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行货商诡闻录  >  第22章暗道

第22章暗道

3130 2016-10-18 21:01:18

就在我们刚刚绕过塑像的刹那,只见我身前的仓兰身形猛地一动,手中的匕首闪出一道银光噌的一下挥了出去。

“谁!”而我也打亮了手电朝着塑像背后的位置猛地照去。

原本我已经做好了看到任何恐怖东西的准备,但是没想到我看到的却是一个人。

只见此刻仓兰蹲在地上,一只手拿着手电,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夹在一个胖子的脖子上。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一晚上的杨爱国!

“杨爱国?”

“杨爱国!”

显然仓兰和我一样都没有想到躲在塑像背后发出古怪声音的竟然是杨爱国。

只见这杨爱国两眼紧闭着躺在塑像的后面,嘴里啪叽啪叽的好像在吃什么东西似的。

不过看他这个表情我突然想到了,这货好像是在做梦吃鸡屁股吧?

“他好像在做美梦。”我有点尴尬的说到。

这时仓兰重新站起身来,没再去看杨爱国,显然在仓兰的眼里她很看不上这个只知道吃的胖子。

不过是杨爱国总算比是其他东西要好,至少在这间房子内暂时还是安全的,我们也算是虚惊一场。

“杨爱国你醒醒!”我蹲下身去推了推杨爱国。

这时候杨爱国嘟囔了一声但是却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你这货!这个地方是睡觉做梦的地方吗?弄不好一觉醒来你就外面那群大爷吃了!

“鸡屁股!碳烤鸡屁股!”这时我在杨爱国的耳边小声吆喝了一声。

“鸡屁股!给我来五串!”而这时杨爱国这货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从地上坐了起来,两眼瞪的像牛眼一样看着我。

“醒了啊?看来鸡屁股比什么都好使!”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黄岩?仓……仓老师?”这杨爱国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已经背过身去的仓兰。

“你还知道醒啊,要是你再不醒可能你就会被做成腊肉被吃了!”我骂了他一句。

“瞎说什么呢?什么做成腊肉?现在几天啊?天还没亮你叫醒我干啥,坏了我的美梦。”杨爱国一脸不乐意的嘟囔了一句。

听他的意思看来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估计多半还以为自己在老屋的炕头上呢。

“你知道自己在哪吗?”我问了他一句。

“黄岩你是不是睡傻了啊?咱们不是在里屋炕上吗?对了仓老师不是和咱们换班了吗?她怎么也在这里?”杨爱国挠了挠头说到。

看来和我想的一样这货真的一直都在睡觉,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们在下面,黄皮子窝里。”我摇了摇头说到。

“黄皮子窝?到你老家了啊?”杨爱国先是一愣,然后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也没发烧啊?”

我就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于是指了指窗外,“你自己看吧!“

这杨爱国一脸不屑的扭头朝身后的窗户看去,脸色一下子变了,“握草,外面那是些什么东西?”

“咔嚓!咔嚓!”而这时房子的门窗上传来一阵阵吱呀作响之声,趴在门窗的黑影也越来越多!

显然外面的黄皮子越来越多了,这本来就破旧不堪的门窗坚持不了多久了!

“黄皮子,而且是成了气候的黄皮子,现在你信了吧?”我哼了一声。

“黄……黄岩,你没在跟我开玩笑吧,我怎么一觉醒来就进黄皮子窝了?”杨爱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显然到现在他都反应过来还以为我在跟他开玩笑呢。

“这一晚上你真的一直在睡觉?”我问他。

“真的啊,我还做梦在吃碳烤鸡屁股呢!就咱们学校门口那家。我吃的正好的你把我叫醒了!”杨爱国满口唾沫星的说到。

“原来做梦在吃鸡屁股呢,难怪刚才声音那么大。”我无奈苦笑了一下,这货还真是傻人有傻福,一觉睡到这里,哪像我差点就被活活吓死了。

“砰砰!砰砰!”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剧烈声响从门窗处传来,紧接着整个房顶都开始晃动了!

