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八十章 阎王

第八十章 阎王

3207 2018-04-17 17:45:26

小魔头诧异,随后看着下方的阎王,在看了看江烈,不知道为何,刚才他竟然感觉阎王这等强者,竟然给江烈点头了。

不仅仅是小魔头,周围的人都看向了江烈他们的亭子,因为所有人都看到,对方就是给江烈点头了。

唯独陈家女子笑了,她的眼眸看着江烈,仿佛看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答案,阎王之威,南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下方这个如同乞丐一般的人物,竟然就是当初如日中天的阎王,如今的他竟然被人用铁链绑起来,看样子这一切多半是因为炎雷宗主。

因为只有炎雷宗主才有如此的实力,打伤阎王,甚至是打傻阎王。

随后脑海中出现了一道身影,那是阎王的,而阎王脚下的就是江烈,因为炎雷宗主的玄乎,所以阎王一定会杀了江烈,这种事情,实在是开心。

“阎王!”

一道阁楼之中,一道声音传出,语气中透着不可思议,他以为他听错了,或许他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在听到这个名字,他始终不相信,下方的身影会是阎王。

不过当看到对方最先看到的是江烈,中年便知道,或许下方那个家伙,真的是阎王!

随后露出了不解,他似乎在思考对方是怎么知道江烈是炎雷宗主的弟子,不应该啊,要知道他知道可是得到了资料,不然他也不会相信,血州,会出现炎雷宗主的弟子,毕竟边疆,比其他地方更加能历练出真正的天才。

“嗯?”

中年皱眉再次解开,他似乎想通了,在看着下方阎王的那一刻,所有的答案都已经得到了解释,无论江烈在怎么隐藏实力,他的骨子中都有着炎雷宗主的教导,那么难免会有一些炎雷宗主所教他的东西在其中。

“看样子是因为江烈。”

中年看向江烈的方向,再次喝茶,似乎想通了,绝对是这样,毕竟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解释。

“什么意思?”

中年对面的人有些不解,轻声问道。

中年饶有兴趣的说道:“或许阎王保持那个模样,是因为他还在恢复,如今清醒,是因为他从江烈的身上感受到了炎雷宗主的气息,所以他害怕,在恢复下去会死亡,所以清醒了。”

那人一听,立马笑了,原本他还以为那是江烈的朋友,所以才点头,谁知道会是这样一幕。

他们的声音直接传到了胡伟这边,胡伟大笑:“哈哈,我还以为你有一个这般强势的朋友,谁知道是仇人,也对,像你这般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拥有仇人也是应该的。”

那帮世家的人都开始大笑,他们不清楚阎王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但是听到这么多人议论,也知道对方绝对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人。

看向江烈的目光,似乎在讽刺,再说看样子等不到一个月后,今天你或许就会死亡这里了。

“哈哈,他们的仇人,这般强大,估计他离死不远了!”

胡伟看着江烈,越来越肆无忌惮,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他在发泄,发泄这么久以来,对方所给自己带来的不满。

江烈带着一丝丝杀意,目光慢慢的转向胡伟,那种眼神之中是居高临下,仿佛随时可以宣判对方的死亡。

看到那道目光,胡伟感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这莫名恐怖的目光,竟然让他感觉到了死亡,何等可怕的,心中被恐惧包裹。

“你想要干什么!”

他从江烈的目光中,看到了死亡,看到了雷势,看到了剑意,唯独没有看到生机,没有半丝情感,仿佛已经渲染了他的性命。

“可恶!”

胡伟不敢,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竟然被对方的眼神吓到了,他可是胡家的天之骄子,竟然被对方一个眼神宣布了死亡,他不甘心!

轰!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雷鸣声响起,如同爆炸的声音,让胡伟的心跟随者爆炸声一起颤抖,这一生雷鸣声竟然让他感觉到了死神降临,他的身上,竟然全部是冷汗。

可怕,这一刻的江烈太可怕了,他的眼神,仿佛雷神再世,随后的的脚步动了,跨了过去。

砰!

一道声响传来,石头随后爆炸,化作灰尘,在空气中弥漫,胡伟的心更加的恐惧了。

此刻,江烈竟然将阁楼打穿了一个洞,伸出手来,向着对方探入,快若闪电,仿佛这一击,就要了对方的性命。

胡伟一瞬间也忘记的躲避,因为他没有想过,江烈如此肆无忌惮,竟然赶在斗元场出手,喉咙被江烈掐住,硬生生提在了空中,呼吸困难。

“滚!”

