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九十章 他只是个孩子

第九十章 他只是个孩子

3149 2018-04-20 20:00:58

“心之所属,大道所向!”

江烈低声说道,眼眸之中都是笑意。

余音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江烈认清自己的本心,如今的自己随着修为的提成,反而更不清楚自己一开始所追求的是什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这样下去,天赋在强,又有何用。

那样,等自己成长起来,与炎雷宗主又有何等差别。

“我辈等人,应当逍遥于世,又怎么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江烈心中感叹,这一刻,那外界带给他的强大压力消散了,剑心与雷骨不仅仅没有消失,反而真正融入他的骨子之中,与血液无差别。

这世界之人,能够看破真我的人本来就少,更何况他江烈本身不是洗好杀戮之人,反而不愿杀人,或许若不是在得知自己的父亲是被炎雷宗主害死的,想要鲜血来拜祭自己的父亲,或许他这辈子都不会拿起这杀人的剑,当然杀父之仇,他必须报。

无论如何,他是人,挣脱不了七情六欲。

更何况,炎雷宗主是真正的枭雄,为了统一南域,他相信,对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甚至是杀更多的人。

“多谢,余老师的指点。”江烈对着余音鞠躬,表示感谢,不然或许他这辈子都无法明白什么才算真正的大道,

“心。”余音淡然微笑,随后静静的说道:“你的心不平,唯独当你的心真正能够静止下来,抛开一些世俗,你的修为会更近一步。”

“嗯,明白了老师。”

江烈回应道,同时,那琴音依旧在向着耳中钻入,江烈能够感觉到,在这琴音之中,他的心,没有在渴望力量,甚至很静,他能够听到那刚劲有力的跳动声。

余音没有理会江烈,而是继续弹琴,那神乎其神的力量,在他的指尖发出。

红梦看了看江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何,红梦感觉江烈越来越像自己心中的那个梦中哥哥了,气息越来越像,不是她分不清两个人谁是谁,而是江烈跟那个人完全是复制出来的一般。

这是真正的神曲,拥有让人入梦的能力,即便是李山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做到。

而江烈如梦了,他的身边出现了一道道场景,他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大伯,他们不在追逐实力,甚至没有追寻权利,一家人相亲相爱,在一起生活,早上父亲与大伯外出打猎,晚归,但是每一次回家都有一盏灯在等待着他们。

不知不觉中江烈的眼角流出了眼泪,他的仇恨第一次消散了,有的反而是温馨,仿佛这才是他所追求的生活,他的心,慢慢的明朗了起来,他明白,想要过这种生活,必须杀死炎雷宗主。

这是神曲,拥有夺天地造化的能力,即便是江烈体质不凡,依旧只能如梦,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没有反抗,这也是他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待这场仇恨,他相信,炎雷宗主不死,天下间会出现千千万万个如他一般的人。

而在这神曲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格外的宁静,这是江烈从修行以来,第一次熟睡,哪怕是在江烈,这也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他的心很累,同时,也很困。

满天的绿色慢慢的变黄,最后落在了地上,当我最后一片翠绿的树叶,变黄掉落江烈的眼睛上时,江烈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余音消失了,可是那张古筝上似乎依旧有一道身影在上面弹奏,可是曲终人散,哪里已经没有人了。

而红梦,蹲在地上,痴痴的看着江烈,仿佛这一刻,永远定在了原地。

江烈站了起来,不过此刻,他的目光却有些奇怪,或许是好奇,他看向红梦的目光很古怪。

“红梦,你的腿?”

“嘻嘻。”

红梦嘻嘻一笑,站起身来,用食指点了一下江烈的眉心,说道:“梦中哥哥你看,红梦的腿好了,是那个余音叔叔治好我的,而且他还教我修炼了,怎么样?红梦是不是很厉害?”

江烈笑了,仿佛比他突破还开心,红梦这般模样竟然让他有些痴迷,不得不说,红梦在修炼之后,身上的圣洁气息更加的浓烈了,仿佛是真正的仙女下凡。

“嗯?我也突破了?这就万象境六重天了?”

