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探索之骨  >  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3591 2016-06-01 12:06:04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着季笑白的感官,他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的一片。

  “你醒了?”突然一张放大了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一双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自己。

  “我……”季笑白一开口,就发现声音嘶哑的像是砂纸,喉咙也干痒难受的要命。

  “你被捕了。”没等他把话说完,米嘉就主动接道。

  季笑白鄙视的白了她一眼,抬手去拿床边矮桌上放着的水杯。突然他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了。

  “这是什么?”他晃了晃把自己手腕和医院床头锁在一起的银白色金属环语气极不友善的质问。

  “手铐。”米嘉现在心情极好,想到终于有理由把这家伙送进监狱,让他不能再纠缠时媛,她心里就高兴的不得了。

  季笑白冷冷的看她,等着听她的解释。

  米嘉好心的拿过水杯递到季笑白嘴边,“你失血过多,多喝点水。”说着,米嘉弯腰与他平视,似笑非笑的问:“你腰上的伤,是枪伤吧?”

  季笑白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苍白着脸继续瞪着她。

  “我可没有冤枉你哦,医生把子弹都取出来了。”见他不喝,米嘉也没有勉强,随手把杯子放到了桌上。“即使没有枪伤,单袭警这个罪名就可以判你个三年五载了。何况你还勾引未成年少女!”

  听了她的话,季笑白看米嘉的眼神简直就跟看到了白痴一般,“你说什么?勾引未成年少女?我什么时候勾引过未成年少女?”其他的他可以不介意,但是勾引未成年少女这个罪名,对他来说可算得上是奇耻大辱,说什么他也不会白白认下的。

  “自己做过什么不清楚吗?还敢装傻?”米嘉围着床边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季笑白。身材不错,应该是经常锻炼;长相嘛,这五官,就连明星也得自叹不如吧?何况他还有双会勾人的桃花眼。长得人模人样的,干什么不好?米嘉一脸的鄙夷。

  季笑白深吸一口气平静情绪,“你是哪的警察?”见米嘉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季笑白真是恨得牙痒痒。

  “C县刑警队。”米嘉挺了挺胸脯,颇自豪。

  “我怎么没见过你?”季笑白闻言皱眉,看她的眼神更加怪异了。

  “嘿嘿,算你倒霉,如果你再早一天袭击我,都不会算你袭警。”米嘉得意洋洋,“我昨天刚入职的。”

  “把手铐给我打开。”季笑白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极度不耐烦的命令。时间快来不及了,这是哪里跑出来个家伙敢坏他的事?

  “做梦!”想到可以帮时翘解决一个大麻烦,米嘉有些得意忘形起来,她捏着季笑白的脸教训道:“长得人模人样的净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记得以后要改邪归正……”

  季笑白紧抿着嘴唇,锐利的目光冷冷的盯着米嘉,“再说一遍,把手铐给我打开!”

  “你嚣张什么!我已经报警了,我同事马上就来……”

  “小米,你没事吧?接到你的电话我们就赶来了……”正说话间,孟令凡的大嗓门从病房门口就传了进来。

  话音未落,病房的门被推开,孟令凡首先冲了进来。后面跟着朱明和侯彬。

  “孟哥,就是他!袭警、诱拐未成年少女、还有他身上的伤也是枪伤!”米嘉朝身后病床上的季笑白一指,“进一步的还需要你们带回局里去调查。”

  “孟令凡,把手铐给我解开。”季笑白半倚在床上,瞥了眼孟令凡后命令道。

  孟令凡三人闻言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病床上的人不约而同的脱口而出,“队长?”

  米嘉闻言顿时愣在当场。她缓缓的扭头难以置信的看向季笑白,该不会他真的是……

  季笑白似笑非笑的睨着她,一副要等着看好戏的模样。米嘉在心里不住的祈祷:希望她是想错了。然而,孟令凡的大嗓门彻底的宣判了米嘉的死刑,“队长!你怎么住院了?”

  “哼!”病床上的季笑白冷哼一声, 他晃了晃还锁在手腕上的手铐对孟令凡道:“孟令凡,把手铐给我打开!”

  一滴冷汗从米嘉的额角流了下来,“我来,我来!”米嘉慌忙狗腿的跑过去掏出钥匙想给季笑白开手铐。

  季笑白那眼睛斜了她一下,晃了下手,躲了过去,“孟令凡,你来开!”完全不理会米嘉。

  米嘉拿着钥匙的手顿时僵在那里,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她咬着嘴唇,求救似的看向孟令凡三人。

  孟令凡也觉出气氛不对来,赶忙乖乖从米嘉手中接过钥匙给季笑白开手铐。“队长,你的伤不要紧吧?”

  “哼!脱了某人的福,还不至于失血过多而亡!”手铐一打开,季笑白迅速翻身下床去拿自己的衣服。

  孟令凡缩了缩脖子乖乖噤声,队长这火气挺大啊。

  季笑白不理会众人,拿了自己的衣服去洗手间换。

  从洗手间出来,季笑白已经穿戴整齐准备离开了。

  米嘉见状,赶忙喏喏的小声提醒道:“你伤口还没愈合,不能出院……”

  季笑白闻言扭过头,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冷冷的看向米嘉。米嘉被他瞪得缩了缩脖子,“队长,真对不起,我……”

  再看季笑白,连给米嘉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离开了病房。

  伴随着嘭地一声关门声,朱明方才如梦初醒般缓过神来,他问米嘉,“小米,你得罪队长了?”

