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行货商诡闻录  >  第26章不是鬼打墙?

第26章不是鬼打墙?

3034 2016-10-24 20:41:19

我们终于还是朝下方的螺旋石阶走过去了。

因为我们已经别无退路。

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在这等死,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成为那些干尸中的一员。

要么就是继续硬着头皮往下走,就算明知道下面可能有更大的危险我们也只能往下走!

在我们朝下方坑洞走去的整个过程中,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巨大的地下空洞安静的令人感到不安,只有我们的脚步声清晰的回荡在整个空间中。

当走到坑口的时候我和仓兰同时把手电朝着下方的坑内照去。

两束手电光就像投入了深不见底的大海中一样并没有照到多远就被无边的黑暗所吞没。

“如果不愿意下去的现在留在这里还来得及。”仓兰看着下方说到。

“留在这等死吗?下去也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就算死了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你说呢杨爱国?”我说道。

“嗯。”一直跟在我后面的杨爱国似乎一路上变的话很少有点不太像他的性格。不过我一想这杨爱国最是胆小,别看长得像头熊其实胆子比我还小,这时候话少了也难怪。

“好,那既然这样我们就趁着我们还有体力尽快下去。”仓兰点了点头一步迈上了那条通向下方的螺旋形台阶上。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三人已经有大半天没有吃东西了,不过可能是因为一直精神紧绷着所以才没有感觉到饥饿感。

仓兰说的没错,如果现在还在这里犹犹豫豫等到我们饿到不行体力不支了再下去,那个时候就都晚了。

于是我也不多想,招呼了一声身后的杨爱国紧跟在仓兰的身后。

已进入这巨大的坑洞之后感觉气氛再次压抑了起来。

人类就是这样,当人类处在一个封闭而且还是黑暗的环境中时心中最会感觉到压抑和不安,我们当然也不例外。

现在我们是沿着岩壁上这条台阶石路想下方走去,因为是螺旋形向下的路所以我们的速度并不快。

而且这条螺旋形的石路只有一尺多宽,最宽不会超过两尺。如果一不小心踏空了就会掉入下方的万丈深渊,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来。

走在最前的仓兰身材姣好倒还好,我和杨爱国就没那么好运了。

一遇到窄的地方我就只能贴在石壁上往前走,而我身后的杨爱国不用想估计一路上都只能贴着石壁往前走了。

而这条盘旋向下的路似乎没有尽头似的,我们向下足足走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尽头的意思。

要知道刚才那条暗道虽然同样很长,但是那是斜着向下的,所以顶多也就向下走了三百米。

但是这条路只盘旋向下,直接通向底下的估计我们这半小时少说也得向下走了两三百米。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的位置恐怕最保守的估计距离地表也得有五百米以上。

在这么深的地下别说没有搜救队,就是真的有搜救队进山来找我们也根本无法找到我们。

所以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找到离开这里的路。

为了节省手电的电池我的手电在进入螺旋石阶的时候就已经关掉了,所以现在我们三个人完全靠着仓兰手中的一个手电的光亮摸索前行。

“黄岩,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本三人一直没有说话,这时仓兰突然说了一句倒吓了我一跳。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心想好在仓兰没转过身来,要不然自己有要尴尬了。

“我们好像一直在一个地方来回转?”仓兰说到。

“什么?”我心里咯噔一声,仓兰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我的确感觉有些不对劲!

如果我们不是一直在绕着圈子,那么我们走了这场的时间了应该也到底了,除非真的是无底洞,但是那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而如果我们真的是在一直绕圈子,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如果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一直走不出去,我们很有可能会被活活的饿死在这里面!

我突然想到难道上面暗道上的那些干尸就是这么死得吗?

