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9章 线索又断了

第9章 线索又断了

2538 2018-09-06 16:57:35

要不是知道胡庆邦是为自己特意成立的三队,刘柔真想立刻就辞去自己在三队的全部工作。

和刘柔不同,冯肆对于李世海的说法,居然相当赞同:“老李同志说的没错,他是老同志了,办案的事情又辛苦,咱们年轻人,的确是应该多替老人担待些。”

李世海笑的更加灿烂,和冯肆之间,看上去居然有些惺惺相惜:“还是小冯同志有见识啊,依我看啊,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该升职了。”

冯肆相当开心的接受了李世海的马屁,也让刘柔对他多了几分怀疑,这家伙平日里邋遢油腻,原本以为应该会安于本分,一直都和自己在一线刑侦口进行工作,但是,如今又对李世海的马屁这么受用,看样子,应该是不会安于刑警工作的。

想到这些,刘柔心里有些失落,她见识过冯肆办案,知道冯肆不管是逻辑推理,还是对于案件现场的还原能力,都不是一般人能够与之相比的,这样的人才,绝对是刑侦和刑警队最需要的,自己原本还指望他能够帮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但是现在看来,这家伙的心思,却似乎更关注自己的职位与待遇。

冯肆看了看手表:“老李,今天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要去挖掘出尸体的现场看一看。”

李世海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一眼:“我没有看那个案卷,不知道你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办案,不过,咱车技还不错,要是你们两个小鬼不嫌弃,我可以给你们当司机。”

李世海笑的依旧很圆滑,说的这话也很圆润,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这根本就是想要溜号,冯肆却似乎没有理解他这话只是和自己客气客气,笑着应承了下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要麻烦老李你了。”

李世海有些失望的低下头:“不麻烦,不麻烦,快点走吧,等过一会,我还要接家里的孩子放学呢。”

对于自己的驾驶技术,李世海并没有说谎,他的车开的很快,偏偏又相当平稳,一路下来,哪怕路况相当颠簸,也都没有让其他两人感觉到不适。

埋骨的地方,在市区不远处的郊外的山里,人迹罕至,尽管那尸骨已经挖出来快两个月,但是,因为案件始终没有告破的缘故,发现尸体的地方,一直都拉着警戒线,两名年龄和李世海差不多,看样子应该很快就要退休的老刑警负责在附近看守。

冯肆向两名老刑警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这才带着刘柔进入了警戒带,李世海并没有跟上来,反而和那两位老刑警凑到一起聊起了大天。

两人一直沿着警戒线走,直到已经看不到李世海的身影,刘柔这才皱着眉头对冯肆说道:“胡局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怎么就把这么个老油条扔给了咱们,你说,他都这么大年纪了,眼看着就要退了,应该不会是想到咱们这边来混些基层经验吧。”

她虽然这话说的有些隐晦,但是,对于李世海的圆滑,以及并不来帮忙分析案件,还是相当不满的人。

冯肆笑了笑:“我倒觉得老胡的安排挺合理的,小刘,咱们两个还是年轻,身边总得有个老成持重的人坐镇才可以。”

听他依旧在帮李世海辩解,刘柔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照我看啊,估计用不了多久,你也就是下一个李大爷了。”

冯肆并不理会刘柔对自己的讽刺,反而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笑的相当开心:“其实像他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当年的孔子就说过,五十而知天命,老李这么多年都在警察系统工作,我相信,光是他的经验,都足够给咱们提供足够的帮助了。”

刘柔不再说话,但是对于冯肆的结论,却显得并不认同,恶狠狠的对他皱了皱自己可爱的小鼻子,就直接朝着一处用石灰画出白线的深坑走了过去。

那深坑就是之前尸体被发掘出来的地方,为了维持深坑的原样,两位负责看守这里的老刑警每天都要把石灰画出的界限重新来画一遍。

冯肆围着那深坑转了几圈,不顾身下的土地还湿润,直接纵身跳进了坑里,右手不断的抚摸着坑壁,再度陷入了沉思。

那深坑的人工痕迹很足,即便被雨水冲刷过,冯肆依旧能够清楚感觉到土锹挖掘过的痕迹。

刘柔跟随在冯肆身后,小心翼翼的来到土坑边,看着冯肆不断在坑里搜寻,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冯肆这个家伙虽然油腻,而且功利心似乎也很强,可是不得不说,他对待工作的认真,却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与他能够相比的。

这样的人,若是不工作在刑警工作的一线,她都替他感觉到惋惜,感觉他是明珠暗投。

冯肆的话打断了刘柔的思考:“小刘,这处深坑是谁最先发现的?”

刘柔连忙根据自己的记忆回答道:“根据案卷的记载,这孩子的尸骨,就是在这里发现的,那一天下了大雨,几个上山采蘑菇的农民被困在了山上,暴雨冲开了这里的浮土,让尸体露出了墓穴外,恰好让那几个农民发现了,就报告了当地的公安局......”

冯肆耐心的听刘柔把当时的案情告诉自己,迅速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卷尺,开始测量起来,一边量,一边让站在坑边的刘柔去记录。

“坑深1.5米,坑壁笔直,看样子应该是由人工挖出来的墓穴,挖掘墓穴的人很用心,不仅坑挖的深,而且结构也很合理,可以看得出来,他挖这坑的时候很从容,而且,正是因为他这坑挖的够深,也够宽,所以尸体才没有让山上的大水给冲走,而是留在了墓穴里。”

刘柔停下笔,眼前一亮:“挖坑的人很从容,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杀人犯,又怎么可能会从容的挖坑,难道你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

冯肆并没有回答刘柔的问题,而是向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之前案卷里的照片,你有没有带来?”

刘柔一愣,旋即就把自己的手机打开递了过去,根据规定,作为证物的案卷不能随便带走,但是,作为刑警队的工作人员,却可以根据需要用电子产品进行复制。

冯肆双眼紧紧盯着照片,极力让自己进入共情的状态,但是,也不知道是他之前使用共情能力过多,还是其他的原因,哪怕他用尽了全力,依旧没有办法进入共情的状态,没办法,他只好暂停,取出一支雪茄咬在嘴里,休息一会,依旧还是如此。

断断续续进行了三五次,冯肆依旧没有办法进入共情状态,索性准备从墓穴里爬上来,摸着光滑的墓穴壁,他突然恍然大悟,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刘柔眼中再度闪过希望的亮光:“你已经找到关于藏尸者的线索了吗?”

冯肆把自己的手递给刘柔,让她把自己从坑里拉上来:“确切的说,这可不是藏尸,而是埋葬,这里也并不是尸体的第一死亡现场,埋葬这个孩子的,应该是他的亲人。”

刘柔用尽力气把冯肆从墓穴里拉上来,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你觉得,这个埋在这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那个于明彤?”

冯肆语气坚定:“虽然我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谁,但我基本上可以肯定的说,他不是那个于明彤。”

冯肆的得出的结论,让刘柔显得有些沮丧:“照你这样说,咱们的线索不是又断了吗?咱们接下去该怎么哪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