  米嘉脸色微囧扭头看他,朱明接着说道:“队长的脸,黑的可以当包公了。”

  米嘉暗暗叹了口气,绞着手指抱有一丝希望的问:“有没有办法调解一下?”

  朱明叹了口气,同情地拍了拍米嘉的肩膀,由衷的说道:“小米,自求多福吧。”说完背着手,故作老成的出了病房。

  孟令凡朝米嘉伸出了大拇指,然后跟着朱明一起出去了。

  米嘉的心情简直跌倒谷底了。她看看还站在病房里的侯彬,侯彬安慰道:“别听他们瞎说,队长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米嘉眼睛一亮,心里燃起一丝希望,连语气也都变得轻快了许多,“真的?他不会为难我?”

  “不会。”侯彬笃定的摇头,“他只会把你调走。”

  “……”米嘉无语凝噎。

  所幸接下来的日子里,季笑白一次也没有来过刑警队,所以尽管米嘉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突然就接到自己被调走的通知,但是那一天一直也没有来临。日子过得还算是平静,直到她接到时翘的电话。

  米嘉和时翘约在一间咖啡厅见面。正值午休时间,咖啡厅里几乎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位置。米嘉到的时候,时翘已经坐在那里等了。

  位置上的时翘一脸的憔悴,眼睛也肿肿的,衣服皱巴巴的好像几天没换的样子。

  “时翘,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米嘉吓了一跳。

  “小米……”米嘉还未坐定,时翘就哭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又和时媛吵架了?”米嘉赶忙从桌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时翘,劝慰道:“别难过了,她又不是第一次跟你吵架。”

  “小米。”时翘抽抽噎噎地接过纸巾,“媛媛,她不见了……”

  “什么?”米嘉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不见了,是什么意思?离家出走了?”

  时翘鼻头哭得通红,摇头道:“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媛媛没回家,也没去学校……”

  米嘉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时媛离家出走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她拍拍时翘的手安慰,“别担心了,她一定又是去哪个朋友家了,之前不是也有过吗?过几天等她回来我再去好好劝劝她。”

  时翘哭得双眼通红,“不一样,以前她钱花光了就回来了。可是这次,都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说着说着时翘就泣不成声了。

  米嘉叹了口气,说实话这时媛还真的是不争气,如果不是看在时翘的份上,她真的不想管她。“你报警了吗?”

  “嗯。”时翘边擦鼻涕边点头,“报了,可是没用。媛媛离家出走不是一次两次了,人家派出所根本不重视……”

  米嘉紧蹙眉头。的确如此,像这种离家出走的,都是出自本人自愿,留下的线索也很少,警察调查起来也困难。而且即便是找到了,也难保她以后不会离家出走。派出所自然不会很重视。

  “小米。”时翘握紧米嘉的手,恳求道:“我只有你一个好朋友,你一定要帮我,帮我把媛媛找回来……”

  米嘉心里很为难,让她去找时媛,这简直是大海捞针,谈何容易?可是当她看到时翘那憔悴的脸时,却又不忍心拒绝,最后只得勉强点头答应:“你放心,我会帮你找时媛的。”

  金城会所在C县可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型娱乐场所。不仅仅是因为其内部的奢华,还因为它是采取会员制。进得去的人无不彰显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此时,季笑白就置身在金城里最豪华的VIP包间。现的他化名韩展翼,目前是金城集团董事长赵磊的私人助理。警方一直怀疑金城集团是一个庞大的贩毒集团。季笑白跟这条线已经很久了,现如今就快要收网了。

  VIP包厢里装修奢华,猩红色的纯羊毛地毯,纯镀金的壁画,无一不显示着这里的纸醉金迷。明着看这里是一家休闲娱乐场所,实际上是整个贩毒集团交易的重要地点。季笑白不动声色的坐在真皮沙发上,吸着烟看着面前那群人的种种丑态。

  “小韩,试试这个。”赵磊的心腹秦峰凑过来,递给季笑白一支烟,朝他暗示性的眨眨眼,“好东西。”

  季笑白笑着接了过来,拿在手中把玩,丝毫没有要吸的意思。

  “哎,好歹你也试试嘛!”秦峰劝道。“老板身边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不沾这东西的。怎么?还怕用不起?”秦峰拍着季笑白的肩膀,凑近道:“放心,老板那么器重你,不会亏待你的。”

  季笑白笑而不语,一副低头深思的模样。

  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了,几个穿着超短连衣裙的服务员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请慢用。”起先季笑白对于这群服务员并没有多在意,不过当一声清脆的嗓音响起后,他抬起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米嘉身着黑色超短连衣裙,正半蹲在地上往杯子里倒酒。

  由于季笑白坐在角落里,以米嘉的角度看去又被秦峰挡住了半个身子。所以起先米嘉并没有看到季笑白。不过当米嘉感觉到有目光在注视自己时,便不由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巧和季笑白四目相接。

悔不射月

悔不射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