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蔚然成风  >  第十七章 廉价的衣裳

第十七章 廉价的衣裳

3425 2015-12-01 00:00:00

  转眼之间尉迟小安已经是一个大二的学生了,大一的这一年对于她来说可以说是煎熬的不能够在煎熬了,天天只要是一有时间不是去打工就是去给别人当家教,以至于她都是没有自己空闲的时间,不过大二来了,却也是不同的,她也是不用为所谓的钱而在继续像大一那样的发愁了,一是因为他们学校的奖学金,国家的助学金,一大笔的钱上面都是有尉迟小安的名字,二也是因为尉迟小安大一的时候努力的存了不少的钱了。

  虽然是不用为生计而发愁,可是她却是在大一的时候养成了节约用钱的好习惯,以至于她现在身上穿着的依旧是那从地摊上淘来的廉价的衣裳,房间里面的灯依旧是两元钱三个的灯泡。

  不过面对她的节约,张文莉却是看不下去的。很多时候,张文莉都劝她不要那么的拼命:你那么多的助学金奖学金也不知道用来给自己好好的买一身衣裳,成天就知道穿那从地摊上面淘来的地摊货,知道的是觉得你节约,不知道的指不定要在背后怎么说你。

  对于张文莉的话,尉迟小安一直只是笑笑也就是罢了,毕竟这么多年,她已经是习惯了很多的事情。

  不过对于有一样东西,尉迟小安却是从来都不会小气,那就是他那一辆摩托车,在她眼里,那一辆摩托车是自己上学放学上班下班必备的交通工具,自然是不能够亏待了,免得哪天一不留神的就是报废了,自己还得要花钱如买。

  想到这儿,她就知道,不能够虐待自己的那一辆摩托车,尤其是在张文莉硬托着她去参加了一个什么摩托车社团?

  哪里时候喜欢摩托车的人,只是男生居多,女生除了她跟张文莉就没有第三个人了,只是让他不喜欢的事,那些男生总是喜欢将自己的摩托车各种的改造,要么就是改造成乱七八糟的颜色拼图,要么就是直接的将电瓶给换了,对于这一点,尉迟小安自然是不能够做到,对于她来说,组装车实在是太难了,而且太花钱了,而且换一个电瓶也不是什么便宜的事情,所以当社团里面的人在议论哪个牌子的电瓶最好的时候,他总是会默默的退出,而后是骑上自己原装的在那些人看来,有意者破烂饿了摩托车,开始飙车。

  所谓飙车,也不过是“S。”型骑车,这一点对于尉迟小安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谁让她的交通工具只有那一辆摩托车,自然也就是熟能生巧了。

  “尉迟小安,你要不要把你的车的驱动器给换一下吧。”一个社团的好朋友开口问着尉迟小安,而尉迟小安只是摇摇头,她知道,社团里面的人有不少的人在议论她,既然想要玩车,竟然是不肯拿出来一点儿的钱改装一下自己的车,这样的人玩什么车,而且还有什么就她那一辆破摩托车,送给我我都不要,她还当一个宝贝。

  不对于这些事情,尉迟小安从来是不会跟心里去,不是她大方,也不是她宰相肚子里面能够撑船,而是因为她觉得,他们那些人说的都是实话,她的那一辆摩托车的确是破旧,也就只有她才将他们当做宝贝一样。

  “算了吧,没钱。”尉迟小安说着,便是拿起车上的一个头盔,扣在了自己脑袋上面,又是一跨到了车上,说:“我还有一份家教,先走了啊。”说着,她便是轰动油门,一溜烟得就是跑开了,留下来的只有一阵扬起的灰尘,就连声音也是没有的,谁让她在第一次深更半夜骑车回去的时候,因为声音太大,而被邻居给投诉了,所以她忍痛的花了三百块现大洋给自己的“宝马。”安装了消音器,这样,她才是躲过了邻家的大妈的口水。

  她的学校在城市的东边,而她要去补课的地方却是城市的西边,东西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而她也只有不多的时间,便是选择想要有近道,那是一条小巷子,巷子里面有很多的坑坑洼洼的,这些坑坑洼洼不仅仅是没有然后尉迟小安感到害怕,反而是还让尉迟小安觉得在这一条小巷子里面飞奔还有一种打游戏的感觉。

  左拐右拐,就像是游戏里面躲避那些游戏设置者设计下来的一些炸药,尉迟小安越开越觉得兴奋,学着游戏里面,左拐右拐,突然,她看见前面有一个大水坑,她脑海里突然是闪过一个游戏画面,选手骑着一个摩托车,风度翩翩得从水坑上面飞过,摩托车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之后安全着陆。

  尉迟小安越想越觉得兴奋,竟然是突然停下了摩托车,她想要试一试游戏里面的那种感觉,她扭动把手想要冲上去,然而事实证明她是坐到了,因为她的摩托车真的是飞离了那个大水坑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

  正在尉迟小安兴奋不已的时候,却是看见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宝马车,她看了看,而后是闭上了眼睛,妈妈咪呀,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这个穷地方怎么有人开宝马啊?

