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二十九章 抢救无用

第二十九章 抢救无用

3233 2016-07-05 22:31:27

“那也不行,我先生从来没有心脏病,突发心脏病,如果出了事情,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人命更重要!”

邵言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从她的样子来看,以她的年纪足以成为这个男人的女儿了,可她口里却是称他为先生,那么……邵言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也没有戳穿。

“你刚才所做的一切,我都已经拿手机录了下来。如果我先生出了事情,你也有责任,谁知道你刚才所采取的措施有没有问题?”

女人的声音,让邵言很是无语,邵言更是没有兴趣与他强词夺理!

“喂,你们别在马路中间说事儿好不好?我们这儿都堵了半天,先把人移开!”

后面的车主有些不耐烦的吵吵着,有的从车子上跳下来,有的在那里嚷嚷着。

“什么叫先把人移开,我先生的命可比你们的命更值钱,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女人看着这些人也是毫不示弱的说着,一脸的鄙夷的看着他们,那幅高高在上的样子让现场的每个人都有点作呕的感觉。

“我管他是死是活,你这样档道就是不对!”

一位穿黑色T恤的男人上前很不客气的说着,本来天气就已经够热的了,这还来了位不讲理的女人,真是让人冒火。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我先看看患者。”

吴用总觉得患者的情况不好,拿着听诊器,直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为患者检查。

邵言懒得理他们,直接走回了自己的车前,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事他以前也是见多了。

“那些人在做什么?”

骆思语问着,见着邵言一脸的冷漠,有点纳闷。这家伙刚才不是还很热心的帮人来着吗,怎么这脸色说变就变了?

“有个人突发性的心脏病,档住了所有人的去路。我刚才为他做了心脏复苏,但效果并不理想,如果再不送往医院的话,可能命就保不住了。但是他的妻子,不让送,所以现在救护人员只能在现场抢救了。”

“为什么不让送?人命最重要啊!”

“我想他的妻子和他刚结婚不久,而且又是老夫少妻,感情没有那么好。而且从那位男人的穿着来看,一身意大利的手工西服,要几万块一件,应该是个公司的老板。从那个女人的语调可以看得出,男人应该是有子女的,如果男人死了,她会担不起这个责任,这样就会引发狗血的豪门争产案!”

“呵呵,邵法医果然是见多识广啊,只是这么一会儿就能判别对方的身份了,不简单啊!”

骆思语充满讽刺的语调,邵言像是没听见一样。

“我以前是做医生的,医生多半会从一个人的穿着来判定一个人的身份,正所谓看人下菜碟!”邵言的嘴角处带着一丝讽刺的嘲笑,不过又补充道“不过我不一样,我家境好,所以没有一般医生的那种势力眼,对待任何人都一样!”

“也许吧,所以如果他们在你眼前死了也就是死了,你也会认为是现在医学就这样,你无能为力而已,也不会感到什么痛苦,也不会追究一下他们的死因!”

骆思语的话又一次的重重的锤在了邵言的心头上,她的话在他眼里明显的就是骆雨桐的死与他有关,是他无能为力的结果!

他怎么会不痛苦?整整一年了,雨桐的死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他!但这又像是在提醒着他,骆雨桐的死因并不那么简单!难道说骆思语的出现就是为了这个而来?

“邵法医,前面的车子动了!”

骆思语又一次的提醒着邵言,邵言这时才缓过神来,看着前面警察已经来了。先是疏散了人群,后又把躺着的男人让救护人员抬走,所以车子才会动起来。

邵言开着车子路过现场之时,看着那个女人哭哭泣泣的,与刚才那股傲娇劲儿反差极大。

“这女人真会做戏!”

骆思语评论了一下,只是一眼她就能看出这女人的心思。

“这样的女人很多,我小妈也是如此。”

“你很不喜欢你的家人啊!”

邵言没有说话,开着车,前面的路很畅通,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单位。

当邵言刚放下自己的公文包,还没坐到椅子上,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正是楼上停尸房的工作人员。

他一进来,邵言就知道有案子了。

“和我一起去验尸!”

“好!”

骆思语扁着嘴,很不情愿的跟在他的后面去了二楼。验尸这件事,有邵言一个就够了,她去不过就是当陪衬而已。

验尸间依然很冷,工作台上的尼龙袋里装着的就是刚运来的尸体。邵言走上前,打开了黑色的尼龙袋。

“怎么会是他?”

尼龙袋上的拉链刚开开一些,死者的头部正好呈现在邵言的面前。

“是谁?”

