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三十章 一样的死因

第三十章 一样的死因

3200 2016-07-07 22:54:47

想来想去,骆思语突然意识到姐姐的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她之前总是认为是邵言把姐姐害死,但找不到动机;又认为是邵言与秦疏影共同谋害了姐姐,但同样找不到动机;现在又变成姐姐的死也许可能是因为她服食了某种药物而死的……

她的思绪彻底的被打乱了,感觉脑子里一片的浆糊。

邵言回来的时候,看着她眉头紧皱着,食指与中指揉搓着太阳穴。

“你头疼?”

“他们的死因是一样的,会是因为服食了之前的那种药物吗?”

骆思语抬头看向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显得有些唐突。

“现在还不能确定,也需要警方那边做深入的调查之后才能认定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

“如果警方还像上次一样不作为,那这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你的报告写好了吗?”

邵言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知道骆思语为人还是比较正派的,对于不平的事也会有愤慨,只是她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这个案子来了?难道说这两个案子和她有关?

“我一会儿给你!”

骆思语低下头来,开始整理之前的报告。

正当骆思语专心致至的做检测报告时,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吓了她一大跳。一看又是秦疏影来的,她直接挂断后回了天短信,告诉对方他今天临时出差,不方便接听电话。秦疏影没有回她,她也无所谓。她现在没空理他,怎么说也要先把姐姐的死因弄清楚才行。

“报告给你!”

骆思语把打印好的文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又随口问道“邵法医,我想问个问题。”

“你说!”

“这两位死者都是因为心脏瓣膜上有着脂肪瘤,而造成心脏栓塞。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心脏会得脂肪瘤,或是吃了什么才导致这样的病?”

“这个其实不太好判断是什么引发的,但是就他们而言应该是吃了某种药物导致的。而这种药物对于心脏以及其他脏器都有着很大的副作用,例如说肾萎缩,甚至给人体内的淋疤系统造成了一定的负担,使得淋疤系统无法正常排毒,存在囊肿!”

邵言的解答显然有些模糊,但却直指了某种药物。这样的话,是不是证明姐姐之前也服用过某种药物呢?

中午,骆思语也没什么心情吃饭,邵言却觉得她有些怪异,不过也没有理她。骆思语是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是把姐姐的死转向了另一点,她要如何去解开呢?

“一起走?”

下班的时候,邵言问着,这一下午骆思语都在办公室里呆着,除了做一些整理性的工作之外,几乎没什么事。可他却觉得骆思语有些不太对劲,难道她又发现了什么问题?

“不了,我约了我闺蜜。”

“陈一世?”

“嗯。”

骆思语收拾好了之后,背着小包匆匆的离开,在单位门口叫了出租车,急奔着陈一世所经营的电脑修理店而去。

“思语,找我有什么事啊?”

陈一世撇了撇嘴,骆思语只有在有事儿的时候才会找他,其它时间都忙着呢,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愿意。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能找上自己,那也说明自己有存在的价值!

“一世,你帮我查一些各大医药公司里有没有一种药吃了之后,会造成患者得心脏脂肪瘤的。”

“这么专业,可不太好查。即使是这药吃了之后有问题,医药公司也不会写出来啊,不然还有谁会吃?”

陈一世一听就知道,准又是为了骆雨桐的案子,不然一向沉稳的骆思语怎么会这么火急火燎的?

“所以才会让你查啊!我的意思是谁让你登陆各大医药公司的内部网,在他们的工作日志上去查找。一般他们的工作日志不都是记载在他们内部网络的服务器上吗?”

“这……这有点违法啊!我又不是网络黑客!”

陈一世有些不太情愿这样做,随意的去登录别人网站的服务器查看数据,充当网络黑客,如果被人查到,那是违法的!

“我又不是让你去攻击,只是让你查看一下他们的工作日志,你这点小忙都不帮了?”

骆思语知道他一向胆小怕事儿,做事儿还有些婆妈。不过,她还是能凭借自己的三言两语去诱拐他的!

陈一世看着她,微叹了口气,最后又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乖乖的坐到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挥舞着,一家一家医药公司的网站全部进入到服务器上查看。

“思语,你自己看吧,就是这些。”

陈一世倒是很迅速,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全帮她搞定。

“谢啦!”

