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十三章 露陷

第十三章 露陷

2053 2016-06-09 21:48:28

“顺便给我带来一份,我在这儿等你。”

骆思语听着他的话音就有些郁闷,嘴角一撇,瞅向他。

“邵法医,我觉得虽然我是你的助理,但还我们没有那么熟,认识不过两三天而已。所以我认为我不太方便坐你的车跟你一起去上班,虽然我们住得很近,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各走各的,除了工作之外,我们还是少见面的好!”

“我昨天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暗恋我、想追求我,非要这样纠缠不休的话,那我也只好辞职了!”

这话刚说出口,骆思语的耳根处有点微微泛红,她还是头一次自我感觉良好的说出什么‘暗恋、追求’之类的词汇。老实说,大学四年,外加去加拿大读研一年,也没有几个人会暗恋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像个绝缘体!

“你这是在排斥我吗?”

邵言并不理会她的说辞,这完全是胡搅蛮缠!他的行为像是一个暗恋者、主动追求者,怎么可能?不是骆思语自我感觉良好,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越是这样越有问题!

“好吧,如果你认为这是排斥那就是了!”

说完,骆思语便拎着小包离开他的视线。邵言微眯着双眼,看着她的背景想了下,便转身拉开车门,开车而去。

骆思语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正看着邵言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

“你迟到了!”

正当骆思语悄声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邵言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她停住了脚步。

“我知道,会扣钱的!”

“一会儿,我们要去一趟市局,你准备下!”

“好!”

门被‘咣铛’的一声被关上了,骆思语微微喘了口气,放下包便准备了一下,吃起刚买来的早点,一杯豆浆,一个鸡蛋灌饼。

邵言盯着电脑上骆雨桐的博客看着,他要再多找一些有关于骆雨桐妹妹的照片,可翻来覆去的找了半天,也只有那么一张。

他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半天,脑子里闪过一个影子,立刻起身。连门都未敲,直接推开骆思语的办公室,此时的骆思语正一边喝着豆浆,一边盯着电脑看。

邵言就那么的看着骆思语,总觉得她能与照片重合在一起。

“你干嘛?”

骆思语有些烦感的看着邵言,刚才她是看得太认真了,抬起头来,眼角一瞥便看到邵言正在聚精汇神的盯着她看。

“没什么,我想说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暗恋过你,在我的心理我这一生只爱我死去的未婚妻,永远都不会变!”

邵言很认真的说着,当然他进来,绝不是为了说这句话。只是他看了半天,也没发现骆思语与妹张照片重合在一起,只是下巴与嘴像而已。

只怪照片上的人所带的墨镜太大,几乎把半张脸都遮住了,而且照片上的人是长发,把脸型也修饰了一翻。单凭下巴和嘴,他很难判定照片上的人就是眼前的骆思语。除非,骆思语能穿件一字领或是没有领的衣服,把锁骨露出来。可是偏偏,她总是穿高领的衣服,把锁骨处遮档的相当完好。

骆思语没有作答,而是冷哼了一声,继续用吸管吸着豆浆。

这说明什么,是向她来说明他有多痴情吗?越是这样执着的人,越是容易杀人,好吧?社会上那些情杀,多半儿不都是因为一方太爱另一方,最后忍受不住对方的背叛而杀人的吗?

邵言转头而去,在办公桌上翻找着骆思语以前的简历。

骆思语则快速的整理好所需要的东西,带着一个电脑包以及一个工具箱,以及上次案件的一些资料,还有一些邵言经常要用的工具。 

“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邵言把她的简历放了下来,抬头看了下她“不用带工具箱,市局那边没有什么案子,只是上次的案件还存留下一些证物,需要我们去处理下。”

“好!”

骆思语又重新把工具箱放了下来,背着电脑包跟在邵言的身后走出办公室。

车上,邵言一张让人看上去冰冷异常的脸正在看向前方开着车子,而骆思语则带着耳塞、哼着小曲靠着车窗像个无事人一般。

“车里怎么这么热,你没开空调?”

骆思语看着前面的车子都排着队,交通有些拥堵,而邵言更不知是怎么回事,把车窗都关着,还没有开空调,本来外面就热,他还这样,真是非常热。

“空调坏了。”

“那把车窗打开吧,这车里真是太热了!”

骆思语说着就要去摇车上的把手,想把车窗打开。

“不行,外面太吵,我不喜欢!”邵言看向她,伸手想去制止住她开车窗,又觉得不太合适,把手缩了回来“你穿得太多了,现在是夏天,你还穿高领的肯定会热,你可以把领子往下拉一下。”

邵言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这话明显得不对啊,让人听起来就怪怪的。刚才还表示自己对她没意思,这会儿又说让人家把领子往下拉,这……哎,他真得很想看一下骆思语的锁骨上是不是有纹身,他太急了!

“邵法医,你什么意思?”

骆思语盯着邵言那张不苟言笑的脸问着,这回有点迷糊的倒是骆思语了,他不是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他真对自己有意思?不然怎么让自己当着他的面把领子解开?不过,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邵言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这样,可是他发现了什么?

“没意思!”

邵言说着的时候,已经摇开车窗,让外面的热风进来。

他不想再做过多的解释,这事儿已经解释不清楚了!

“你知道紫雨桐下是谁吗?”邵言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与其这样藏着掩着,还不如直接问她,他喜欢直接“我昨天无意见看见你在网上搜索这个名字来了!”

“你知道?”

骆思语接下一个耳塞反问着他,心理却暗自在发笑,想主动出击啊,呵呵。

“紫雨桐下是我未婚妻的网名,还是我帮她取的。”

邵言并没有隐瞒,他倒要想看看她要怎么解释这件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