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十章 猫腻(二)

第十章 猫腻(二)

2125 2016-06-04 21:03:07

她又把办公桌旁的抽屉一一打开,只有最底层的一个抽屉无法打开,其余的抽屉里又都是工作上的文件。看来她还要好好学习一下开锁,这最底层的抽屉里一定装着一些不能让外人看的东西,否则干嘛锁上?

翻外这些之后,她又打开电脑,电脑屏幕上仍是那些刺眼的婚纱照,让她无法直视,在电脑上的每一个硬盘她都搜索了一遍,无可疑文件。然后她又弹开电脑右下角的一个QQ图标,她仔细核对了一下QQ号码,竟然是姐姐的QQ,正当她想把QQ上的联系人里自己的QQ删掉之时,她听见外面由远而过的脚步声,火速的关上电脑,整理好一切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心那个‘嘭嘭’跳啊,真是做贼心虚!

进来的果然是邵言,只是他的手里提着一份外卖,敲了一下骆思语的办公室门。

骆思语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装作很淡定的样子,把门打开,看着邵言道“有什么事吗,邵法医?”

“给你的!”

邵言把外卖盒递了过去,静静的看了一下她的脸,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谢谢,哈!”

骆思语接过了外卖盒,表现出一幅很感激的样子,可心理却想着邵言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一份很简单的外卖,里面是一份韭菜鸡蛋馅的煎饺,一份皮蛋瘦肉粥,这两样她都喜欢吃。不过她也真得是饿了,所以自然也没琢磨邵言怎么会知道她的口味!

“好吃吗?”

邵言冷不丁的问着,骆思语吓了一跳,却看着邵言正看向自己。

“你怎么进来了?”

“门一直敞着的,我站的地方是门外。”

骆思语仔细的看了一下,邵言果然是站在门外的。

“我未婚妻也喜欢吃这个,她和你一个姓氏,我想估计也会合你的口味吧?”

邵言看向她有意无意的说着,而骆思语却低下头继续吃着,像是没听到一样。

邵言的意思是姓骆的都喜欢吃这个,这符合逻辑吗?显然不是,他在拿话试探她,难道说她那点表现的让他看出自己的身份来了?她在心中仔细想了下这两天自己的言行,看看是不是有地方露出马脚来了!

吃完煎饺,骆思语抬头看向他笑了下“这么巧啊,你未婚妻也姓骆啊?其实骆这个姓挺少见的,那天把你未婚妻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啊,说不定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看着骆思语的贫样儿,邵言悠悠的来了一句“她去世一年了,上次我去墓地就是去看她。”

话毕,邵言就转身回到自己的坐位上,也许是他多心了。

刚才在附近的粥店吃饭时,他是偶然看见粥店里有卖这个的。他记得骆雨桐很久以前在吃煎饺的时候和他说了那么一句‘她和妹妹都爱吃韭菜鸡蛋馅儿的。’那时,他还追问骆雨桐有关于她妹妹的事,但骆雨桐显然不愿意多说。

他想如果骆雨桐真的有妹妹,那么在性格上也应该和她相似,而绝不会像骆思语这样大胆而且心思慎密。

骆思语偷瞄了一下邵言,见他的眼中夹杂着一丝痛苦,她却是有些不屑。邵言越是这样,骆思语越是觉得他有问题,有个成语不是叫‘鳄鱼的眼泪’吗?

下午的时候,骆思语看着有关助理的工作事项,以及一些有关工作的资料。当然,她也会时不时的网上胡乱搜索着,随意的敲下‘紫雨桐下’几个字。‘紫雨桐下’正是姐姐的网名,也许会有什么其它信息也说不定,果然浏览器上显示着有一个‘紫雨桐下’的博客,她迅速的点开。

刚进到主页就看见整个页面的设置完全是以姐姐的照片来设置的,很明显这就是姐姐的博客。

她在里面翻了一下,发现有些博文竟是用密码锁着的,还有一些博文里的文字表达着愤怒、哀怨与失落的气息,是谁让姐姐写出这样的文字?会是邵言吗?她微微叹了口气,她应该时常与姐姐联系的,可是……想着的时候脸上却渐露着痛苦的神情。

她很无奈,自己之前真是太忙于学业了,连与姐姐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整天都泡在图书馆里更别说上网弄这些了。

正当骆思语思索着什么的时候,邵言突然走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脚步的声音变得很轻。

“你在干什么?”

邵言冰冷的声音,让骆思语打了个哆嗦,随手便把打开的网页关上了。

“没,没什么,看个网页都不行啊?”

骆思语随口说着,即使她装得再好,可是她的神情中还暴露出一丝的慌张。

邵言看向着她略带慌张的眼神,刚才他走过来的时候明明看到她在电脑上搜索着‘紫雨桐下’几个字。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紫雨桐下’是骆雨桐网名,她没事搜这个干什么?难道是巧合吗?

“你去痕迹鉴定科那里,把上次尸检的存档拿过来,我之前放到他们那里没有拿过来。你帮我去拿下!”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骆思语反问着,这哪里会是做助理该问的话,也不知道她是毫无工作经验还是单纯的要命,竟然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邵言是助理,别的事情自己做就自己做,可工作上的事情,让她做,怎么就事儿那么多?

“我懒得去了!”

邵言就是这样直接的说了出来,其实要是在以往他也会叫助理去,并不是针对她一个人。

“好,我去!”

骆思语白了他一眼,嘴角扯动了一下,不情愿的把电脑关上,起身出了办公室的门。

邵言在骆思语走后,直接去找她的电脑,无奈却有密码锁,他才懒得去破解什么密码,于是又再一次合上了她的电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邵言看着电脑微微发愣,不由得打开浏览器搜索起‘紫雨桐下’四个字。已经有一年了,他几乎都不敢去触碰与骆雨桐有关的任何事,虽然每天都挂着骆雨桐的QQ,只是很好奇会不会有什么人会联系她。

邵言也同样搜索到了同样的信息,博客里的东西让他无法再淡定自若下去,脱去外面的白大褂,连电脑也没有关就走了出去。

骆思语刚从楼上下来,就看着邵言飞奔了出去,她从未看到过如此急切的邵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