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绝色一品丫鬟  >  第22章 防不胜防

第22章 防不胜防

3090 2017-08-06 12:39:00

劫匪头头走过来瞧了瞧,冷笑一声:“这是一个人的脚印,不是两人的!”

“头儿你快看!这有一片衣裳!”又有劫匪拿着从树上取下来的,花好故意留下的衣衫碎片跑了过来。

“头儿,另外一个肯定是往这儿走了!”

众人都看得明白,两个女人一定是分开走了,还想用这招来分散他们的追捕。这主意倒还算是有点脑子,只可惜往树林深处跑的这个,不知道消除痕迹,一下子就让他们发现了脚印。

“头儿,咱们往哪追?!”

撕掉的衣服是鹅黄色的,正和那丫鬟的的衣衫相符,因此想也不用想,往树林深处跑掉的肯定是侯夫人,往树木稀疏处引开他们的,是侯夫人身边的丫鬟。

劫匪头头眼睛一眯:“那还用问么,雇主要的是谁?”

手下们都有点不情愿:“那这个侯夫人怎么办,咱们好不容易……”

谁知话未说完,就被那劫匪头头猛地敲了一下脑袋:“咱们出来做买卖,讲的是什么?是信誉!你动了那侯夫人,就是坏了信誉!何况那雇主是什么人,惹恼了她,将来别说银子,弄不好她反咬一口,谁也保不住咱们!”

众人想到那雇主的背景,皆都神色一凛:“对,对,老大说得对,咱们专心去抓雇主要的人就行了!”

于是众人再不废话,转身便朝花好离去的方向追去。

花好在树林里狂奔,不时回头,看看后面追兵赶上来了没有。

这会儿她心里是矛盾的——既想让那些劫匪追上来,又希望她们追不上来。

如果没追上来,她一个人窜快点,妥妥能逃过这一劫,不过若是那样的话,侯夫人就要遭殃了。

当时她想也没想,就做出了保护侯夫人的决定,这会儿想想,也许是本能反应吧。

一来侯夫人大家闺秀,跑也不能跑,只能靠她来保护。二来,定北侯当年救过元身的命,她此刻这么护着她,就算是报恩了。

不管如何,尽最大的努力保全彼此吧。

花好一面跑,一面快速伸手进袖子,摸出了早已藏好的药包。

自从得到那本医书,她就开始研究上面的药物,还找了几个实用又好做的药物做了几包,贴身带在身上。此时此刻手里这包“迷心散”就是其中之一。

顾名思义,这就是一包迷药,但是药效却比普通的迷药要强很多,而且在空气中也能用,只要撒出去,方圆两米之内的人都得中招。

但是这法子也是有一定危险的,那就是她自己也身在药物抛洒的范围内,十有八九也可能中招。然而此刻情况危急,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待会儿劫匪追上来,人数肯定不会少,已经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管用的了。

花好摸出药包,没有多想,转身爬上了身旁的一棵树,等着追兵到来。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七八个劫匪就追了上来,花好数了数人数,心里顿时一松——看来他们是没有发现钱慧娘逃跑的方向,所有人都朝她一个人追来了。

看着劫匪由远及近,花好慢慢打开了手里的纸包,待众人跑到树下,便立时掩住口鼻,同时一扬手——

呼啦啦!

药粉不偏不倚,全都撒到了劫匪们的头上!

“什么东西?!”劫匪们吃惊不已,纷纷抬头看来,但这一抬头,却更加和药粉来了个亲密接触。

不多时,连头领带手下,无一例外,全都“扑通扑通”倒了满地。

“幸亏我有药粉在手,不然还真治不了你们呢!”等那药粉散去了,花好拍拍手,迤迤然下了树。

“跟老娘斗,你们还嫩点——”花好说着,抬脚便朝那劫匪头头身上踹去。

那劫匪头头中了迷药,此刻正如死狗一般,任由花好摆布。

谁知道脚还没收回来,身后却猛然袭来一阵劲风,花好刚才跑路太过疲惫,此刻反应有点迟钝,明明知道那劲风就是朝她来的,却根本来不及闪躲。

“砰——”

有什么东西砸中了她的脖颈。

防不胜防啊……太大意了。

花好郁闷极了,然而紧接着便双眼一黑,连哼都来不及哼,就倒了下去。

她晕倒的太快,根本没发觉,那背后袭击她的并不是后面赶来的劫匪,而是一个熟人。

“一个人,居然能把七八个劫匪放倒,花好,你果然太聪明,怪不得王妃容不得你……”月雯拖着花好朝树林外面走去,一面低声说着,“我也是被逼无奈,你可千万别怪我……”

※※※

花好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塞进了麻袋里。而身子在麻袋里则不停的晃动着,凭着经验,她判断自己此刻正在一辆马车里,至于要去哪里,不知道。

再看看自己身上,衣服倒还完好,双手双脚都被绑得结结实实,嘴里却并没有被塞什么布条之类,想来是她刚才晕过去了,对方并不怕她叫出声来。

她试着微微动了动,脖颈后面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花好忍不住在心里唾骂一声,奶奶的,下手也太狠了,这群劫匪,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千算万算,忘了算他们还有后援,真是失策!