陈一世起身,让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查看着。

骆思语很认真的查看上面的记录,但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出什么端倪来。

“思语,如果真得有这样的药也不会流向市面的。正规药厂生产出来的药都要经过药监局的检测过才能流向市面,你说的这种药副作用这么大,是不会流向市面的。所以你这样查,根本查不到什么!”

“那怎么办?”

其实陈一世所说的问题,骆思语之前是想过的,但是她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让陈一世查一下,要是万一有疏露呢。

“我怀疑姐姐就是吃了这种药死的,所以我要找出是谁提供给她的药!”

“你姐的博文里没有写吗?”

“姐姐的博文,我还没有看完。应该说里面有些内容,我不太想看。”

骆思语低下了头,有些不太愿意想曾经的过往。从她的内心深处,她是不愿意触及到曾经的过往。

“可是有些事情总需要去面对,你既然想知道姐姐的死因,想把杀害你姐姐凶手找出来,并将他们绳之于法,总要面对你姐姐!”

陈一世心理微微的叹了口气,关于骆思语与她姐姐的过往,他是知道一些的。

“一世,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骆思语抬起头来看向他,眼里满是感激。

骆思语又和陈一世聊了几句之后,便一个人独自前往姐姐之前的住处,她是有那里的钥匙,当年也是姐姐给她的,她也只是去过几次。上次是把姐姐的电脑搬了出来,拿走了。

骆思语打开房间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里有人来过,地板上没有尘土,卧室内的床上有人躺过的痕迹。

她想应该是邵言吧?姐姐和他之前是情侣,他有这里的钥匙,一点也不为过!

她来这里不过就是想找寻一些姐姐所留下的东西,看有没有关于药品类的。

骆思语翻找着书桌、书架、床头柜,但是一无所获,所有可以藏药的地方她都找了,却没有。

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有呢?难道说被邵言提前拿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邵言的嫌疑最大了,毁灭了她可以找到的证据,真是罪大恶极!

正在她对着床头柜想着的时候,房子的大门声响了起来,是有人开锁的声音。不好,估计是邵言来了,她要找个地方藏起来!

床底下?显然不行,这是有个床箱的实木床。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就只剩下衣柜了。她迅速的打开衣柜,钻了进去。衣柜的面积并不大,是一个三开门的衣柜,衣柜的门是推拉性质的,里面有着一股发霉的味道,看来是许久没有收拾的原因。她整个人贴在衣柜的背面,才能勉强的站住,前面是一些衣服来档住自己。要是万一邵言没事闲的,打开衣柜怎么办,所以她只好用衣服把自己档住。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她估计是邵言进来了。

“呵,还挺干净!”

男人发出了一丝冷笑,拍了拍床上的床单直接坐了下来。这声音,不是邵言的!骆思语很想知道进来的人是谁,怎么除了邵言之外还会有另一个男人有这房子的钥匙?

可是骆思语又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惊动了外面的人。

男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看着枕巾上的长发,捡起一根,笑了下,拿起枕巾嗅了下“人不在这么久了,还留下股余香,哎!”

听着这话音,骆思语真想破柜而出看看这人倒底是谁,说不定就是杀害姐姐的凶手也有可能。

客厅外的大门又‘咣当’的一声打开了,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的?”

衣柜里的骆思语听得出来,后进来的这个男人是邵言。

“当然是有这里的钥匙了!”

邵言的眼前晃动着一串钥匙,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骆雨桐是我有情人!”

邵言挥手一拳被男人接住了,听着这样一个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骆思语忍不住的拉开衣柜推拉门的,只是一道缝隙便让她看清了接住邵言拳头的男人,正是秦疏影!

“人都死了,你激动什么?”

秦疏影推开邵言的拳头,拍了拍手,看着邵言一幅愤怒至极的样子确实可笑。

“骆雨桐看上去清纯可人,可是为了自己能多活几年也是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的主儿!”秦疏影转过头去,绕过邵言指了指那张大而结实的床“我们的第一次、二次、三次,我都数不清了,都是发生在这张床上。呵呵,这个她一定没和你说过吧?”

“砰”的一声,邵言的拳头直接砸在了秦疏影的身上,紧接着又是一脚,把秦疏影彻底的打倒在地。

骆思语透过衣柜门缝,看着两具身体扭打在一起。他们谁负谁赢,她并不关心,她所关心的是秦疏影所说的是真是假,姐姐怎么会成为秦疏影的情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