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54章 八楼

第54章 八楼

2202 2018-09-29 09:41:44

冯肆道:“既然他们防范的如此严备,我看我们这段时间就不用去打探消息了。”

刘柔道:“那怎么能行呢,没有线索,这个案子怎么查下去呢?”

冯肆道:“或许,我们可以从别的地方去找寻线索,另外,刘柔,最近你要小心一些,因为不只是我们在查他们,他们肯定也在查我们,很可能会找人来对付我们。”

“什么?”刘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居然还有人敢针对警察?”

冯肆的后脑勺冒出了一排黑线,这个刘柔,自己真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混入刑警大队的,不会真天真的以为凶手做了案就都会害怕吧,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的而已,更多的像是陈学聪那样的变态就是想和警察玩儿猫捉老鼠,甚至还有的想要故意陷害、杀害警察,这一次,遭遇的是江城市的贩毒团伙,一个贩毒团伙能够做大到这种地步,头目肯定也不会是无名之辈,手段必然很多,既然现在已经开始查这个案子了,那么就必须要有高度的戒备之心。

“我……”

刘柔本来还想说什么,不过在接触到了冯肆的目光之后就把话都给吞了回去,低下了头。冯肆道:“线索总会有的,我觉得咱们不该一开始就去皇冠酒吧,而且更不应该从一开始就把目标定为查处贩毒团伙,咱们的首要目标是破案,而这次的案子,线索在死者身上。”

确实如此,因为案子背后存在的贩毒团伙转移了冯肆的注意力,现在,不该去查贩毒团伙,而是应该把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查处这次的案子上面,因为,这个案子现在看起来和贩毒团伙是必然有关系的,从这个案子入手最容易得到新的线索,等到将这个案子查明白,关于贩毒团伙的线索肯定也就多了,到时候再将办案中心转移到查处贩毒团伙身上,相对要容易一些。

从简单到困难,先学会走路,然后再学跑步,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可是人们却常常因为自己的误判而忽略这个重要的步骤,最终将自己逼入死地。冯肆脑子里回想起了曾经的那位科学家说过的话,确实不错,自己现在就是陷入了这样的状态。

刘柔查了查资料,道:“四个凶手都在五华区租房,不过,他们都是各住各的,只是晚上到皇冠酒吧的时候才在一起,不过,他们的关系确实很不错,经常一起吃饭,足疗等等。”

冯肆道:“先从他们的出租屋去查吧,尽量多找一些关于他们的线索。”

两个人先来到了阿龙以前租房的地方,正巧碰到阿龙的房东来收租,房东告诉冯肆,以前他来收租金的时候,总是看见阿龙带不同的女人回来,房东怀疑阿龙是因为感情纠纷被人杀了。附近的邻居也说阿龙确实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来,而且几乎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出去,不过,一个星期,只有星期一到星期六十这样,星期天阿龙就是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

冯肆道:“他会不会是出去买菜或者购买一些生活用品?”

邻居们纷纷摇头,因为他们就是在这附近生活,如果阿龙是出去买菜或者购买生活用品,那么他们应该是知道的,可是,他们却并不知道,往往就是星期天一大早就看见阿龙出去,后来当天也没见他回来,第二天早上才见他回来。

了解完阿龙的信息,冯肆和刘柔又来到了阿德租房的地方,阿德租房的地方是一栋老式的八层住宅楼,这种老式的住宅楼,不仅外面看上去破旧,而且里面没有电梯,阿德也不知是处于什么原因,租房的地方竟然是在八楼。

阿德死后,房屋短时间内并没有被租出去,不过,门上贴着租房的消息,冯肆根据上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找到了房东,房东一听是警察来调查资料,不能怠慢,所以也就跟着过来了。

冯肆询问房东关于阿德的消息,房东说他也不太清楚,因为这是家里闲置的房子,所以就租了出来,房租也便宜,他和阿德也没有见过几次,就是一次付了半年的房租,然后半年时间还没到,阿德就出事了。

房东关于阿德的记忆很少,冯肆和刘柔也没有问出个什么,因为房东还有事情要去办,问完就先走了,冯肆和刘柔回到了车上,刘柔透过车窗朝着八楼看了一眼,道:“这么高,阿德怎么会想到要租这么高的房子呢,难道是因为便宜吗?”

冯肆点头道:“可能吧,毕竟,八楼这么高的房子,而且没有电梯,房租肯定会少一些。”刘柔道:“可是,阿德是做贩卖毒品生意的,他干这个事情,油水很大啊,按理说不太可能租这么高的房子啊?”

刘柔一提醒,冯肆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仔细一想,可能是因为楼层高,没多少人愿意上去,所以,不会有人发现他贩卖毒品的事情,所以选择了高层。

“走吧,去下一家。”

很快,冯肆和刘柔来到了王伟曾经租房的地方,这里也是老久的八层楼,不过,王伟并没有住在第八层,而是住在了四层,冯肆问房东关于王伟的事情,房东说王伟是一个外向的人,话挺多,不过一般都聊的是女人,这家伙似乎特别喜欢玩儿女人,更多的,房东就不知道了。

冯肆邹眉道:“你真不知道了?”房东道:“是啊,像这种老式的房子,以前是我的父母在住,后来,父母去了乡下,这里就空出来了,所以就租了出来,除了收租金的时候,我和王伟真没什么接触。”

冯肆知道,这种老式建筑至少也有三四十年了,一般都是老一辈人住的地方,现在的人结婚都讲究买房买车,所以,年轻人应该都住在新修的小区里去了,很少有住在这里的,因此,房东并没有跟自己说谎,而且,房东也没有必要和自己说谎。

刘柔看了看记录下来的笔记,道:“照这样下去,徐文租房的地方肯定也是一个城中村的老楼房了。”

冯肆觉得刘柔说的没错,不过,虽然这样的调查有些乏味,但是,还是要去,毕竟这是任务。不过,让人没想到的事情是徐文住的地方竟然是在一个崭新的公寓,房东打开门进去,是一个一套三的房,里面热水器,电冰箱,空调,什么都有,而且还有家庭影院,级别甚至要比一般的新房高级了不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