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九十五章 神秘的一剑

第九十五章 神秘的一剑

2968 2018-04-22 21:00:10

月公子头微微偏动,感觉身上的剑伤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害,眼眸之中流露出恐怖的力量,看向江烈。

“我的承认你的天赋在我之上,不过你忘了境界压制,那怕你在强,终究只是万象境,接下来,受死吧。”

月公子冷漠的说道,让众人颤抖,他们没有想到月公子竟然还有真元,已经战斗到了这等地步,谁能想到,月公子竟然还有底牌没有使用。

江烈虽说骄傲,但是从来不自大,他的眼眸高傲的看向了月公子,但是心思却无比细腻,冷声说道:“若是你真有这个实力,会不会被我弄到这么狼狈,所以接下来,你身上的伤口,会更多。”

江烈那极度沙哑的声音,令月公子身体颤抖,但是江烈却觉得月公子让他何在不舒服,仿佛只要自己与他不是同阶,都会是猎物一般。

“接下来,我希望你会永远记住我的话。”月公子冷笑,身上竟然同时开始围绕两股力量,随后开始运转。

“冰火诛仙阵。”月公子整个人飞天而起,一道道阵文从手中刻画出来,形成恐怖的力量,一顿冰莲出现在空中。

但是随后另一种莲花出现,竟然拥有着火焰的力量,诡异无比。

而月公子的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容,看向江烈,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不得不说,月公子布阵的速度非常的快,虽说离一念成阵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是只要给他丝毫时间,一道强大的阵法就会从他的手中布置出来。

弄加恐怖的,冰莲是冰之力量,火莲是火焰力量,但是两个力量却没有互相克制,反而更加强势了起来。

“轰……”

更加让人震惊的是,月公子的实力,竟然是如意境四重天,他的境界,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突破了,这等人实在可怕。

“或许这么久以来,月公子从来没有动用过自己真正的实力,毕竟作为一个阵法师,能够破他阵法的人实在太少了,我甚至怀疑,江烈,死定了。”

所有人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月公子已经真正步入强者的世界,如意境四重天,与之前的境界完全就是两个世界,能够借助天地之威压迫与人,江烈,真的能够承受住天地之威哇。

江烈,同样不好受,带给他压力的不是那所谓的天地之威,而是阵法。

“如意境四重天。”江烈心中暗暗念道,他明白,月公子这一次实力暴露出来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想要借助天地之威,而是因为这道阵法布置的天骄最低也要四重天,他勉强能够布置,不然他自己都怀疑自己能否活下来。

看台之上,李山在一个角落之中,眼角露出了杀机,不过确实对准月公子的。

“他不会有事,因为在你对付他之前,我一定有机会杀了你。”

而在月家的人群之中,月天明再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下方两人的战斗,从容的说道:“月明秋的实力已经到达到这个地步,看样子不用多久不需要我的保护。”

这一刻,没有人会在认为江烈赢,因为这个阵法太强大,江烈绝对会死亡。

而月公子看向了江烈,那是一种俯视,仿佛在看比自己弱小很多的蝼蚁。

江烈没有在说话,他非常的不好受,火焰之力是心火,有一种万蚁噬心的感觉,而身体还要受到寒气的干扰。

江烈一剑斩出,简单,没有丝毫多余力量,这普普通通的一剑,变得神秘无比。

“还在做无用的针扎。”月公子冷笑,似乎已经想到了江烈死亡的样子,那恐怖的剑意竟然被冰封了起来,随后火焰之力在将剑元一点一滴的现实。

“哈哈。”月公子笑了,似乎从来没有想到江烈会如此被击杀,真是太有趣了,江烈在阵法中一剑一剑的挥动,而力量被冰封,根本无法穿透阵法。

“不……不好。”月公子脸色大变,身上爆发出恐怖威能,整个人借助天地之威向着江烈镇压而区。

剑,穿透不了阵法,但是更加强大神秘的轮回之力落在了他的身上,仿佛随时都可能带走他的性命。

“破。”