不好!房顶也有黄皮子!而且数量绝对不在少数否则也不能把整个房顶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来不及了!”而这时一直背对着我和杨爱国的仓兰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了?”我和杨爱国连忙朝仓兰看去。

“这个房子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外面这些东西压塌的。”仓兰抬起头将手中的手电筒朝着房顶照去。

我连忙抬头看去,只见此刻满是灰尘的房顶竟然在不停的颤动,是不是会有灰尘从房顶落下来。

而且这种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落下的灰尘也越来越多。

“我的娘哎,这些黄皮子还成了精不成?仓老师咱们不是有枪吗?还怕这些皮子?”杨爱国两眼睁得老大显然还在懵逼中,不过马上脸上露出了狠色。

我听杨爱国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了一声,这只名义上的民俗文化交流会果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弄不好不是盗墓的就是盗猎团队,不过眼下这种情况我也没那个心思去追究这些,现在能活着走出去才是最要紧的。

“家伙都在大柱子身上,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我跟他们走散了。”仓兰重新放下手电淡淡的说了一句。

“掉……掉下来,我们不会真的是在黄皮子窝里吧?”杨爱国一愣,又看了看我。

“这里鸡屁股没有偷鸡的肯定不少,有本事你出去抓几只回来我给你烤。”我看着他说到。

“这……这……没枪啊……”杨爱国也一下子泄了气。

就算我们再厉害,而且仓兰和杨爱国都有防身的匕首,但是我们杀一只两只黄皮子可以但是你想想外面的黄皮子多的都能压到房子!现在要是冒然出去估计不出一分钟我们都会被掏了心肝做成腊肉!

“你们看这里。”这时仓兰将手电光打远,照向房子的最里面。

我听仓兰这么说也急忙走到他身边对着房子里面我的方向打亮了手电。

“好像有个台阶?”这时杨爱国眼尖指着前面的地面说到。

我定神一看,只见在这座房子最里面的地面上还真的有一处大约水缸粗的坑口。这坑口并不是直直向下的而是斜着朝斜下方打去的,里面似乎有人工垒砌的石阶通下下方。

“还真的像是一道石阶,但是光线太暗看不到石阶通下哪里。”我看着仓兰说到。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仓兰是个女生,而且是那种身材和样貌都极好的美女,但是我总是下意识的把她当做主心骨。

“说不定通向黄皮子老祖宗的窝呢?我看我们最好别瞎走。”杨爱国似乎被吓到了连忙摇头说到。

“你觉得我们还有别的出路吗?”这时仓兰再次抬头看向屋顶。

只见此刻整个屋顶已经在剧烈的摇晃,灰尘不停地从上面掉落下来,显然这破旧的屋顶坚持不了太久了。

“嘭!”而就在这时房门出突然传来一声轰响。

“咔嚓!”紧接着是一声木头崩断的声音!

“不好门闩被撞断了!”我心道坏了,要是被外面那么多的皮子冲进来我们三个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想活命的就往前走,想死的我管不着!”而这时仓兰说了一声一只手拿着手电,另一只手提着匕首快步的朝着前面的坑口走去。

“老黄啊你本家这是有多么稀罕你,门都要撞断了,你是不是祖上欠人家钱了啊!”杨爱国一脸懵逼的说到。

“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赶紧跟上去!”我骂了他一声拽着他就跟上仓兰。

而前面的仓兰速度很快眨眼的功夫就钻进了坑口内。

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就算明知道这里面很有可能有危险,但也比现在被黄皮子活活啃了的要好。

而本来在我身后的杨爱国这时更快竟然快我一步钻了进去,我暗骂了一声你大爷的也连忙钻了进去。

已进入地下暗道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下子陷入了一个黑洞中一般,即便是我和仓兰有两把手电筒也根本照不出多少光亮,手电光照不出多远就会被漫无边际的黑暗所吞没。

“把石门封上!”这时仓兰用手电照向暗道入口处。

我连忙转过身去一看,果然在暗道入口处有两扇石门。

现在外面那些黄皮子说不定已经进到房子呢了,我和杨爱国来不及多想连忙合力去关门。

这两块石门也就一人高,但是却很厚足有一米的厚度。两扇石门完全是由类似花岗岩制成的,我和杨爱国两人合力都没有推动。

而这时我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面前的房门剧烈崩碎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声怪叫声传来!

显然那些黄皮子进来了!

“一起用力!”这时仓兰也走上前来。

“好!杨爱国你不是号称天生神力吗?拿出你的本事来!”

“少废话!要不是你那些本家找你要债我们能这么狼狈吗!”杨爱国骂了一句不过他整个人已经绷直了显然是在拼命了!

我哪有心情跟他拌嘴,也使出吃奶的力气来。

“隆隆!”终于沉重的石门缓缓的动了!

“再加把劲!否则我们都得没命!”我大声喊道。

“呀呀!”杨爱国怪叫一声,脸上青筋暴起。

仓兰也目光凝重,汗水从她的额头上开始滑落。

“嗷嗷!”而这时外面的怪叫声越来越大,而且在快速的朝着我们移动过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