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五章 尸检

第五章 尸检

2092 2016-05-29 22:08:30

骆思语看着他欣长的背影撇了下嘴,这次试探并没有她想要的结果,哎!她虽然不知道这些菜姐姐是不是与他都吃过,但她知道姐姐刁钻的习惯一定会让人忘不了。

她已经看到他心理痛了,因为眼中那痛恨的眼神显露无疑。姐姐毕竟是他的女朋友,面对死去的女朋友心痛也是理所应当的,这并不能表现出他对姐姐情深意重!

邵言坐在车里,手握着方向盘,双眼微闭着,却不知在想些什么,以至于骆思语在敲车窗的时候,他都没有听见、看见。

他越是这副模样,她的心理越是有谱,越觉得姐姐的死亡和他脱离不了关系。

回到司法鉴定所,其实这是一家私人司法鉴定所,是和S市的公安部门有着合作的关系。S市有一些案子都会交给这家鉴定的来做,至于为什么公安部门不用自己内部的司法鉴定所,他们对外的口径就是人手不够,至于原因也只有他们自己内部知道。

“你先准备一下,一会儿随我去检验尸体。”

邵言,把外套脱了,又换上了一件白大褂。

“还要检验?”

骆思语面露为难之色,砸了下嘴,把双肩背放了下来。

“当然,现场只是初步的检验,一会儿要做的是全面的解剖工作。等他们把尸体运来,我们就可以进行了。你所要做的就是在旁边进行记录而已,不用太过紧张!”

“嗯。”

骆思语点了下头,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口头上答应了,可她心理难免有些抱怨她还需要做记录,有什么记录好做的,现在不都是用电脑做记录吗?邵言明明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还需要她做什么?如果不是想从邵言身上找出姐姐死亡的真相,她死也不会做这种助理。

骆思语很想坐下来休息会儿,谁知椅子还没坐热就看着办公桌上的按钮响个不停,于是又收拾了下东西走了出来。

“我们走吧”

骆思语看着他很从容的推门而出,自己则拿着本子跟在后面。

解剖室到处都透着冰冷的气息,让骆思语不禁的打了下哆嗦,看着四周有着电脑、各种仪器、以及存放尸体的冷柜。当然最明显不过的是在中间有着一张很大的平台,上面则摆着一个黑色的尼龙袋,骆思语很清楚在那里面装着的是冰冷的尸体。

而整个解剖室只有她与邵言两个人,当然还有一具尸体,这让她真心觉得气氛太过于紧张,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凝结在了一起,一会儿会下刀子一样!

邵言带上乳胶手套拉开黑色的尼龙袋,冰冷的尸体上没有一件遮盖之物就那样展现在邵言的眼前。

骆思语看了一下邵言的表情,冰冷的眸子里泛出一丝寒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视着眼前的尸体。他从一旁的工具盒里,拿起一把柳叶刀找准切点就开始解剖。

骆思语离邵言及那具尸体都比较远,她可不想看他到底怎么解剖的,只是看着邵言游刃有余的动作,骆思语在想他在给姐姐动手术的时候是否也这样呢,面对心爱之人他怎么可以下得去手?

“死者胃里没有残留的食物,表明死者在死亡之前至少有6个小时内没有进过餐。”

邵言冷不防的一句话,打断了骆思语的神思。

“哦。”

骆思语看着邵言已经把尸体的胸腔打开,人皮被晾在一旁,而表皮下面是一根根的骨头,上面还裹着细肉,但却没有什么血迹。没有看上去油腻腻的脂肪,看上去这个女人生前应该是为了保持身材而做过一翻努力,而在胸腔下面则是死者的五脏,一颗没有跳动的心脏就摆放在那里。

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骆思语抿着嘴,脸色微微发白,手却不在颤抖的在本子上慢慢的写着什么。她甚至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胃里不断翻涌着中午刚吃下的饭菜。

邵言瞟了她一眼,嘴角微抿了一下。

“这次不怕了吗?”

“它只不过是具尸体!”

骆思语回应着,语气里装作淡定,其实心理却还是有点怕,这样的事情毕竟第一次见到,但是在邵言面前她才不会示弱。

邵言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做着手里的动作。

“死者最近两个月内做过流产手术,刀口之处还没有完全长好。”

骆思语看着邵言正在专注的看着这具尸体的私密部位,还着手指伸到里面乱动,那模样让骆思语把脸侧了过去,她的脸已经红透了,虽然那是没有生命的尸体,但一个男人再去这样检验时不会很尴尬吗?

“把镊子递给我。”

邵言看着骆思语脸上泛起的红晕,摇了摇头,看来这女孩儿还不习惯,不过在面对人的身体时,他早已习惯、早已麻木,无论当年是外科医生还是现在是一名法医时都一样。

“哦。”

骆思语放下手中的本子,也随即带上了乳胶手套从工具盒里拿着一把小镊子侧着头递了过去,身为女人她是实在不想看到这一幕。

“它只是具尸体。”

邵言冷冷的话音传了过来,接过骆思语手中的镊子。

“可我是女人!”

骆思语马上回了句,让邵言再无话可说。毕竟她只是个助理,并不是专门从事医疗、法医行业的人员。

骆思语微微转过头却看着他的手拿着镊子在尸体上夹着什么,她不会仔细去瞅,只是瞄了那么一眼。

邵言没有看她,继续检验着尸体。

“死者之前并没有被侵犯过,身体里没有他人的液体或是精斑。”

邵言说着,其实他是想找到他人的液体或是精斑,这样的话就会很容易的找到凶手。

邵言放下了镊子,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尸体的整个腹腔,又重新拿起柳叶刀检查了一下死者的肝脏以及肾部。

“死者之前有可能在极度兴奋之中死去的,她的肾上腺素部分的血液有凝点,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的化验。”

邵言说着的同时已经拿起针管在死者的肾上扎了一下,像是在抽着什么。

等邵言做完之时,骆思语看到邵言手里的针管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一会儿拿这个去化验科化验一下,这是肾上腺素表面上的凝点。”

“好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