江烈大叫,随后那被冰封的剑气全部暴动,瞬移之间发生爆炸,随后他的身子化作一道道流光,整个人向着月公子奔去,金龙重剑刺出。

轰。

一声轻响,不知何时,江烈突破了阵法,而他的无锋之剑,竟然轻松的刺去了月公子的身体,仿佛非常的锋利。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身体颤抖了一下,不敢相信这一幕,这就领怎么回事,也太诡异了,讲究究竟怎么突破阵法了,他们甚至开始怀疑月公子根本不会阵法了。

谁能想到,月公子修为突破,布下了天罗地网,在所有人都以为江烈会被阵法击杀的时候,江烈一人一剑,用行动证明,在绝对的力量下,任何东西都是虚无的,所以他的剑,刺中了月公子的身体。

月天明也怒了,他的眼神看向月公子,那重剑刺中了月公子的身体,似乎已经让月公子受伤了,令他月家丢脸,江烈怎敢这样做,似乎有些太过了,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江烈,若是他有事,一定让你下去陪他。”

月天明坐在椅子上,内心却在强烈的幅度,似乎被吓的不轻。

月公子发出了一声与人类毫不掌通的声音,他的力量在爆发,四周的力量被他掌握在了手中,向着江烈挤压而去,这是真正的天地之威,大地之势,岂是恐怖二字能够形容的。

“给我死。”

月公子怒吼,眼睛通血,恐怖的气压向着江烈占压而下,使的江烈拿剑的手有些不稳,身体向着后方退去,对方那一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噗。”

一口鲜血从嘴中吐出,江烈的胸口上,起了一层白色的冰霜,整个人倒飞出去,可是月公子如同疯魔一般,在这一剑之下,彻底失去了理智,不要性命。

再次冲去,瞬间来到了江烈的身前,随后脚往下狠狠的打压而去,江烈的身体直接被这一击狠狠地打落在地,鲜血迸射而出。

月公子真的疯了,江烈,那看似简单的一剑,对骄傲的他来说是耻辱,江烈什么境界,他什么境界,按道理来说自己应该随意的一招就解决对方,可是不仅没有做到,反而对方的这一剑,让他失去了理智。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火焰从空中突然降临,使的月公子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压力,他们都看到了,下方,不知何时,李山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难道他要违规出手。”不少人心中震撼,若是李山动手了,那么江烈一定会没事,但是也就变相的证明了江烈不如月公子。

当然,江烈也证明了他的实力,只不过月公子实在太强大,而且他的境界也比江烈强大太多了,即便如此,江烈那一剑,也差点直接要了对方的性命。

不过就在所有人认为有幸看到李山出手的那一刻,江烈站起了身子,看着月公子的身影,坚定的说道:“这是我的战斗。”

李山笑了,那种感觉仿佛再说不愧是我的兄弟,有胆色,但是同时心中也在告诫自己,若是江烈有事,他会第一时间出手,他可不在意规矩,那是给死人定的,他只在意兄弟的死活。

这一刻,江烈的身影无形之中拉高了许多,一把重剑在场,这一刻,仿佛江烈是一名合格的剑修,背影坚定,稳重,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江烈语气平静,剑指前方,此战,要么死,要么活,何惧一战。

随后,他闭上了眼睛,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但是每个人的动作,一言一行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

“天道雷珠!”

江烈轻声说道,随后他感觉到了身体都是颤抖,那股已经耗尽的真元竟然在一瞬间得到了补充,他再一次看到了天道雷珠,那颗神秘的珠子,一共颤抖了四次的珠子。

第一次颤抖,他能够修炼了,第二次他得到了九龙天雷决,第三次是因为阎王引动的,虽说不知道原因,但是这一次,究竟会得到什么,他也不太清楚了。

然后就在这一刻,江烈体内原本被法则入体的那股力量,竟然被天道雷珠强行撕扯了进入,随后真元全部被吸收走,转换成一股更加精纯的力量。

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一道伟岸,强大,不可一世的身影,在那道身影之下,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渺小了。

那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随意的斩出,随后天崩地裂,天地黯然失色,空间破碎,他亲眼看到了那随意的一剑,竟然让星石破碎,唯一让他奇怪的是,他根本没有见过幻境中的场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