  尉迟小安连忙是刹车,又是右拐,想要多来那一辆车,可是谁知道,她还是没有躲过去。

  只听见“迟啦——。”的一声,这是两车碰在一块儿而发出来的声音,尉迟小安一愣,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这个样子,这一辆车应该是很贵啊,自己几个月的努力怕是要去喂这一两宝马了。

  她左右看了看,竟然是发现没有人,而这个地方也是不可能有摄像头的,所以,她现在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想到了这儿,她连忙是骑上自己的摩托车,正是想要走的时候,却是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阴冷的声音。

  “xx4328,你似乎是想要跑?”xx4328正是尉迟小安的摩托车的车牌号,尉迟小安微微一愣,妈妈咪呀,自己刚刚是想要的“畏罪潜逃。”怎么就是突然的被人给盯上了,但愿盯上自己的人不是宝马车的主人吧,不然自己怕是真的要完了。

  想到了这儿,她也是一愣,回头,却是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的人朝自己走来,那个人的手中似乎是还拿着一个宝马车的钥匙圈,她一愣,又是注意到那个人身上的运动衫的牌子竟然是耐克的。

  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虽然,她是没有穿过耐克,却也是明白,那个价值不菲啊。

  妈妈咪呀,他没有那么的背吧,刚刚是想要“畏罪潜逃。”竟然是被宝马车的主人给盯上了,果然是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吗?

  俗话又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久违尉迟小安觉得自己是要挂了的时候,手机又是响了,是他雇主发来的,说是让她今天不用去了,他们要出去玩。

  今天不用去了代表什么!她又要少一笔进账了!

  想到了这儿的尉迟小安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却是听见那个人的一句:“怎么,想要畏罪潜逃。”他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嘲讽,一副你敢跑我就能够通话你的车牌号找到你。

  尉迟小安真的是想要一口盐汽水喷死他,这样的人,挥挥手都比他一个月赚的多,不就是擦了一点儿漆,至于吗?他挥挥手的事情也就是解决了,至于跟她一个穷学生计较吗?

  不过话说回来也是他的不对,早知道就不应该在这个地方玩什么飙车了,果然天作孽有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吗?

  想到这儿,她的眼也是暗淡了一份,自己的这几个月努力注定是要打水漂啊,不对,是要用来打宝马啊。

  突然,尉迟小安的视线又是落到了自己摩托车前面的篮子里面的一瓶喷漆上面,暗淡的眼神也是突然的恢复了光亮,她曾经给过一个修车的师父当过学徒,那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是一瓶银白色的漆,而且还是专门给宝马喷漆的漆,而这一两车也是宝马,而且还是银白色的,尉迟小安眼珠子一转,便是偷偷的将那一瓶喷漆拿了出来,对着划痕的地方喷了喷。

  果然是名师出高徒,竟然是没有一点儿的违和感。尉迟小安的眼神又是多了一份的光亮,如今也算是给自己解决了一桩麻烦事,自己的钱也是稳当了。

  她又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而后是抬头挺胸的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也是耍起了无奈,说:“什么畏罪潜逃,我又没有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要畏罪潜逃,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冤枉好人?”翟毅笑了笑,而后是转动自己手中的钥匙圈,说:“我亲眼看见你的摩托车蹭了我的宝马漆,你说我冤枉好人。”“哪儿有?”尉迟小安说着便是将自己的摩托车开出去了一点儿,将那地方给漏了出来,一副:我说没有就没有的样子。

  而翟毅看着那一块地方,也是微微一愣,真的是没有一点儿的划痕,难道刚才的声音是他听错了,可是他刚刚明明是听的那么清楚的声音,怎么可能听错了,而且眼前的女人要是没有什么鬼,怎么可能在见到自己的时候那么闪躲,所以,这中间有鬼,可是为什么转眼间却是没我划痕?他微微一愣,陷入了沉思。

风之晴

风之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