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十四章 毁纹灭迹

第十四章 毁纹灭迹

2102 2016-06-12 22:32:59

“哦,我们华大文学社的特约顾问王筠告诉我的,她说紫雨桐下写的诗很好,有时间让我看看。”

骆思语随便的说着,她知道姐姐喜欢诗词歌赋,有事没事的就喜欢写首诗什么的。所以便拿这个引出王筠来。

见着邵言没有反应,骆思语又继续补充了下“我虽然不喜欢诗词这些东西,但是我那个男闺蜜想找个懂诗词的人做女朋友,而王筠是我们华大文学社的特约顾问,我有她的QQ号,所以就问她来着。她向我推荐了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是你不用解答着这么详细!你解释的越详细,越表明你在掩饰着什么。虽然,我不清楚你想掩饰什么。”

邵言冷眼瞟了她一眼,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邵法医,我希望我们以后所说的话与工作有关,与工作无关的话就不要说太多了,你说呢?”

邵言没有理她,她要是没有问题才怪!而她所提到的王筠,他是认识的,莫非王筠知道雨桐博客的密码?

邵言见着前面的路段太堵,便转动方向盘,换了一个地方而走。

只需半个小时的时间,邵言便开着车带着骆思语来到了市局。

会议室内,骆思语坐在邵言的旁边看着对面坐着的几人,里面还有之前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丁队。

“邵法医,关于上次案件,我们调查的结果是怀疑死者是自杀,有没有这个可能呢?我们查到死者在股市亏了一笔钱,而且又失恋不久。”

丁队首先说着,那份检验报告他也是看了很久,而且结合了一下调查的结果,他想把这个案件立为自杀。

“死者脖颈上的刀口是由右向左划的,而死者并不是一位左撇子,那么自杀就不太可能了!死者的右手有磨出来的茧子,可见她习惯用右手,所以她并非左撇子。”

邵言解释着,丁队不是第一次办这种刑事案件可为什么这点却看不出来呢?

“嗯,这个我们也看到了。但是……”丁队微皱着眉头,想了下道“我们也看过死者的尸体,死者的手腕处有明显的去疤时激光所留下的痕迹,我们通过死者的同学得知,死知的手腕处曾经纹身过,这点你在验尸报告中并没有提到过。”

邵言没有反驳,他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提到纹身的时候,骆思语的眉头猛然一皱,看了下邵言,她似乎想到邵言刚才开车时与她说的话,以及反常的行为!

“我们一致认为死者是一个不良少女,结合死者之前的经济状况以及精神状态,我们觉得自杀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丁队继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在这里和邵言讨论案情,是希望他能把检验报告改了,只有这样才能结案!

“如果从纹身就判定一个人是不良少女的话,那就有些太过于牵强了。如果人在受刺激的时候会产生过激的行为这点是合情合理的,例如说选择自杀。但是死者在死前却没有产生过激行为,在验尸报告中我们已经详细说明了,死者全身的血管并未出现收缩的情况,这也就是说死者在死前并未有产生情绪上的波动而使血管处于收缩的状态。所以他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再者死者脑后的瘀伤已经表明死者在死前有可能被人推了一把,撞在了硬物上而造成的。我不太明白丁队为什么会说死者是自杀的?是什么困扰了丁队呢?”

邵言的话让丁队说不出话来,看来如果让邵言改检验报告还要费一些周张!

“好吧”

“丁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走了”

“嗯,好吧”

丁队实属无奈,其实案子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警察能掌控的!

骆思语随着邵言离开了市局,她看出来这个丁队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瘾才对,否则不会又再次把他们叫来讨论案情。

“为什么,我觉得丁对有些话没有对咱们说明白呢?”

车上,骆思语有些不解的问着。

“他并不是来和我讨论案情的,而是想让我改检验报告。如果我的检验报告改成死者是自杀的,那么他就可以顺利结案了!”

这样的一句话让骆思语听着却是有些心惊,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那岂不是又多一宗冤案?

邵思语抬头看向邵言“你会改吗?”

“不会!”邵言目光看向前方的路,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现在是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呵呵,不了。我下午想请半天假,有个朋友病了,我要去看看她。”骆思语笑着,心理则有了另一翻盘算“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我要下车去倒公交。”

“我送你吧?”

邵言难得热心,其实是想再探一下她的虚实。

“不用,不顺道。”

骆思语暗笑着,邵言平时都会板着一幅冷面孔,那里会这样热心。他一热心,准没好事。就像上次买个午饭,还不是拿韭菜馅儿煎饺试探她,这次说要送她指不定憋着什么事儿呢,她才不会上当!

邵言很快的把车子停在了前方的路口,目送骆思语下车,其实他很想找个地方去躲起来在暗中观察一下她要去哪儿。但那辆她等的公交车半天不来,他也就算放弃了!

骆思语并没有乘公交车去朋友家,说是朋友也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而已。她来到了一家医学美容中心,来这里主要是想把自己锁骨处的纹身洗掉。当年,她纹这个也是想探究一下什么样的女孩儿会去纹这个,以及她们的心理是怎么样的。说白了也是为了研究这类人的心理而做的事情,也是为了学习!

如果她没猜测错的话,邵言一定是看了姐姐与她合影的那张照片,而在那张照片里,她最为明显的标志就是锁骨处的纹身。今天邵言的反常举动,无疑就是想看一下她锁骨处的纹身,来判定她的身份!

经过激光洗纹身后,虽然有点痛,但是骆思语的锁骨处微微泛着白印,她问了一下医生大约四天后就可以沾水了。明、后天正好是周末,等到周一的时候她再往上涂点油之类的,然后穿一件吊带去上班,让邵言看个够,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