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六章 疑点

第六章 疑点

2008 2016-05-30 22:30:00

邵言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尸体的外部,同时把尸体翻了过来,看了下她的背部以及手臂的两侧、大腿的内侧,待一切检查完毕之后,他又把尸体翻了过来,这一整套的动作都是邵言一个人在做,而骆思语只是在一旁看着。

如果换作是男助手的话,邵言肯定会让人帮忙,但骆思语还是算了吧,万一再受个惊吓什么的,到时候还不是麻烦。

“现在可以判断死亡原因则是脖颈处的大动脉被割喉而死,手脚处也没有伤害,死者本身没有遭受到过其他的人身攻击以及侵犯。”

邵言边说边把尸体上被切开的刀口一一的缝补上,就像是在缝补着一件衣服一样,显得轻松自如。

站在一旁的骆思语其实也没闲着,把邵言说的话全都记录了下来,因为她知道一会儿她还要写尸检报告。

“凶手为什么要杀她呢?是情杀还是什么?”

骆思语像是在问着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看着这具冰冷的尸体,她想到了姐姐,眼里不禁流露出一丝的恨意。

“不知道,要交给警方来判定。”

邵言放下手中的工具,把黑色的尼龙袋慢慢的拉上,偶尔扫了她一眼,却被她眼里的恨意给征了一下,不过只是瞬间她的眼里还如平常一样。

“嗯”

骆思语点了下头,看了下手中所记录的东西,无意中看见尸体的耳后处有一块的红肿。

“那是什么?”

邵言的手随着她的声音停了下来,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下尸体的头部。长长的头发被撇开,他很清楚的看到尸体的后脑部位到颈椎之间的部分有着浮肿。而后脑部位右侧的耳根处与腰部之间有着一道长长的红印,刚才他翻尸体的时候都没有发现。

邵言又重新的检查了起来,他的嘴角处抿了下,抬头看了一眼骆思语,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倒还是仔细。

“看来死者的脑部在死之前也是受过创伤的。”骆思语嘟囔着,又摇了摇头道“不对,这伤也许是死后造成的。”

“嗯,确实是死后造成的,没有凝血的现象。”

邵言检查完之后,又重新把尼龙袋拉上,把尸体推入了冷柜之中。

“你一会儿去把这些拿给鉴定科去,等他们出了结果之后便给你,然后你拿着我的检验报告一起给市局的人送去就可以了”

“你做检验报告?那你让我记录这些东西干嘛?”

骆思语有些不明白的问着,她刚才还以为自己做记录的目的就是写一份检验报告出来呢。

“我需要看你的记录,留一份最原始的记录不好吗?”

骆思语简直无语,这哪儿是留什么原始记录啊,纯粹是为了折腾她、想看她担惊受怕的样子才对!

做完这一切之后,邵言摘下了乳胶手套,指了下一旁的托盘。

“这就完了吗?”

骆思语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这么简单就完了,他不负责判断一下杀要动机什么的吗?

“嗯。”

邵言点了下头应着,转身便朝外走去。

骆思语则摇了下头,收拾好之前备好的工具顿感无趣,跟着走了出去。

熬到下午五点半的时候,骆思语整理了一下资料,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的玻璃勉强能看清楚还在埋头工作的邵言,微皱了下眉,他还有什么忙的啊?看着自己那份原始的记录写检验报告还不简单吗?

“沐法医,还有什么事情吗?”

骆思语背着自己的小包走了出来,明显就是摆着一幅要下班走人的样子。

“没了,你可以下班了。”

邵言连头都没抬,仍是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骆思语伸头看了眼,撇了下嘴,朝后便走了出去。

骆思语很快的走出了办公楼,打车来到一家电脑维修小店前,门前挂着‘停业’的字样,但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世,电脑修好了吗?”

骆思语看着店内就一个年轻男人正坐在电脑前轻快的敲打着键盘,这是她的男闺蜜陈一世。

她是把姐姐的电脑搬到这里来修,其实电脑根本没坏,她就是想让陈一世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重要线索。

“怎么样?法医助理的工作紧张又刺激吧?”

陈一世转过头来朝她笑了下,只要是看见骆思语,他就心理高兴。因为他喜欢她,喜欢她的睿智、喜欢她的直爽。

“不要和我提这个,刚上班第一天就有案子,我真怀疑他们是故意整我!”骆思语有些报怨的说着,再看陈一世已经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快和我说说,你在这台电脑里有没有什么发现?”

“嗯,好了,其实电脑里也没有什么。不过你姐姐有记日记的习惯,只是设了密码我打不开。”

“日记?”骆思语有些疑惑的说着,把挎在肩上的包撇在了一旁,忙着走了过去,看向电脑。

电脑上是一张张自己与姐姐骆雨桐的合影,看着这些她的心理却有点发酸。

“我只是看看你和你姐姐的合影,其它的什么也没看。”陈一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忙把头闪过一旁“不过话说回来你和你姐姐长得真是一点都不像,客观的说你姐姐要比你漂亮,虽然你也漂亮吧,不过要说你们是双胞胎也得有人信啊!”

“起来,让我看看。”

骆思语根本就不理他的话,推了他一下,陈一世马上起来,站在一旁。

骆思语尝试着试了好几遍密码都有些不对,摇了下头,她实在想不出来。

“看来,你对你姐姐一点都不了解。”

陈一世双手环抱着站在那里,他和骆思语算是最好的朋友,她有个双胞胎姐姐,他是知道的,但骆思语却很少向人提及与姐姐的事,他也从未问过。

“我们又不住在一起,我怎么会知道这密码是什么?”骆思语确实有些无奈,她们认识到现在有近15年的时间,可是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只不过才9年而已,不然对于姐姐交了什么样的男朋友她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