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八章 简单的分析

第八章 简单的分析

2056 2016-06-02 23:22:10

“好吧思语,你总有理!不过我可提醒你,去别人家安装监视器是犯法的!”

陈一世耸了下肩,对于她的行动表示即不赞同也不认可,他深知骆思语有多强势!

“哼,也许他早就犯法了,只是没有留下证据而已!”

骆思语冷哼着,就算是犯法她也要把杀害姐姐的凶手给揪出来!

“你快过来帮我解开这个文档的密码,这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好吧!”

陈一世走上前坐在骆思语刚坐下的位置,感觉还挺热乎,这感觉不错!

陈一世的手指在键盘上挥舞了起来,很快便破解了文档的密码,打开了文档。

“怎么会是乱码?”

骆思语在旁边看着皱了下眉头,她并不质疑陈一世在电脑上的能力,而是有些奇怪怎么会是乱码。

“这个文档已经被人破坏了,所以显示的是乱码。显然是之前有人动过你姐姐的电脑,把这份文档破坏掉,也许这份文档里藏人一些防碍他人的秘密。”

陈一世说起来的时候有点沉重,他知道这样说意味着什么。

“姐姐的死,果然是有问题!”

骆思语心理叹惜着,她怀疑的没有错,这就让她更加痛恨背后的凶手!

看着骆思语复杂的眼神,陈一世却不知道如何劝解才好,只是淡淡的说道“思语,如果你想找到杀害你姐姐凶手的人,我会支持你的,但是我希望你尽力而为,不要去做危险的事,如果有危险的事,记得叫上我!”

“叫上你干嘛?”

“好歹我也是个男的啊!”

“哈哈,你是男的!”

骆思语一下被他的话逗笑了,陈一世在她的眼中已经变成了她的同类。她从未把他当成一个异性来看,并不是说这人长得不像男人,相反他长得五官端正,身材一般,大众人一个,标准的五好男人样!但是他的脾气太好了,好得可以任由她发火、任由她欺负,所以这样的男人,她就自动化为自己的闺蜜!

陈一世看着她嘴角处坏坏的笑意,已经无可奈何的耸了下肩膀。

送走陈一世之后,骆思语随便吃了点东西,冲了个澡之后,走到望远镜前嘴角处划过一丝的笑意。

又到她观察邵言的时间了,据她观察邵言这个人很无聊,每天定时的看书、锻炼身体、洗澡、睡觉,再也没有任何异动,每天都很规律话。不过这样没意思的人,她却觉得挺好玩的。

不过依照姐姐的性格,是不会喜欢上一个像他这样无聊的男人!姐姐喜欢丰富而有趣的人,绝对不是邵言这样的,难道说邵言是装的?但又不像!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他除了工作就是在家,也没接触过什么人,整个人完全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骆思语知道他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他心理上有问题!

次日清晨,骆思语很早就到了办公室,她是故意这样早来,看着邵言还没有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又朝着窗外望了一下,也不见邵言那辆黑色的切诺基,看向他的书桌,便翻了起来。

她总是要趁邵言不在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刚打开电脑一看,她便有些发愣。

电脑桌面上的背景图是一张邵言与骆雨桐的婚纱照,看着那时姐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苦笑了一下,便立刻在电脑里翻了起来。

听到外面的推门声,骆思语忙着要去关电脑,可惜手还是慢了一些,便听见邵言冷冷的声音道“你在干嘛?”

“那个,我昨天的笔录不知放在那里了,想看看你的电脑里有没有什么资料,嘿嘿”骆思语一脸的傻笑看着他,手在滑动着鼠标指向关机。

“你该去工作了。”

邵言把公文包放到了桌子上,示意着她离开。

“哦,好!”

骆思语见电脑已经关上了,便起身站了起来,离开他的办公桌。

“你女朋友好漂亮啊,呵呵……”

骆思语试探性的问着,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笑声有多么的假!

“她是我的未婚妻!”邵言说着的时候,又重新打开了电脑“我一会儿会把验尸报告给你发邮箱里,你整理后再发给我看一下就可以了。另外一会儿你要去鉴定科拿下痕迹鉴定报告,不过这事儿要催他们一下”

“哦,好!”

骆思语点头说着,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听到他说姐姐是他的未婚妻时,骆思语只是觉得好笑,这样说有什么用,表现他痴情的一面吗?算了吧,兴许姐姐就是他害死的也说不定,他这样做也许就是为了掩盖他害死姐姐的事实!

骆思语看了一眼邵言写的尸检报告,嘴角向上扬了一下,然后她又把这份尸检报告复制了一下,最后整理好后又给邵言发了过去,整个过程不超过半个小时。

“邵法医,尸检报告我已经整理好后发你邮箱了,你查收下吧。”

骆思语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后冷冷的说着,邵言抬头看了她一个,真没有想到她工作效率这么高。骆思语像是在冷笑一样,走出了办公室去鉴定科拿痕迹检测报告去了。

邵言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纳闷,不过也没有想太多。

骆思语很快便从鉴定科那里拿来了现场的纸纹、痕迹、以及脚印的鉴定结果,看着上面写的结果,骆思语摇了下头。

“你摇头做什么?”

邵言有些不解的问着,一般助理看完之后都会很快拿给他看不做任何的评价,可她却不一样,显然她对这件案件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这样的鉴定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这还用鉴定吗?”骆思语口气里夹杂着一些不屑,拿着鉴定单,朝着邵言说着“根本现场的脚印分析为男性,穿42码鞋子,身高在1米7左右,体型微胖等等。可是根据现场情况来看这些都很明显,死者为女性,一刀割断喉咙,肯定杀她之人为男性而且还是个经常使用刀子的人,说不定是楼下卖西瓜的也有可能。”

听着骆思语的简单分析,让邵言有点微微吃惊,其实这样的鉴定结果他也是猜测出来了而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