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九十九章 红梦失控

第九十九章 红梦失控

3097 2018-04-24 21:02:28

然而,在红岩古路的路程之中,血刀王此刻如同一个疯子一般,站在了树上,也不前进,但是没有人能够靠近他方圆十里,不然手起刀落,无论是谁,都必死无疑,有与一起来红岩古路的年轻一代不信,靠近了十里之内,血光亮起,一道尸体便落在了哪里。

  而那帮神秘的高手,看似互不认识,但是又仿佛提前交流过,看到对方在哪里,都是相互点头,绕道而行。

  李山凭空出现在了红岩古路,他看向了血刀王,发现血刀王似乎根本不是为了秘境出现,反而在寻找什么,手中的刀确实红得可怕,似乎是鲜血染红。

然而只有李山知道,此人究竟来自于哪里,光是那把血刀已经告诉了他答案,他之所以能够认出来,是因为他跟血刀王,来自于同一个地方,只不过血刀王似乎修行的煞气,而他修行的封印之力。

  “若真是来自于那个地方,难道几百年了,他们还没有放弃。”李山有些惆怅的说道,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丝丝别样的情绪,因为他明白,若真是那个地方来人,即便是他,也不敢说完完全全护住江烈。

  “怎么可能,几百年了,来到这个大陆的人死的死,疯的疯,而且无一不是独一无二的天才,他们就那么想得到那个传说中的秘密嘛?连这些天才也可以放弃。”李山自言自语,眼神之中充满了惆怅,慢慢的向着血刀王靠近。

……

  而关于红岩古路有人杀向深处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传进了无数青年一代的耳中,每个人都想进去闯一闯,原因无法,从那条路走出来的人,那一个不是一方霸主。

林萧原本就是南域公认的第一天才,此刻看到有人领先一步前往了红岩古路,更是毫不犹豫的向着红岩古路奔去。

  随后杨康也跟着离开了,欧阳雷登更是不想落在他们两个人的后面也跟了上去,炎雷宗前去了究竟有多少人他们不清楚,但是他们三人绝对是代替一方势力的,欲要在红岩古路杀出名声来。

  当然,他们都不清楚的是,宿舍那么多人之中,李山是第一个到达古路的人,关键是如今天下何人不知李山大名,根本不需要给任何人打招呼,所过之处,这帮人都直接让出了一条路,没有人敢拦李山,即便是那些神秘高手也是避而不见,似乎不想与李山为敌。

  江烈当然知道所有人都前往了红岩古路,不过他绝对想不到李山也去了,此刻他还在这里等着李山的回来,同时与红梦聊天交流,毕竟红梦如今突然能够修炼,关键是余音在临走之前跟红梦说的话,以及留下的那封信,才是真正的关键,而且余音似乎早就料到了红岩古路的事情,在信中说道在红梦没能成功控制体质,不准前往。

  整个宿舍,任由时间流逝,一周过后,就连严雪与苏晶莹也不想在等待江烈,简单的告别便离开了。

  而李山这么久还没有出现,就连江烈都担心对方会不会出世了,要知道不仅仅是红岩古路的人基本上已经前去了,就连秘境的另一个安全的通道,也打开了,诸多年轻一代的人前往进入了。

  火种都来传话让他前去红岩古路,若不是余音的书信,他早就冲了出去。

不过这两周的时间,江烈将虚影传授的一剑,领悟到了五层,重剑无锋更是运用得非常的完美,如今只是差境界提升,

  重剑无锋三式,如今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出来甚至开始自创第四式,逆转乾坤。

  红梦也不简单,两周以来她的肉身更是没有了丝毫杂质,最关键的是她的体质似乎非常特殊,在修炼开始,境界已经到达了百脉境九重天,战力更是让江烈也害怕。

而且具余音留下来的那种神秘的花种,已经那番话,只要花种开启,红梦顺利度过这道考验,她的体质或许会完全开启,即便是江烈也不敢说同阶之中能够战胜她。

  而距离花开还有一周的时间,是这一周之中,红梦的心智似乎在变化,有一股滔天的煞气从体内冲出,要让她的心智被控制,然而在这个时候,总是有一道阵法将其压制,这似乎是红梦不能以前不能修炼的真正原因,而这个阵法,被余音开启了,所以那股力量初次展露出来,可怕到了极致。

江烈看着快要失去理智了红梦,也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红梦眼神之中红光,即便是他,都感觉到了杀机,仿佛随时都可能将他杀死一般。