骆思语凑上前瞅了一眼,死者是位男士,也是有些年纪了,脸色泛着紫色,双眼紧闭上,一双黑而浓的眉毛可以看出死者生间应该是个性格刚毅之人。

“就是刚才在路上遇到的那位患者,没想到这么快就……”

邵言有些惋惜的说着,觉得这速度有些快。不过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怎么这么快就送了过来?

“这么快就送过来了?现在的警察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快了,哈!”

“不怕了?”

邵言看着她那样儿,嘴角流露着戏谑的神情,让骆思语脸色又冷了下来。

邵言是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一下大致的情况。

“他在送往的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死了,是突发心肌梗造成的面部呈紫色。家属一并到了警察局,果不其然死者有四个孩子,三男一女,他们一致怀疑是他们的小妈,也就是那个年轻的女人杀死了死者,所以便要求警察立案,并且进行尸检。”

邵言说着,把尼龙袋打开,用着剪刀把死者的衣服剪开,一身高档的手工西服就这样被他剪了,开始‘切’尸体。而骆思语却站着老远的位置,靠在墙上,眼睛却向窗外看去。她才不会认真的去看邵言如何解剖尸体,她又不打算当什么法医!

邵言也不管骆思语的态度,做着自己的事情。不过,解剖尸体这事儿,他是一定会拉着骆思语过来的!明知道她帮不上忙,还拉她过来,就是故意要这样做,哼!

邵言很快的就切开了尸体,这次依然对心脏的部位展开了检查。

带着手术显微镜的邵言,看着死者的心脏瓣膜上被一层透明物所覆盖着,他用镊子小心翼翼的做着分离的动作。

“与之前的那位死者一样,都是心脏上有着类似于脂肪瘤的东西,所以造成血栓,最后的表现就是突发心肌梗!”

邵言皱着眉头,陈述着自己的检测结果。在他看来这绝不是巧合,一周的时间内有两个这样的死者,同样的病情,同样的死法!

“这人也吃了那个药吗?”

骆思语只是朝这边瞅了一眼,就看着死者的腹部皮肤被切开之后搭在两侧。皮下并没有多少脂肪,可见死者保养的还不错,经常锻炼才会有几块腹肌。想想这人在几个小时之前还活生生的,而现在却在邵言的刀下,哎,真是变得太快!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会告诉警方,让他们去查一下。”

邵言又是检查了一下死者的其它脏器,发现真得和之前的死者一模一样,连肾脏都是萎缩的!

邵言检查完之后,便把尸体被切开的部位用鱼线缝合了起来,再帮死者穿好衣服。

邵言又检查了一下尸体的头部以及五官,看有没有没发现到的疑点。

“这是什么?”

还是骆思语眼尖,一眼就瞅到了死者耳根后的一个地方。

邵言翻开死者的耳朵,在死者的外耳耳甲腔的背面有着一片米粒大小的囊肿分布在上面。邵言回头看了一眼骆思语,真没想到她的眼睛还挺尖,能看到这个部位,随后他拿起手中的镊子在上面触动着。

看着邵言的动作,骆思语问道“那是什么?”

“感觉像是淋疤瘤,这位位置离淋疤系统比较近,不过还要做切片化验才能判定是不是肿瘤。”

邵言从中取下囊肿的一小部分,放到化验盘上。

“之前那个死者会不会也有这个?”

“嗯,一会儿我再看看,尸体还没有抬走,还来得及。”

邵言答着,做完之后,又去冰柜里把之前的尸体拉出来,搬到解剖台上。这期间不用骆思语做任何事情,而骆思语也没打算帮忙,一直靠在比较远的地方看着。

邵言又重新的检查了一下之前那具尸体耳根后的位置,同样的也是有着一片囊肿。

“这两具尸体在相同的位置都有一片的囊肿!”

邵言看了一眼骆思语,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儿,一般来讲骆思语看他验尸时从不发一言,很安静的在远处站着,但神思却不会像今天这样,眼里没有因为看到尸体而感到的恐惧,却是像有别的心事一般。

“你怎么了?”

“没什么,还有需要我做什么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好,你回去吧。一会儿,把你所记载的记录给我就行。”

“好!”

骆思语带着自己的笔记本回到了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神思着,根本无暇顾忌到任何事情。她清楚的记得自己与姐姐的最后一次见面,那时她为姐姐带上一对白金耳坠时,她就发现在姐姐的耳后有着一片凹凸不平的疙瘩。那时,她还问姐姐是怎么回事,姐姐告诉她可能是蚊虫叮咬的,当时并未太在意。

现在想来会不会与这两位死者有一样的病因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