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末日工厂  >  第十章修罗地狱

第十章修罗地狱

2386 2016-09-12 09:58:29

 清脆的玻璃落地声,相比冬升、王宪等人,常章在楼下传来慌乱声就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很明显,这是铁甲虫撞破玻璃的结果。

  看起来自己之前的判断没有错,铁甲虫中一定有变异的铁甲虫存在,否则就凭着一群虫子的智商怎么可能知道从窗户进攻?

  常章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凝重,这次有麻烦了。

  变异的虫子上一世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数量极少,更何况是最低级的F级虫群。

  虫族属于群居物种,平时威胁不大,遇到危险就会四散而逃。

  但是一旦虫群中出现变异体,情况就不一样了,变异的虫子不仅能驾驭虫群,而且还有像人类一样的自我思维。

  散沙一般的虫群在变异体的指挥下,威胁性直线上升。

  末世中虫潮就是这些变异虫子指挥的,但是常章在末世十年的经历中,从来没有见过F级虫群还能诞生变异体。

  楼下的动静原来越大,声音越来越来近。

  终于,常章等人看到了第一个跑上楼梯的人,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恐惧。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楼道,但是通向天台的铁栅门已经被常章关死。

  那两根锁住铁栅门的铁管成了隔绝生与死的钥匙。

  冲在最前面的人发现铁栅门被锁住,想用手去掰铁管,但是常章亲自扭上的铁管哪有那么容易重新扭开,也不得不说五金店的铁管质量很好,延展性很强。

  在得知铁栅门被常章等人锁住后,通向天台的楼道里,谩骂声哭泣声不绝于耳。

  “开门啊,混蛋!”

  “卧槽尼玛,快开门啊,你们这群王八蛋!”

  “呜呜……快开门啊。”

  ……

  堵在铁栅门最前面的几个人怨恨的看着常章等七人,挨个问候了他们家里的全部女性,也不管是生还是死了的。

  即便如此,拥挤的人群越来越拥挤,显然更多的人挤了过来。

  “啊……”

  终于,楼道里传来一声惨叫,铁甲虫过来了,最下面的人被攻击后发出了他在世上的最后一个声音,然后被更多的惨叫覆盖。

  “冬哥,我是黑子啊,求求你开门啊,我不想死啊!”一个保镖挤到铁栅门前凄惨的对着天台上的冬升喊道。

  这个保镖也是皇后酒吧的一名员工,在前两层侥幸活了下来,但却没有一起过来搬运门板,留在了三楼。

  “黑子!”冬升猛然站了起来,还有那四个保镖。

  “冬哥,我黑子猪油蒙了心,没有和你共进退,但是看在我跟了你三年的情面上,开下门吧,我真的不想死啊!”黑子看到冬升注意到了自己,还有几个一起做事的兄弟都站了起来,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神情。

  确实如黑子所想,冬升带着四个保镖走向铁栅门。

  不过,坐在木板门旁边的常章不疾不徐说道:“想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们通往地狱的门票。”

  然后将手中的苍狗剑轻轻一抛,锋利的苍狗剑从空中落下,稳稳的插在冬升等人身前的地上。

  嘶……

  冬升等人猛然吸了口冷气。

  竟然直没剑柄,这把看起来很一般的青铜竟然锋利至此。

  坐在另一边的王宪看到这一场景嘴角抽了抽,还好自己聪明,不然现在自己也会在铁栅门那边等待死亡吧。

  这个冬升也是煞笔,铁栅门那边的人自己不愿意搬门板,怪谁?

  不过这个常章真的不一样了,拥有这么好的武器,还能打,重要的是够冷血,以后自己还是不要惹他为好,王宪忌惮的看了一眼常章。

  冬升看了一眼依旧坐在地上的常章,再看向铁栅门那边黑子,只能摇头说道:”对不起,黑子。”

  “冬哥!黑子是我们兄弟啊!”冬升身后的一个保镖惊愕的说道。

  冬升没有理他,径直回到天台另一边坐下休息。

  “冬哥!冬哥!你不能抛下我不管啊!”黑子看到冬升又坐了回去,惊恐的大叫。

  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不外如是。

  因为常章的阻拦,冬升不敢妄动,其实这也是常章自身实力太过于变态的原因。

  之前的战斗中,冬升可以很直观的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危险和冷血。

  似乎是垂死挣扎,黑子并没有放弃求援,而是转向另外一位天台上的保镖:“涛子,涛子,求求你救救我,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可是一个部队出来的战友啊。”

  黑子所叫的涛子正是那个说‘黑子是我们兄弟’的保镖。

  似乎是不忍心,涛子看了一眼闭目休息的常章,然后跨过苍狗剑,准备伸手去拔掉倒插的尖管。

  “你以为我不敢杀人?”不过就在手刚碰到尖管的时候,涛子耳边响起一道平静的声音。

  只见常章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涛子身后,插入地上的苍狗剑正横在涛子脖颈之间。

  好快的速度!

  涛子喉结不住的上下动了下,两鬓一丝冷汗缓缓流下。

  维持着姿势的涛子一丝都不敢动,背后的男人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人心里发悸。

  只能看着铁栅门外的人群一点点被铁甲虫杀死,拖拽下楼,谩骂惨叫和鲜血充满了楼道,直到最后一个人被铁甲虫的尖牙贯穿头颅,吵闹的楼道才恢复平静。

  黑子也在怨毒的诅咒中被杀,至死都在问候常章的家人。楼道的血腥味道飘散开来,五颜六色的内脏随处可见,残肢断臂更是凌乱的散在各处,王宪见到这一幕浑身抖如筛糠,忍不住的狂吐。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一群群铁甲虫又开始冲击铁栅门,但钢筋所铸造的铁栅门不是这些铁甲虫能破开的。

  天台上的七人除了常章之外,都深深的吐了口气,破不开就好。

  只有常章满脸凝重的抽出铁甲弩,装上铁甲弩箭瞄准铁栅门内的铁甲虫群,稳稳的扣动扳机。

  铁甲弩箭瞬间弹射而出,精确的穿过倒插在门板夹层间的尖管所留出的缝隙,然后从铁栅门的间隔中射中一只铁甲虫。

  强劲的冲击力加上锋利的箭头,将最前面的一只铁甲虫射穿后,余劲还掀飞后面四只铁甲虫,被掀飞的铁甲虫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不过也足以知道铁甲弩箭的锋利程度,铁管无法贯穿的铁甲虫,在铁剂弩箭的冲击下硬生生被刺了个对穿。

  似乎是同伴的死刺激了铁甲虫,越来越来多还在进食的铁甲虫开始冲击铁栅门,而且还是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撞击,仿佛知道尖牙磨不动钢筋,成群的铁甲虫整体而动,每次撞击铁栅门都会抖动一下。

  常章知道铁栅门支持不了多久,手中的铁甲弩不停的射击,每次总能带走一只铁甲虫的生命。

  三十支铁甲弩箭很快就告罄,但是至少还有一百只铁甲虫还是密密麻麻的拥挤在铁甲门外。

  收好铁甲弩,常章并没有打算使用铁甲能源枪,因为不管是火元素弹还是铁元素弹都是爆炸性质的杀器。现在就射击无疑会直接将铁栅门炸开,所以常章只是装填好铁甲能源枪并没有射击。

  时间慢慢流逝,铁栅门在铁甲虫一次次的撞击下,开始摇摇欲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