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帅太狼与小绵延历险记  >  第七十章 怨愤

第七十章 怨愤

3691 2018-02-11 11:45:19

终于达到目的了,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幸福。自己期待了这么久,谋划了这么久,机关算尽,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换来的婚姻难道就是这样吗?结婚这么长时间,林辉竟然一次都没有碰过她,一个月都不回家一次,是她自己没有魅力,还是林辉根本就没有忘记谢小美那个女人?

  她始终都想不通,这么多年,她为他做了那么多,而谢小美那个女人又为他做过什么,她只会拖累他而已,除了那一张脸长的有几分姿色,她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凭什么她能得到林辉的爱,自己却要夜夜独守空闺,明明她才是林辉最应该爱的人,也只有她才配得上林辉,那个女人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林辉不顾一切得去爱她!

  欧阳晶怒极了,内心充满不甘,一下子把桌上的东西都推到了地上,被打碎的酒杯划伤了她的手,酒水混着血水顺着桌子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将地毯染成了血红,就像那日他们的新婚之夜,也是这样的红地毯。那么美丽耀眼的红看在欧阳晶眼里却满是讽刺。

  新婚之夜?她的新婚之夜就是她一个人独自坐到天明的,她一个人在房里傻傻地等了他一整晚,天亮了他都没有回来,第二天她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还是从仆人那里得知,他去出差了,要三天后才回来。那时的她还在安慰自己,三天而已,三天后他就会回来了,可结果呢?结果怎么样,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回了公司,她去找他,他却从没有正眼看过她,冷落她,日日留宿公司,各种场合他宁愿没有女伴也不肯带她去,仿佛除了那张结婚证,他们两个再没有任何联系。这就是她费尽心机得来的东西,没有给她带来丝毫的快乐,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欧阳晶一个人守着诺大的别墅,内心有着无比的悲哀,突然听到一声汽鸣声,欧阳晶像是被惊醒了一般,趴在窗户上看了一眼,欣喜地迎了出去,自从结婚以来,林辉就从没有回过别墅,这次回来,一定是他回心转意了,他知道自己的好,回来找自己了。刚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在巨大的梳妆镜面前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挂上了微笑,这才满意的跑下楼。

  “阿辉,你回来了!”在客厅刚好遇到进了门的林辉,欧阳晶殷勤地过去,想要接过林辉的西装,林辉却不着痕迹地躲开了,绕过她直接进去。欧阳晶的手尴尬地留在空中,欧阳晶笑得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把手收了回来,转身又挂上了笑容,随着他进去,“阿辉,这么晚回来你一定饿了,我去把保姆叫回来,让她给你准备夜宵。”

  “不用了,已经晚上十点了,保姆也是人,也要休息,我只是过来拿点东西,拿了东西就走。”从进门起就没有正要看过欧阳晶的林辉终于看了她一眼,眼里确实不加掩饰的厌恶。这个女人丝毫不为别人考虑,自私自利,恶毒之至,如果不是她耍阴谋诡计逼迫他,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小美娶她的。

  小美她是那么善良而又要强的一个女孩子,欧阳晶如何及她的万分之一,她那么好,你却狠心伤害了她,林辉呀林辉你tm还真是一个混蛋,你不配得到小美的爱。懊悔之意涌上心头,林辉更加痛恨自己,转过头去不再看那个自己厌恶至极的女人。

  欧阳晶见到林辉连看都不愿意看她,神色痛苦无比,就知道他又想起谢小美那个女人了,难以压制的怒火在心中燃起,“又是那个贱人,你又想起谢小美那个贱人了是不是,真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值得你们一个个这么喜欢她,我哪点比不上他她,她不就是一个贱人嘛!凭什么让你这么爱她?”

  “你住口,没有资格骂她,甚至就连提起她的名字对她都是一种侮辱,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从精神病院里出来的疯婆子,你有什么资格和她相提并论?”冷眼看着欧阳晶歇斯底里的样子,林辉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厌恶,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和谢小美比呢?

  “疯婆子?呵呵,林辉我这样子还不都是你逼的,我就算是疯了我也是你妻子,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全世界都知道我欧阳晶是你林辉的妻子,你就算再喜欢谢小美又怎么样,你就算再想和她在一起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乖乖地待在我身边,只要我欧阳晶还活着,她谢小美就永远是个第三者,永远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儿。”欧阳晶疯狂地叫着,茶几上的东西被她扫了一地,头发凌乱地披散着,她现在的样子真的就活像一个疯子。

  “你闭嘴……你……别逼我打女人!”林辉愤怒地扬起手,他多想就这么一巴掌拍死她,这个女人简直丧心病狂。在之前谢小美失踪那段时间他竟然还觉得她很好,那时的他真是瞎了眼。胸膛大幅度的起伏着,林辉死死压制住胸中的怒气,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终是没有一掌打下去,转身上楼拿了东西离开了,全程再没有看欧阳晶一眼。

  直到楼下响起汽鸣声,欧阳晶才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眼神中掩饰不住的恶毒神色,没想到林辉竟然过河拆桥,哼!你们给我等着,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公路上,林辉踩着油门不断加速,布加迪跑车在公路上飞驰,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饶着城市转圈,他不想回公司,一看到公司他就会想到那时他放弃了谢小美换来的,他对不起她,辜负了她,她现在是否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他呢?自从他离开了她,他就无时无刻不在想她,在他慢慢掌握公司大权后,他去找过她,可是她已经不在了,她没有在原地一直等他,她走了,现在的他真的连她的一丁点儿消息都得不到了。是啊!他又有什么资格奢求她等着他呢?毕竟是他先放弃了她啊!他能怪她吗?他有什么资格怪她!

