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章 命案

第三章 命案

2181 2018-03-16 11:07:29

光着的女人的脚?

门外的人,显然不是赵泽昊。

我的心半截彻底凉了。

而这时,那双白皙的女人的脚突然停住了……这让我心跳加剧。

她由脚跟,一点点转了过来,将脚趾和脚背面对我……她转身了?然后一步步走向我,走向我办公室的门。

“叶老师,你怎么可能把打火机带到解剖室?你那么守规矩的一个人,不是吗?你之所以让我去,是想……听听我的脚步声吧?”

声音还是赵泽昊的。

然后那双脚突然停住。

“怎么不说话了,我猜你现在应该没有站着吧,你的眼睛是不是正在盯着……我的脚啊!”

突然!一团黑色的东西从门缝的画面中坠了下来!

是头发!!

她弯腰低头了!

我甚至没敢看她的脸,就慌乱的爬起来,当时拉过办公室里的桌子、柜子,一股脑全部挡在了门口。

“你是谁!”我冲着外面大喊。

“叶老师,我是赵泽昊……你忘了吗?”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什么?你是什么!”我一边推着桌子,担心她冲进来,一边大声的吼着。

“呵呵……”然而她只是在笑,用赵泽昊的声音,用赵泽昊渐渐变得尖细的声音,用已经不属于赵泽昊的让我觉得陌生的声音……

接着我感觉到冲击力。

她开始撞门。

我推着桌子、柜子,还能够感觉到她巨大的力量。

门锁好像传来了松动的声音,我看了一眼……螺丝已经要崩出来!

“开门……开门啊。”

“呵呵,你逃不掉的……开开门……”

“开门……”

……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钻进我的耳朵里。

我感觉身上的力量一点点消失了,很疲惫。终于,我有点撑不住了,稍稍走神那么一会儿,就听“啪”的一声。

一枚螺丝飞了过来,打到我的额头上。

我看了一眼门,门锁已经被崩开了。

一只苍白的女人的手,伸了进来。那五指的指甲上,没有月牙白……

是那具女尸,那是她的手,我认得!她……真的活了过来吗?!

嘎吱!

她的半截身子钻了进来,她的手抓向我,越来越近。眼看着进来的部分越来越多,我发觉挡不住了。

她一点点抬起头,黑密的头发在我眼前一点点散开……

我看到了一张,长满鳞片的,蛇一样的脸!!

当时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被手机闹钟的铃声震动吵醒,我抓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早晨三点半。当时我头很疼,之前发生什么,也有些记不清楚。随着我一点点的清醒,记忆也开始稳定,之前的事情,渐渐从脑海中浮现。我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我面前的一切。

是我的办公室,电脑还开着。

办公桌、柜子堵在门口,但门并没有被打开。

……

我松了口气,原来一切是个噩梦。

一定是因为尸体太诡异,我才会胡思乱想。

可是……

我突然一愣,办公室门关着,门锁没坏,但不代表昨晚就一点事情都没发生过。否则,为什么我要用柜子、桌子把门堵住?

昨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梦?

我一点点走到门口,挪开桌、椅、柜子,正准备开门,鼻子里却钻进一股熟悉的不太好的味道。

那是血腥味儿。

我渐渐低头,当我看到门缝下渗出的血液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终于有勇气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门外没有尸体,但走廊的墙壁,几乎全被血液染红……

我一步步走出去,走到一半,我终于拿起手机,报警。

……

十几分钟后,刑警队的人就来到了现场。

昨晚的事情,是我生平遇到过的最诡异的事。警察到现场的时候,我还是大脑一片空白,对于他们的提问,我也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没办法,只能他们自己开始调查。后来他们告诉我调查结果。

据说昨天丢了一具尸体,就是那具无名女尸。

除了丢尸体这件事,刑警队的人还怀疑,昨晚应该有一个人死在了这里。走廊墙壁上的血液,还有解剖室内的一些被肢解的器官,经过检验,是同一人。初步怀疑,是昨晚跟我一起进行尸检的实习生。

赵泽昊,死了吗?

我头很疼,到了中午,才勉强可以协助调查。

但他们却拒绝我去解剖室,理由是,我现在也存在嫌疑。

本来我以为这会是个很容易解释的问题,因为走廊里有摄像头。但当我提出调监控的时候,陈森告诉我,就在昨晚,法医中心监控系统出现莫名其妙的故障,没有留下任何监控视频的信息。

“陈森,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应该相信我,对吧?”我看着他。

此刻,我们在法医中心楼下。

他掏出一支烟,为我点燃:“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把烟夹在指间,看着陈森:“昨天我遇到怪事了,那具尸体,就是你送来的尸体……外表没有任何损伤,但是胸腔内的器官,还有大脑,都被破坏。心肺上有明显的刀伤……”

陈森对我挥挥手:“你想说什么?刀伤?不破坏人的皮肤肌肉,直接伤到内脏的刀伤?”

“你不信也无所谓。昨天的尸检过程,有录像,你们现在去查。”

“录像已经看过了,我没跟你说过吗,没留下任何痕迹。”

“我没录?”

陈森看着我,也不说话。

好吧,他的确回答不了我的问题。那我该怎么解释?本来我还想跟陈森提一句蛇人生命力顽强,器官由外向内自愈的事情。但想想如果真的说了,他恐怕会觉得我已经疯掉。即便我现在只对他说了一点点内容,他就已经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

……

虽然我有嫌疑,但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我是凶手,所以下午我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回去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书架搬倒!

我在书堆里,一本一本的寻找,找着那天晚上,我读的那本关于蛇人的书籍。可很诡异,甚至比之前女尸胸腔里的画面更让我觉得奇怪。我居然真的找不到那本书。

“我明明看了一夜,为什么找不到?”我坐在书堆上发呆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

看着窗子上我自己的倒影,憔悴了不少。

叮咚!

而这时,我家的门铃突然响了。

我扶着桌子,艰难的站起来,甩甩头试着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走到门口。

“谁?”

“叶老师在家吗,是我,杨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