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十八章 干涉

第十八章 干涉

2072 2016-06-21 22:49:56

“早!”

邵言总算是收回了目光,没有找到那处纹身,这很明显的证明了面前这个女孩儿不是雨桐的妹妹!看来,真得是他太多心了!

“那个案子还没有结案吗?”

骆思语走出办公室,随口问着,看着邵言对着电脑发呆,不知在干嘛。

“没有,警方那边据说是缺少作案工具,现在都没有找到杀害死者的凶器,所以也无从下手。而且凶手是夜晚行凶,死者又是独住和其他邻居不熟,他们判断凶手应该是死者的朋友或是比较亲近之人。”

“呵呵,这人命也真是不值钱,随便弄死一个,最后连凶手都找不到。”

邵言抬头看向她,她的脸上放出一丝讽刺的笑意,话里更是有着暗讽的意味。不知为何,他却有点心痛。

“给你听听这个!”

骆思语把手机拿了出来,直接放出了那天她在卫生间里所录下的录音。

“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邵言有些惊讶的看向她,却见着她轻笑,轻松的说道“卫生间里听到的,所以便录了下来。”

“我来处理吧!”

“好!”

骆思语满口答应着,看着邵言拿着她的手机,把录音文件转移到了他的手机上。她倒想要看看邵言如何处理这件事,这也算是一种心理上的试探吧。

邵言先是打电话给他的死党唐维元,然后让他去找那把凶器再去报案,并没有把录音文件直接交给警方,因为时机还不算成熟!

骆思语一直在办公室里听着他给人打电话的内容,虽然不知对方说什么,但邵言的话她可听得一清二楚。

“我下午要请假出去,你在这里盯着,有什么事儿直接打我电话。”

快到中午的时候,邵言对骆思语说着。他是真得有事儿,父亲大人来电叫他务必赶回去一趟,说是有要事与他相谈。

“好!”

骆思语笑了下,见着邵言拿着公文包及车钥匙就走了。

邵言连中午饭都没吃,直接去了北安集团,一般父亲都会在这里办公,而不是休息在家。

“爸,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邵连山坐在老板椅上,愁眉不展的看向自己的儿子。他并不是第一次或是遇到什么事情时才会这样愁眉不展的看向他,而是只要他一出现自己的面前,他就会这样看着他。

对于自己的儿子,一个不想继承自己家业的儿子,他真得很失望!

“听说你最近再给一个凶杀案做尸检报告是吗?”

“是!”

邵言不知道父亲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他的父亲从来不干涉他的工作,自打他拒绝了继续北安集团之后,连父亲的面,他都很少见。除了逢年过节见上几面,其它时间几乎不见面,大有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在里面。

“你去把尸检报告改了吧!”

邵连山随意的丢出这样一句话来,也不管儿子是什么态度,总之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他今天也要让他接受!

“爸,这尸检报告碍着您什么事儿了吗?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吗?”

邵言没有想到父亲找他竟会为了这件事,看来一定是有人找到父亲,从而给他施压了,不过他倒要看看,父亲拿什么来向他施压!

“我说让你改你就改了,别问那么多!”

“我要是不呢?这毕竟关乎一条人命在里面,法医的职责就是为死者申冤,我不可能改,您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可以不继承北安集团,就当我没生你这个儿子!可是不能因为你而毁了整个北安集团,你明白吗?”

邵连海很无奈的说着,他的儿子根本不理解这个案子背后牵涉到什么人了,如果这样下去不但他,就连北安集团也会受牵连,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来威逼您的,什么样的人能威逼得了您!”

邵言完全没有想到这案子背后的人势力如此庞大,连自己无所不能的父亲都能威逼得到!

邵连海没有说话,一口闷气闷在心理撒不出去,他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头一次被人威胁到,当然对方抓住了他的把柄,他不想和邵言说,说了有什么用,邵言怎么可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见着父亲不再说话,邵言也觉得没有什么可值得谈下去的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就打算走出父亲的办公室。

“邵言,父亲老了,你弟弟还没有成人,邵家的这份家业我还需要再撑上几年,甚至十年!”邵父叹了口气,这些邵言是知道的“爸爸知道你对这个家没什么感情,当你母亲去世之后没多久,我就让阿慧进了邵家还带着你弟弟,他们的出现让你知道我背叛了你母亲好多年!”

“爸,并不是因为这个,您的感情生活是您个人的事儿,和我没关系,但您不能干涉我的生活!”

邵言停住了脚步,母亲去世时他已经成年,而父亲带着后妈以及之前从未谋面的弟弟来到他的面前时,他并没有怎么怪过父亲,因为那是父亲自己的生活,而事实上他与母亲的感情也不太好!

“我知道你还在怨恨我一直反对你和骆雨桐的婚事,这是你最在意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她就算现在和你结婚成了我的儿媳,她也活不过25岁,我不想你生活在痛苦之中!”

“什么?爸,你说什么?”

这是一个爆炸的消息,足以让他失神,更是让他脑海里的一切都化为乌有,脑子里只有这条信息!

他一直以为父亲反对自己和雨桐的婚事是因为父亲不喜欢雨桐,对陆平原有仇视,所以才会千方百涉的去干涉他的婚事,而如今的这个事实,他接受不了!

“这是陆平原说的,具体的我不知道!”

看着儿子整个人都惊呆住了,邵连海知道自己又戳中了邵言的痛处,这样的消息足以让他的心思在别处,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让别人去出具一份验尸报告,或是改了他的!他本身并不想提起邵言的伤心往事,但是为了北安集团,他也是没办法!

邵言反映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完全不顾平时那副温温而雅的形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