江烈动用了一下真元,发现他的确突破了,而且实在不知不觉中突破的,关键是这一次的突破真正令他觉得恐怖的是他所领悟的能力,在这场熟睡之中,他领悟了真正超凡的能力,或许从这一刻开始,他真正走在大道的路上,开始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前人走过的路。

“武者,修心、修身。”

江烈轻声念道,不过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若是说之前,他越级挑战,或许会有些困难,毕竟对方可是能够飞天的,若是在空中,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可是如今,却又简单多了。

“余老师,多谢。”

江烈对着古筝的方向行了大礼,这是拜师之礼,代表着江烈将余音真正当做了自己的师尊,这是楼中天无法享受的待遇。

楼中天虽说是江烈名誉上的师尊,但是说到底根本没有教他什么,甚至在楼中天的心中,他跟江烈是一类人,都是炎雷宗主的弟子。

就在此时,天地之间,竟然有些余音绕梁,一首神秘的曲子再次响起,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道柔和的声音传进江烈的耳中。

“你不必这样,你应该明白,你的修为早就打破了经历的限制,只要你的真元足够,就能够轻而易举的突破,况且我没有教你什么,只是让你认清了自己的路,你的路只有你自己能走,没有人能够帮你什么。”

余音的声音传进江烈的耳中,声音很轻,或者说很淡,但是江烈明白,余音的实力绝对深不可测,而且淡泊名利。

“老师的指路之恩,比教我任何东西都还要重要,不管如何,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我老师。”

江烈笑了,格外的真诚。

余音的声音再次传出:“这不算什么,说到底,你身边的小妹妹红梦才是我的弟子,替我照顾好他,未来我们会在见面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

江烈笑了,看向红梦,认真的说道:“老师你放心,即便你不说,我也会照顾好她的。”

余音的声音消失了,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

炎雷宗宗主峰,此刻有些两道身影站在哪里。

炎雷宗主,以及救江烈的那名老者。

炎雷宗主转身看向老者,言语微笑,随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救了他。”

“哼,当然,区区一个林家罢了,也敢欺负我炎雷宗之人,若不是阻止,如今的林家早就不复存在了。”老者毫不客气的说道,似乎对于炎雷宗主阻止自己杀人这件事格外的不满。

老者的修为绝对高深莫测,或许当初救江烈所展现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且此刻他的背一点也不驼,反而有一种他人无法抵挡的气势在其中。

试想,能被江烈叫做师爷的人,会是弱者嘛?

“罢了,这是我们炎雷宗欠他们江家的。”

炎雷宗主看向天空,他的眼神之中有些常人无法存在的东西,到了他这个境界,所追求的东西早就不一样了,当了一世的霸主,他的心早就已经不是常人能够琢磨的。

“你要做什么,我无法阻止你。”老者语重心长的说道,看着炎雷宗主,眼神之中竟然有着惋惜,或者说有一种其他的情绪在其中。

“当初我说过,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江雄的事我提醒过,要么就斩草除根,灭江家满门,要么就不要做,可是你怎么做的?”

“师兄,我知道,只是我亏欠他们江家,我做不到。”炎雷宗主眼神之中颇多的无奈,那种深处高处的孤独,或许是他人这辈子都无法体会到的感觉。

“唉,你啊,这辈子都不懂如何做一个枭雄。”老者摇摇头,随后消失与黑暗之中。

而炎雷宗主,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神有些痴,随后声音有些沙哑,痴痴的说道:“不懂吗?”

随后摇头,负手而立,看向了这偌大的炎雷宗,炎雷宗本为一起,从最开始的炎雷宗一分为三。

炎火老人负责丹药资源,权谋无敌,可以说真正掌握了这炎雷宗的命脉,即便是他也无法动摇对方的一些决定。

执法长老更是晃荡,不问对错,只在意这炎雷宗的宗规,只要犯了宗规,无论是谁,都无法在让他的心动摇,对于犯了宗规的人,无论对错,必杀之。

“唉……”炎雷宗主叹息,他很无奈,这偌大的炎雷宗主早就不是他一家当道,即便是他,也要看他人脸色。

不然这雷州,哪里还能容得下其他宗门,早就一家独大。

“或许师兄说的,我真的无法做一个枭雄,换作是执法,又或者炎火,估计早就灭了江家,只有我意气用事,才会导致如今的江家存活至今。”

“其实若是你不敢动手,我可以帮你,趁他还没有成长起来。”只见炎雷宗主的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女子,看向炎雷宗主的眼神之中尽是温柔。

炎雷宗主看向了女子,眼神之中露出了心安,仿佛哪里是他唯一能够放松的地方。

“不用了,那件事他这辈子也不会清楚,他只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