“我刚才在石壁上用匕首刻了一个符号,之后大约十分钟我发现我又看到了这个符号。”这时仓兰用手电照向她身体一侧的岩壁说到。

“什么!”我急忙向那片石壁上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十字架的标记,显然是刚刻上去没多久的。

“我想我们可能有麻烦了,应该是碰上鬼打墙了。”仓兰叹了一口气说到。

“鬼打墙!”这三个字我以往只在电影或者小说中听说过,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够撞上鬼打墙。

关于鬼打墙有很多种说法,在民间传说中鬼打墙就是有不干净的东西遮住了人的眼睛,让你会一直在原地打转走不出去。

不过我之前也曾经看过对鬼打墙的科学分析,说鬼打墙其实并不是有鬼怪或者不干净的东西。科学的解释是人走路是依靠视觉来判断方向的,但是有的时候尤其是在光线比较差的情况下,人眼的判断会出现问题。你以为自己只在走直线其实却并不是直线所以慢慢的就会绕回原地。

“仓老师我之前看过关于鬼打墙的科学解释,也有破解的方法,只要我们能够保证自己是沿着直线前行的就可以走出去。”我连忙对仓兰说到。

“走直线?你觉得我们现在能走出直线吗?”仓兰的声音很凝重。

“为什么不能……”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直觉的自己的的大脑一炸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因为我突然明白了仓兰话中的意思!

没错!我们怎么走直线?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螺旋形向下的石阶上!我们每往前走一步的同时不但是在往下走而且本身就是在绕圈!

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走出直线来!

我突然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看来什么狗屁专家果然都是不靠谱的!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走直线!

“黄岩,我想你应该也清楚了,我们遇到的情况和一般的鬼打墙不一样。”仓兰扭头说道,手电光下她的侧脸透着一种迷人的味道。

我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感觉,总之会让我的心突然一颤。

“没错!我们不管是往前走还是往后走都不可避免的要绕圈根本不可能走出直线来!”我连忙回过神来说道,现在看来我们陷入到了一种无解的情况中。

“难道说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是这些东西让我们不停的在绕着坑壁绕圈?”我只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子一凉,我已经见识到了穿着人类衣服的黄皮子,这已经动摇了我的无神论世界观,所以这里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就在刚才我们通过的那条通道中还悬挂了那么多的死尸,谁敢保证这里没有什么银魂?或许正像民间传说中的那样我们三个人现在是被鬼遮眼了!

“是不是鬼打墙还不好说,先不要吓唬自己。”仓兰将手电光对向下方的石阶低声说道。

“对!仓老师你说得对,我们首先要弄清楚我们到底是不是一直在原绕圈,然后再想办法!”我连忙称是,这个时候如果盲目的慌乱自己吓唬自己很容易产生悲观的情绪,那样对逃生非常的不利。

我也不得不佩服仓兰这个女生,这个看上去像是个校花模特的女生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要比我这个大男人沉着冷静的多。

看来人家一个女生而且能在这么年轻情况下当上一个团队的队长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怎么来验证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原地绕圈?

“可是我们怎么验证?难道还要继续这样走下去?”我看着仓兰的背影小声说道。

“当然不行如果我们这么走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的体能就会耗尽,结局只能和那些干尸一样。”仓兰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难道还要做记号?”我觉得自己整个脑子都被这一连串的突发状况弄晕了,就像一块木头一样一片空白!或许我这种人就是和一辈子坐在当铺的柜台上!

“黄岩你先别急,我有个方法。”这时仓兰接着说道。

“什么方法?”我就好像一个绝望的人看到了一线生机一样连忙问到。

“首先这个方法有一定的风险,而且我不确定是否能成功,但是我觉得我们必须一试!”仓兰的语气很坚定。

我明白她话中的意思,现在我们三人的体能已经不是很充沛了,随身携带的一点干粮也只够吃一顿,其他大部分物资都在刘五爷大柱子他们那里。

如果我们在这里呆的太久,可能我们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什么办法?只要有一线希望有什么风险让我去冒!”我紧握着拳头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冲劲。我心里已经决定了这次我要站在前面不能再让仓兰人家一个女生再去冒险。

“方法很简单,我们三人分开行动。”仓兰点了点头说道。

“分开行动!”我心里咯噔一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