这一刻,江烈终于明白余音为何说在红梦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量时,绝对不能前往红岩古路以及秘境,这股力量若隐若现,而且如同疯魔一般折磨着红梦,令江烈心疼不以,这个如同仙女般的单纯姑娘,承受了太多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梦中哥哥,我好痛苦。”红梦眼中含泪,看着江烈有些虚弱的说道。

江烈听到这句话,感觉心都是跳动了一下,拉着红梦的手,有些紧张的说道:“别怕,哥哥在你身边,没有什么事,是我们两个一起无法解决的事。”

江烈声音沙哑,原因无他,余音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若是红梦不能控制自己了,杀!不然整个南域都会随着红梦毁于一旦。

“小子,我可以帮你,你看他那么痛苦,难道你不想救她嘛?告诉她,放轻松,不要抵抗,我能够帮助她不在这般痛苦,桀桀桀。”一道黑影出现在了红梦的身后,他的眼睛如同两道蓝光,笑得更是让江烈都感觉浑身发冷,汗毛乍起。

轰轰轰……

阵法再次亮起,一股凉意在红梦身上升起,让她清醒了过来,可是眼眸之中的红意时而出现,显得恐怖无比。

一股陌生的气息从红梦的身上出现,她看着江烈,眼眸之中流露出恐惧,牙齿死死地咬住嘴唇,都还要流出血了,一道极为陌生的声音从中她的嘴中传说:“小子,我杀了你!”

然而红梦却摇着头,眼眸之中有着眼泪流出,似乎想要靠近江烈这句话不是她说的。

“红梦,我是江烈啊。”见状江烈立马握住了红梦的臂膀,有些紧张的说道,声音中全是关怀。

然而红梦的脸色却何在难看,她在不停的变化,变幻成另一个人的模样,黑气不断从身上爆发而出,而她的神志,在一点一滴的消失。

江烈一把将红梦拥入怀中,他不知道该如何做,但是很明显,他心疼了,对于红梦,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叫自己梦中哥哥,而自己似乎一直出现在她的梦中的女孩,他心疼了。

“红梦,哥哥不知道你小时候究竟经历了什么,余音老师说这是你的心魔,这是你这种体质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相信我,你能够战胜他,毕竟你有我,你有李山,还有你姐姐,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我们希望你像一个正常人活着,去看看天下的风景,而不是坐在轮椅上。”

江烈语气低沉,很明显,他对于这个红梦动了情,若是苏晶莹他或许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是这个叫他梦中哥哥,依靠他的红梦,他是真正动了真情。

“小子,你在找死。”黑气似乎再次幻化成了另一个人,向着江烈进攻而去,似乎要将江烈杀掉一般。

嗡!

一道古筝之音凭空响起,整个天地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就连黑气也平静了,仿佛没有了丝毫力量。

可是古筝的声音越来越平稳,越来越直击内心,红梦的意识反而越来越不稳,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江烈怀里挣扎,恨不得杀了江烈。

只有江烈知道,这是余音留下来的最后一道礼物,一切只有靠红梦自己度过,谁也不能帮他。

江烈感觉到红梦的指甲已经插入了自己的体内,但是他却更加心疼了,他明白自己的体质早就强大到何等地步,说是灵器也不足为过,可是如今被红梦用指甲刺穿,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同样也证明了红梦此刻有多痛苦。

江烈眼中留下了一滴眼泪,声音嘶哑:“红梦,如果你控制不住自己了,想要发泄,就掐哥哥,哥哥没事,哥哥扛得住,哥哥会一直在这里陪你。”

“哥哥,你走。”红梦似乎清醒了,有些挣扎的说道,随后脸色再次变化,变得陌生:“我要你死。”

江烈当然不会理会最后一句话,他见自己的话似乎有用,有些激动的说道:“红梦,坚持住,你想想你姐姐,她为了医好你,求了多少人,你一定要坚持住,相信我,坚持一下。”

江烈抱着红梦双臂,眼神更是死死地盯着红梦的眼眸,那圣洁如同仙女的气息似乎更加浓厚,但是妖魔如同魔女的妖娆似乎也出现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很难想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烈的神情全是心疼,但是声音之中却充满了神威,尤其是在古筝之音的帮助下,更是直入红梦的灵魂。

红梦慢慢的恢复了神识,看着江烈留着眼泪:“哥哥,我好痛苦,我感觉有个人似乎想要占据我的身体,我好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