俺就种红参,现在做啥生意没风险,就连俺收山货也有赔钱的时候,你现在可是咱村最会挣钱的能人,嫂子这辈子啊就跟定你了!”

春梅这话里有话的一说,王宇一愣,眼瞅着跟前女人味儿十足的春梅,心想她这明摆着是暗示自个,啥叫这辈子就跟定他了呀。

王宇顿时语塞,正寻思着咋下手呢,王海花就在大棚外面听傻了。

她站在这野草堆里探着头偷听,本来就给蚊子咬的难受,眼么前听春梅这话音儿,王海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心里头就着急起来。

“不要脸,你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跟俺抢啥男人,俺要输给李佳也就算了,决不能输给你!”

王海花揪住裙角骂着,这心里头也不太确定,就伸手拍着腿上的蚊子,往大棚跟前又凑近些,想继续听听是不是这回事。

春梅那知道外面还有双眼睛啊,她暗示过王宇后见没反应,就拿起个铁锹分起了垄沟。

“王宇兄弟,你教教俺咋分这垄沟,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嗨,春梅嫂子看你说的,这分垄沟有啥教的,我哥那可是种地的行家,比我强了不知多少倍。”

王宇跟春梅客套了句,就随手拿起来旁边的铁锹,准备给她做个样子。

这时春梅叹口气,找到了话题。

“别提你哥了,他有啥本事,连俺这块地都种不上,就今天上午俺俩去洗澡,你哥他……”

春梅脸蛋子一红,偷偷看眼王宇小声说。

“你哥他最近越来越不行,跟俺洗澡的时候都进不去,还是用他那爪子……王宇兄弟,俺担心上次那一回种不上,要不你再多帮俺种一回吧,这样也保险点不是!”

春梅这嘤嘤的声音,就跟那小虫子似的,可劲儿往王宇身子里头钻。

王宇真没想到堂哥的病,已经到这程度了,连上午在澡堂子里听的那声音,都是用手给弄出来的,也难怪春梅会把自个叫到这儿来。

他这一鸡动,就朝春梅领口子上瞄了眼。

“春梅嫂子这不好吧,俺倒是没啥意见,就是俺哥要是回来……”

“没事儿,恁哥他正在春生家喝喜酒,咱到屋里头去插上门,俺都跟你哥说好了,只要他推不开门就明白了!”

王宇看春梅低着个头,脸蛋子红的跟那啥似的,一眼,两眼的偷偷瞅自个,可把他给痒痒坏了。

王宇这心里头痒痒,那是因为他知道只要自个愿意,下一秒就能有好事。

可王海花在大棚外头,听里边这声音越来越低,还没趴她腿上的蚊子哼哼声大呢,她这个心里头着急的跟火燎似的。

也顾不上被发现了,往前一探身子就趴在了大棚上面。

眼么前这会儿,春梅见王宇也愿意,这裤子里头早就淌成河了。

她撂下手里边的铁锹,来到王宇跟前,犹豫着拉住他手小声道,“那咱……就先回屋吧。”

王宇本来还不知道咋下手,这一碰到春梅软乎乎的小手,那还用下手啊。

他瞪大俩眼珠子,盯着人家领口最上边的扣子,咕咚声喉咙动了下,正想在这大棚里边先种上一茬的时候,刚碰到春梅的身子……

王宇就突然提高声音,做了个往地上扔东西的动作。

“哎呦春梅嫂子,你膀子上就是有个豆虫,那个我先回家了哈,明儿再商量分地垄的事。”

春梅正闭着眼等暴风雨呢,眼么前看王宇拔腿就走,她睁开眼就愣了,旁边地上也没找到豆虫,她心里头倒像有个豆虫在乱爬。

王宇扭头跑到大棚外边,这才稍松了口气,紧走几步就往路边瞅。

他那是看见豆虫了,分明就是想动春梅的时候,扭头看见大棚外头有个人影。

这大棚里头亮着灯泡,王海花隔着大棚看不清里边是啥,但她的影子却给王宇看的清清楚楚。

王宇看到这个影子,第一个念头就是李佳,弄不好是李佳看他一直没回去,就找到春梅这儿来了。

不过王宇也不太确定,就站在路边回想刚才大棚上的黑影,看着像是穿了个裙子,脑袋后边还有个马尾。

王海花一看他出来了,这心里头猛扑腾,扭头就抱着裙子往旁边小树林里跑。

她这一跑,刚好被王宇瞧见,出于本能的就追了进去。

跟王宇单独见面,这正是王海花所希望的!

但他俩这前后钻进小树林,王支书就在河沟里蹲不住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