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独家侦爱  >  第四章初步判定

第四章初步判定

2093 2016-05-28 15:22:35

“你不要害怕,她已经死了!”邵言看着她的神情淡淡的说着,语气缓和了一些,却还是那张冰冷的脸“继续工作吧。”

其实骆思语的表现算是好了,至少没有临阵逃脱。而邵言这样说,其实是想安慰她一下。

“嗯。”

骆思语点了下头,往后又撤了一大步,离邵言和那具女尸远了许多,看着别人都在那里认真工作着,她的心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还好今天不是什么阴雨的天气,外面充足的阳光可以透进来,也让这种恐怖的气氛得已缓解。

“死者的四肢柔软,死亡时间不超过8个小时。”邵言在说着的同时已经扒开死者的嘴巴,用手指在死者的牙齿上摸了一圈,主要是看有没有什么夹在牙缝里的异物“把镊子递给我。”

“哦。”

骆思语从身后的双肩膀处拿出已备好的镊子递了过去,却侧着脸不敢看他,确切的说不敢看地上的女尸。

邵言接过镊子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看来她还是怕。也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第一次见尸体有些怕,倒是在情理之中的。

邵言拿着镊子往死者口腔里夹着什么,双眼盯着死者口腔内部仔细看着。

“死者的口腔粘膜有破损,还需要进一步检验,现在很难判断是什么造成的。”

邵言边说边检验着,而骆思语的手却不停使唤的颤抖着,写出来的字歪曲扭八,根本不成样子。

“邵法医怎么样?”

之前把骆思语拦在外面的丁队走了进来,脸上的神情相当的严肃,看着骆思语手指发颤着,又望了下她手里的笔记,轻蔑的笑了下,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行啊!

“丁队,这具尸体还需要我回去之后彻底的检验一遍,不过现在已经基本判断死者是在今早零里被割喉至死。等我检验完毕之后,我会给你出一份检验报告。”

“好,谢谢!”丁队说着,看了眼地上的女尸“哎,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却无辜妄死,真是可惜!”

他微叹了口气,朝外面喊了一声,叫了几名警察把尸首抬了出去。

邵言看了下骆思语仍是神色未定“尸体被抬走了!”

“哦!”

骆思语终是回过了神,看了下四周,深吸了一口气,却隐约的感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也许是她太紧张的原因,都死了八个多小时了,就算血腥的味道再重也会散去。

“邵法医,你这个小助理还需要多多锻炼啊,多跟着你来几次就好了!”

丁队本来是想安慰一下骆思语,可骆思语听在心理却彼不是滋味,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冷着个脸。

邵言又查看了一下四周之后,便走了出去。对于他而言,最为主要的工作就是验尸,查出尸体的真正死因,至于其它要交给痕迹鉴定人员来做。

“你不必这样害怕,那只不过是具尸体而已,以后我们每个人都会变成那样。”

邵言的语气像是在安慰着她,可是骆思语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这话说的,就好像他多有鲜见之名似的!

“是的,我们以后都会成为尸体,但谁也不希望由别人来解剖自己的尸体!”

骆思语回了他一句之后,便坐着他的切诺基离开了此地。阳光照进车窗时,她才感觉到暖了些,搓了下手,让手不再像刚才那么冰凉。

“我们去吃个饭怎么样?我有点饿了。”

骆思语转头看向他的侧脸,他的脸有菱有角,皮肤光洁,如果不是一天到晚冷着个脸,应该会比较好相处。

邵言刹住了车,前面是红灯,他瞄了她一眼。

“不怕了吗?”

“活人比死人更可怕不是吗?”

骆思语的嘴角处有着一缕的笑意,难得这家伙会和自己多说上这么一两句话。

“好,去吃饭!”

骆思语又看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指甲很短且干净。她只是瞄了一眼又把脸转向窗外。她还以为他会拒绝,真是没想到会答应。

“希望你能做的长久一些,我也 不想总换助理。”

邵言像是在解释一样,松开刹车,加了下油,继续向前开着。

中午时分,私家菜馆的人并不多,骆思语找了个靠窗户的地方坐下,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空位上。

而邵言则坐在她的对面,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瞧她,不过只是看了一眼,脸又偏向了别处。对于他来说,他的眼中只有骆雨桐,一个已经死去一年多的女朋友!

骆思语随意在菜单上画着,点了几个菜递给了服务员,而邵言也是很随意的点了些,对于吃的他一向都很随意,除了以前和骆雨桐在一起时。

骆思语并没有理他,而是拿着手机玩了起来。没过多久,服务员就把一盘盘的菜端了上来。看着邵言那副臭脸,她的嘴角冷哼了一下。

“吃吧”

邵言回过头来,看到桌子上的菜时,眼神愣在那里。

骆思语拿起筷子把盘中宫保鸡丁里的葱依依夹到了碗里,看着骆思语的动作,邵言的神色又是一变,不禁盯着她看了起来。

“宫保鸡丁这个菜吃的不是鸡丁而是葱!”

骆思语像是随口说着一般,眼睛却偷瞄着邵言,看着他的神情里夹杂着痛苦。她是故意这样说的,因为姐姐骆雨桐在吃宫保鸡丁这道菜时,喜欢吃葱。她相信邵言一定知道姐姐的这个毛病,她也想从他的眼神中能找到别样的神情,可惜却只有痛苦。

“宫保鸡丁这个菜吃的不是鸡丁而是葱。”

邵言小声的重复着这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这句话,他只听骆雨桐这样说过,关于骆雨桐所说过的每句话,他可以说是牢记于心,从未忘却过。

“你不尝尝吗?”

邵言摇了下头,拿起筷子吃起了盘中的鸡丁,又随口吃了些别的菜,却一句话都没说,脸色阴沉着。

“这个芥末木耳不好吃,芥末味不够浓啊”骆思语微皱着眉头,用筷子扒拉几下又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多吃芥末可预防感冒的。”

邵言放下了筷子,再也没有半点心情吃下去,起身看着骆思语在那里却是津津有味的吃着。

“你自己慢慢吃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他便起身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