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绝色一品丫鬟  >  第9章 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

第9章 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

2029 2017-07-24 12:26:21

赵嬷嬷惊的脸色煞白。

侯夫人一向软弱好欺,仗着王妃的势力,她们平日是都不怎么把她放在眼里的,这会儿,她怎的忽然变了性子了?

赵嬷嬷心中震惊,忍不住又朝花好狠狠瞪了一眼。

自从下午这臭丫头不傻了,好像整个侯府都变天了似的,这个丫头,怎么这么邪门?!

大雨还有越下越大的意思,侯夫人叹了口气,转向侯爷道:“筵席上的事妾身都听闻了,倘若这丫头真的懂些医术,不如先让她替母妃看一看?”

花好在筵席上诊治施迎兴的事可谓惊艳,月雯把这件事禀告的时候,侯夫人心里就更想拉拢花好了,接着听闻王妃被花好气的昏倒,便连忙赶来救场。

这会儿看侯爷的脸色,似乎并没有厌恶花好的意思,她的心里自然一舒——侯爷的心思自来难测,她方才还在担心,看来这回把宝压在花好身上,倒是压对了。

听了这话,定北侯的目光重又打量了一遍花好,他坐在轮椅上,她跪在地上,虽然高度相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花好就觉得他仿佛高入云端,距离自己是那么远,那么不真实。

“你果真会医术?”定北侯淡淡询问。

花好点头:“千真万确。下午奴婢还替李嬷嬷诊治了一回,李嬷嬷可以作证,倘若奴婢有半句虚言,任凭侯爷和王妃发落。” 

定北侯看向李嬷嬷。

李嬷嬷这会儿却有点发虚了。

坦白说,她虽然想帮花好这丫头,但还没想跟她上一条船,这会儿要是承认了,那就相当于彻底和花好绑在一起了,倘若她要是真的出了差错……

但是转念一想,下午她给自己诊治的时候,说的又是那么明确,好像医术真的不错?

眼看侯爷紧盯着自己,李嬷嬷的心摇摆了一下,干脆一横,赌上一把:“回侯爷的话,花好是替奴婢诊治来着,诊得很准确!”

“那好,随本侯进来。”定北侯微微点头,便让人把自己又推进王妃屋里去了。

花好暗暗舒了口气——事实证明,有神助攻是多么重要啊。李嬷嬷和侯夫人,我替我全家谢谢你们。

※※※

进屋之前,花好就已经隐隐猜到靖王妃是什么毛病了。

这个年纪,气急攻心晕倒,多半是中风。

等问诊过后,靖王妃的脉象和神色也更加坐实了她的想法。

靖王妃第一次中风,看起来也不严重,按理说并不难治,但是这会儿花好却觉得有点棘手。前世她对针灸很有心得,中风的病人也不知道治过多少了,但这会儿她却没办法施展医术——

因为她手里,没有针。

想了一会儿,花好起身,向定北侯道:“不知王爷能否让人准备几根未曾用过的绣花针来?”

“嗯?”定北侯微微蹙眉,“要针做什么?”

花好只好老老实实回答:“针灸。倘若府里有专用银针最好,没有的话,绣花针也可。”

其实按理说是不可以的,但好在王妃中风并不深,所以对针的要求也没有那么严格,只要能刺激穴位就行了。

堂堂侯府,大夫要去外面找,花好估计他们是不会有针的。

果然定北侯想了想,便吩咐下人去拿针去了。

“我还需要两盏明亮的烛火,还有一壶烧酒。”

烧酒是用来消毒的,也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懂还是不懂,好在定北侯似乎颇为信任她,径直吩咐人去做了。

不多时,东西拿来了,花好把烛火凑近了,开始替王妃针灸。

外面雨声越发大了,屋子里却静的一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侯夫人月雯和李嬷嬷,三人的心全系在花好身上,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定北侯的目光在靖王妃和花好之间流连,意味难明。

而剩下的人,多少都是怀着看好戏的心思了,比如赵嬷嬷母女,则恨不得花好失手,好让侯爷因此惩罚她。

而花好端坐在床边,脸色沉静清宁,仿佛偌大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她只知道专心施针,至于旁人如何,她根本不放在心上。

不同于专业针灸用具,绣花针扎在人身上是会流血的,但好在花好手法好,并没有多少血珠,几处穴位擦拭过后,只留下淡淡的小伤口。

定北侯看着花好淡然认真的模样,心里越发确信了她是真的懂医术,看向她的目光,不由得更多了些探究的意味。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得一声闷哼——靖王妃醒了。

周围人顿时一喜,侯夫人连忙上前来问安,定北侯也关切地询问她感觉如何,但靖王妃一睁开眼,目光一转,随即就盯在了花好脸上。

紧接着,她苍白的脸就变了色。

厌恶,嫌弃,愤恨,溢于言表。

花好表示宝宝很无辜。

就算是她打了玲儿,惹了赵嬷嬷母女,但也算是事出有因。就算是她在筵席上出了风头,那也是逼不得已,王妃没道理讨厌到眼神都要杀人的地步吧?难不成赵嬷嬷母女和靖王妃之间,还有什么猫腻不成?不然怎么这样护着她们?

好在这会儿靖王妃还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花好不用担心她扑起来挠自己的脸,但是这简直可以吃人的眼神还是十分可怕的,花好心里一颤,就想先告退再说。

好像心有灵犀似的,定北侯接着编低声道了一句:“都下去吧。”

花好如蒙大赦,用最快速度离开了这间屋子。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了定北侯和靖王妃两个人。

靖王妃看着定北侯,又看看屋子大门,瞪大眼睛,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定北侯眉心微皱,伸手在她眼皮上抚了抚:“先休息吧。”

靖王妃却不肯,又急速“呜呜”了一串话,定北侯显然不用听,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他的声音微不可闻:“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知道……要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

靖王妃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缓缓转过头,看向花好退出去的方向,目中又露出一丝恶毒。

定北侯随着她的目光看去,眼神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