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37章 陈学聪

第37章 陈学聪

2018 2018-09-20 16:13:55

翌日,清晨,冯肆来到了警局,同刘柔一起在公安系统里查出了陈哥的身份证信息。陈哥原名叫陈学聪 ,根据他的资料显示,确实是上过大学,而且还是重点的医科大学,不过只是上了两年就因为受到了处分被勒令退学了,学历一栏显示的是大学(肄业)。

看了一眼陈学聪的资料,冯肆有意说道:“小刘,你在这里面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有啊。”刘柔说道:“首先, 这个陈学聪确实在医科大学读过书,而且他还就是我们江城的人,不过,他的家好像在乡下,并不在城里。”

“黄花村。”刘柔念出了陈学聪的身份证地址。

冯肆指着陈学聪的退学时间说道:“记住,时间很重要,这个陈学聪08年肄业,现在是18年了,所以,他至少有了十年的社会经验,在这十年之中,他对医术的认知很有可能已经上升到了另外的一个高度,所以,我们不能小觑。”

“走吧,去陈学聪的老家黄花村看一看。”

虽然,冯肆知道陈学聪敢如此暴露自己的身份,肯定会躲藏的很隐蔽,因此,就算是去了黄花村,肯定也是无法找到陈学聪的。

不过,找不到陈学聪并不代表找不到陈学聪的父母,而且陈学聪从小在村子里长大,村子里的人应该知道陈学聪的有关信息。

黄花村今年开始基础建设,发展的很好。进入村子里一看,家家户户都修起了楼房,可是民风还是很淳朴。

村里人见有警察来,都跑出来看稀奇了,不一会儿的功夫,村长就来了,看见冯肆和刘柔,因为刘柔穿上了警服,村长一眼就认出来了,苦着脸询问说道:“两位警官,是不是我们村子里的谁犯事了?”

刘柔点头,正要说话,冯肆拉了她一下,说道:“村长,陈学聪是你们村子里的人吧?”

“是啊。”村长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他还是我们村子里第一个考重点大学的才子呢,不过可惜了,后来,他家没钱供他读书,在大学里读了两年就退学了。”

刘柔皱眉说道:“可是,现在不是有学生贷款吗?考上了重点大学,就算是家里穷,那也可以贷款读书啊,为什么不去贷款呢?”

村长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唉,那孩子命苦啊……”

村长到时讲了个原本。陈学聪母亲在城里打工,后来就和别人有了关系,他父亲就把他母亲叫了回来,毒打了一顿,那会儿正是暑假,陈学聪回到家要下学年的学费,遇到这样的事情,陈学聪的父亲心里也很气愤,当时说气话就不让他读书了,陈学聪的母亲就因此杠上了,陈父就打陈母,最后骂陈学聪是野种,因为陈学聪长得确实不像他。

后来,硬要拉着陈学聪去做DNA鉴定,结果发现陈学聪真的不是自己的儿子。

陈学聪的父亲一气之下就外出打工了,陈学聪的母亲也外出打工去了。

陈学聪拿着DNA鉴定报告,他一个二十岁的孩子,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后来,陈学聪也消失了。

到了开学的时候,医科大学打电话到村里询问陈学聪的情况,村长这才知道陈学聪没有去学校,村长跟学校的主任说了陈学聪的事情,主任表示理解,但是希望陈学聪能够尽快回到学校,学费可以去申请贷款。”

村长当时也觉得陈学聪这孩子可怜,正巧邻村有人说在城里见过陈学聪在建筑工地打工,于是就去城里找到了他,劝他回去继续上学,以后有了大学文凭好找工作,陈学聪却始终一言不发,一个月去了五次,陈学聪都没有答应。

第二个月,村长再去的时候,陈学聪便已经没有在建筑工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后来,陈学聪的父母离了婚。

陈学聪的母亲心也狠,根本就不管自己的儿子跑到外省去了,听说现在是嫁到了外省,陈学聪的父亲也不管陈学聪,跑到沿海去打工去了,这一去就是十年,一直没有回来。

说着话,村长带着冯肆和刘柔来到了陈学聪家,只见那里是一个破旧的瓦房,屋顶已经有好些地方塌陷了,整个房屋看起来也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村长说道:“唉,十年了,村子里的人都发家致富,盖上了新房子,只有陈学聪家还是这个样子。”

说话的时候,村长一直叹气,一直说陈学聪这娃不容易,随后询问陈学聪是不是犯了什么错事,如果真犯了什么错事,希望冯肆和刘柔能够放他一马。

“那孩子吃了太多苦,要不是他那母亲,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冯肆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也最终闭了口,算了吧,陈学聪都十年没有回到村子里了,告诉村长陈学聪做的事情,村长只会更担忧。

莫名的,冯肆心中竟然隐隐有些难受,刘柔也出人意料的没有抢着说话。

最后在村长的再三追问下,冯肆找了个理由说陈学聪可能和城里的一件扒窃案有关系,城里最近正在严打扒窃案,所以,冯肆和刘柔才来到了黄花村。

村长说了一会儿情,冯肆说这件事情可以酌情考虑,随后推说还有别的事情就离开了。

二人驱车上了绕城高速,刘柔突然咂嘴,说道:“冯哥,你心里有没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冯肆扭头看了刘柔一眼,说道:“你是不是不想查这个案子了?”

“嗯。”没有任何的犹豫,刘柔直接说道:“陈学聪太可怜了,他本来是无辜的,都是因为他的父母,他才会走上这条路。”

冯肆做特种兵的时候懂得一个道理,做人不能太仁慈,思索了一直,说道:“可是,现在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变态狂魔,他已经杀人了,难道你忘了自己险些死在废弃大楼的事情?”

冯肆也是一脸无奈。世间自有法律,不是个人感情用事就能审判一个人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