江烈大吼,没有丝毫犹豫,将胡伟的身子向着斗元场中砸去,随后整个人向着对方飞奔而去,他的脚硬生生的踢在了他的身上,只要落地,等待他的绝对是死亡。

这发生的一切,令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那些世家弟子,包括在场的所有人,今天绝对是拥有历史的一天。

因为他们看到了震撼的一幕,成名已久的阎王,本就让他们惊讶,而江烈更是嚣张,竟然在斗元场直接出手了,甚至不少世家的人想来营救,可是看到江烈身上那恐怖的气势,怕了,不敢救,害怕被江烈一视同仁,没有人不怕死。

“我死不死,与你无关,但是我知道你这一刻死定了!”

江烈低着头,看着被他的脚踢中,不断坠落的胡伟,冰冷的说道。

胡伟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江烈,似乎自己胡家跟炎雷宗比起来太过弱小了,他相信,自己即便是生死,自己家族中人也没有一个敢给自己报仇的。

“你是不是还在想我不敢杀你,你认为你的背景大到惊人,无论是谁都不敢动你,今天我便会告诉你,在我看来,你的背景一无是处,相信我,这件事即便是传进你们胡家的耳朵中,没有一个人敢来报仇。”

江烈冷声说道,随后直接不在理会胡伟,因为对方必死无疑,他开始向着斗元战场走去,每走一步,都有一股强烈的气势增加,每走一步,似乎都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一道道目光看向江烈,有嘲讽,有不屑,他们都认为此刻的江烈最应该做的是逃跑。

尤其是江烈身旁的二人,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不解,江烈这是砸了?对方可是他师傅的仇人。

就连战场之中,老者的目光也是一愣,刚才他听到了阎王的名字,本身就不敢动手了,可是这一刻江烈的气息越来越强大,让他更加费解,这是为何?

中年也愣住了,他原本以为江烈准备逃跑,可是看到江烈向着阎王走去,每走一步,心也跟着跳动一下,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疯子,不逃跑竟然向着对方的走去。

阎王看着江烈,看着江烈每走一步气势就强大一分,他的心,竟然动了,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体内的热血开始沸腾。

竟然是这个小家伙,这个自己在雷州所教导了两天的小家伙,那个身体特殊的家伙,没想到竟然已经这般强大了,而且刚才似乎就是他,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至于那些妖兽,他们的身体全部趴在哪里,全本想要无视江烈。

可是随着江烈的气势变得强大的起来,它们竟然感觉到了威胁,全部抬起了那高傲的头颅,向着对方看去。

阎王笑了,他似乎从来没有这般笑过,他虽说与炎雷宗主大战,虽说受伤了,但是从来没有与炎雷宗主有仇,他不过是为了那滔天的资源。

只不过当日大战的时候,死了太多的人,他原本以为自己等人或许会在也见不到熟人了,自己苟且偷生,来到了血州,整个人精神出现问题,因为他以为自己在也不会醒来,因为没有熟人认识他,而且那么重的伤,只会给熟人带来性命的威胁,所以一直以傻子的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自己陷入了沉睡。

因为是傻子,所以别人当做奴才,被到处贩卖,他过得生不如死的生活,他甚至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醒来,这辈子都不会在见到熟人。

可是他依旧醒来了,而且看到了自己的熟人,一个算是半个弟子却绝对不会被牵连的小家伙。

他的眼神之中,先是笑容,随后一滴滴眼泪竟然流出,眼泪中竟然还有这灰尘,慢慢的留了下来,眼神变得清澈透明。

“小家伙。”

阎王笑了,他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到江烈,可是如今在见到,竟然是这般模样。

江烈如今究竟如何他不清楚,可是看台上的一清二楚,江烈可是炎雷宗主的弟子,可是两人见面我为何会这样?

原本他们以为阎王会挥手之间杀掉江烈,随后再次杀向炎雷宗,一己之力打通边疆,用他的剑再次与炎雷宗主大战,而这一切,都从江烈死亡开始。

可是一切出乎意料,阎王的手摸了摸江烈的头颅,随后说道:“小家伙,长大了啊!”

江烈也露出了笑容,果然,阎王就是那位前辈,在自己父亲死亡后,在自己身体出现状况后,解答自己身体秘密的人,如他所说,自己体内的闪电得到足够的力量,他就会一飞冲天,但是前提是他的经脉要足够强大。

也正是因为阎王,他才继续坚持活了下来。

不然无论是谁,从巅峰被打入谷底,都会不在清醒,在家族的压迫,自身变成废人的情况下,他也想一死了之。

最后就是因为自己面前的阎王,自己才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