懊悔了一会儿,花好开始思索如今的处境。

也不知道钱慧娘和月雯她们怎么样了,究竟有没有逃脱魔爪去搬救兵来?

那劫匪头头肯定是被她的迷药撂倒了,没有十二个时辰醒不过来,这会儿带她走的又是谁?准备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这会儿是什么时辰了,外面是什么地方?

就在她思考这些的时候,麻袋外面忽然响起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老三,你干什么呢,放开手!”

“啪”的一声响,似乎是谁的手被打了一下。

随即那被称为老三的人开始骂骂咧咧:“他奶奶的,小娘们就在眼前,却不能碰,真是扫兴!”

先前那人接口道:“放心,待会儿到了百花楼,肯定让你好好爽一爽,但是这两个雏儿你可不能动!”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开了苞就卖不了好价钱了,你都说了好几十遍了,啰嗦!”

“我不能不啰嗦啊,老大昏过去了,这单买卖就落在了咱们身上,咱们得办好不是?”

“妈的!”先前的劫匪老三又骂道,“反正卖到百花楼里也是千人踏万人骑的,怎么我们就不能先爽爽……”

二哥道:“要是看上了这两个妞,可以等他们接客了,你拿着银子去开苞。”

“我可没那么多钱……”

花好在麻袋里听得心惊。

两个?她身边还有一个人?是侯夫人,还是月雯?

只可惜在麻袋里,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去试一试身边是不是真的有另外一个人,但紧接着她又听到了些东西。

“没想到,咱们还能在路边再捡一个漂亮妞,这回肯定能卖不少钱!”

路边捡了一个?这么说,也不是月雯,也不是侯夫人了?

“谁说不是呢!捡来的这个小妞,长得跟个小白兔似的,那眼睛又媚的很,真是勾人啊……”

说着,忽然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又是“啪”的一声,那劫匪似乎又挨打了。

“二哥你又打我!我摸的是这个,又不是定北侯府的那个丫鬟!”

“哪个也不能摸!摸坏了就卖不了高价了!”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老三气的不行,但最后还是软了下来,“嘿嘿,不过说到价钱,我觉得还是定北侯府的这个丫鬟水灵,卖的价钱肯定高。”

花好:……我谢谢你八辈祖宗。

老三又问道:“话说二哥,咱们要不要多去几个地方,问问价钱?”

二哥嘿嘿一笑:“问什么问,能差到哪里去?咱们还是赶快卖了她们,然后拿了银子去爽!大哥可答应了,给咱们兄弟俩二十两呢!”

两人正说的起劲,但谁知麻袋里忽然有一个闷闷的声音接了话:“谁说的,差多了好吗。百花楼要是出一百两,春风楼能出一百五十两……”

马车猛地停住——

两个劫匪不可置信地拉开了套着花好的麻袋:“小娘们,你醒了?!你刚才说什么?”

麻袋里的花好面色沉郁,暗含悲戚:“我刚才说,要是真卖,还是卖到出价高的一家比较好……”

气氛有点诡异。

作为一个即将要被卖掉的“货物”,和劫匪谈论究竟卖去哪家,这种事还真是前所未有。

两个劫匪都有点懵了。

但花好随即就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我知道,我肯定是逃不了了,但春风楼出价高,我被卖到那边,肯定少受些罪……两位大爷,你们就行行好吧……”

“嘿,这小妞,还真上道!”那个色眯眯的老三一乐,伸手就想摸花好的脸蛋。

啪!被那二哥一巴掌打了回去。

“你怎么知道春风楼出价高?”二哥眼睛一眯,智商突然在线了。

但花好早已想好了对策:“我有一个小姐妹,就被卖到那里去了……”

说着还哭了起来。

月色映照下,她不施粉黛的脸上泪珠儿晶莹,颇有些我见犹怜的意味。

但可惜这劫匪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想了想,一把把花好塞进麻袋里,系上了口。

“少玩花样啊!到底谁家价钱高,老子还要问问!”

马车又辘辘行了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