  他好想她,没有他在身边她过得还好吗?天知道他有多想回到她身边,可是他做不到。看到自己结婚了,她是不是会很难过,她会恨他吗?他多想小美出现在自己面前,打他骂他怎么惩罚他都好,只要不是让自己失去她的消息就好。

  小美啊!你到底在哪?你过得还好吗?

  第二天,欧阳晶来到公司,但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做了一些事,去了几个部门,了解公司的销售情况,想插手公司事务,但她发现她已经没办法插手了,这几个月也不知道林辉做了什么,竟然把她的大权架空了,现在的公司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林辉掌握了公司一半多的力量,现在的她对林辉好像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这让欧阳晶非常气恼,她不甘心,没有了公司她就没有了要挟林辉的筹码,她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她必须要有所行动,绝对不能让林辉的计谋得逞。

  下班后,欧阳晶没有回家,反而是找到了一位股东,林氏集团最大的股东,欧阳晶和他约在一家餐厅见面,欧阳晶早早的来到餐厅,等了很长时间那位股东才到。

  “林太太,这次把陈某找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与陈某商量吗?”陈姓股东是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态度十分严肃,他来后看了一眼手表,确认自己并未迟到后直接坐在了欧阳晶的对面。看样子是个很守时,很珍惜时间的人。

  “陈老板说笑了,没事就不能请您出来坐坐吗?你想喝点什么,请随意,今天我请客!您不要客气。”欧阳晶带着妩媚而又不失优雅的笑容,看着坐在她对面的人,面上很恭敬,心中却是不屑,要不是有事谁会找你个死老头儿,她的时间还宝贵着呢。

  “不用了,陈某近日要忙一项大工程,实在没时间陪林夫人闲聊,如果没事,陈某就先告辞了!”陈老板的脸色一直没变过,严肃地看着欧阳晶,听到欧阳晶的回答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早就听闻这个女人不简单,心思毒辣,又有野心,林总父子几次栽在她手里,外界还有传闻林总也是被她逼迫才与她结的婚,对于这样的女人他实在没什么好感,更不愿意和她在这儿浪费时间。

  欧阳晶心中恼怒却不敢表现出来,这该死的老头儿,神气什么,要不是需要你帮忙制衡林辉,哪儿轮得到你在这儿给我脸色看。心中虽是这样想,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还是优雅地笑着:“等一下,陈老板先别急着走,我这次来找你确实是有一件事想拜托你,这事儿恐怕也就陈老板这样的大股东才能做到了,不过自然是不会让陈老板白出力的,事成之后,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你。”

  “不知道林夫人会有什么事想拜托陈某,说出来,也好让陈某知道是否能帮上忙。”他就喜欢直奔主题,虽然身在职场却养成了一副直脾气,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和人搞什么职场套路的,而这欧阳晶恰好就是他觉得没有必要的情况。

  “我想让陈老板帮我联合其他股东弹劾林辉。”欧阳晶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是极为期待他的答案的,她认为没有人会受得了利益的诱惑,也没有什么人能不被金钱所驱使,所以她没想过会遭到拒绝,在她潜意识里这种情况根本不存在,毕竟她所允诺的是大多数人都无法拒绝的好处。

  可她恰恰忽略了一点,她所允诺的,也是她没有的,拿本就不属于她的东西试图去换另一件东西,她又怎么会成功呢?

  陈老板本来就知道她没安好心,但是他没想到竟是让他联合其他股东弹劾林总,突然之间觉得这女人很可怕,连自己的丈夫都下得了手,看来那些传言应该是真的,与她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这样的蠢事他怎么能干呢?况且她给的承诺也是她不能保证的,弹劾林总,且不说成功了她会不会兑现诺言,就说失败了林总又会怎么对付他,林总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惹的人,这样一份高风险的合作实在是不值得投资的,恐怕不止他这样想,其他的股东应该也都没有蠢到要与她合作,所以他直接拒绝了,也没等她再说什么,陈老板就找借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该死的老头儿,他竟然拒绝了自己。欧阳晶灌了一口咖啡,一下子把杯子扔到桌子上,陶瓷杯碰到玻璃桌发出刺耳的声音,惹来众人的注目,欧阳晶看到众人都在看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从包里拿出几百块钱扔在了桌子上,气冲冲的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