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11章 死亡威胁

第11章 死亡威胁

2512 2018-09-07 10:06:24

冯肆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看了看墙上石英钟显示的时间,眼见已经到了早晨五点半,自言自语说道:“梦,原来这只是一场梦!”

手机的铃声还在不断的响,上面显示的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号码。

冯肆心中满是狐疑,连忙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响起一阵机械音,虽然古板,但是其中的杀机却相当强烈: “雪狼,是你吗?你没有想到吧,我告诉你,我还没死,你欠我的所有东西,都要还给我!”

冯肆的脸色彻底变了: “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咱们之间的恩怨,与其他人无关,你要是敢滥杀无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电话对面的声音依旧机械,像是在播放电话录音,但是那语意却又完全能够与冯肆的话接上头:“现在知道要保护自己的家人了,你们杀了我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失去家人的痛苦,雪狼,三天后,你会见到你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冯肆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了刘柔的样子:“飞龙,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言那么绝!”

电话里再也没有声音,只有挂断的滴滴声,现在不是夏天,夜很长,夜晚的黑暗,将整个出租屋团团包围,电话里的滴滴声,就像是地狱催命的声音。

哪怕心里素质超强,冯肆依旧感觉惊慌无比,紧握着电话的右手微微颤抖,豆大的汗珠不断顺着脸滴落。

他拿起电话,根据之前来电显示的号码重新回拨,但是得到的结果,就只是那个服务商设置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您查证后再拨!”

冯肆有些抓狂,飞龙这家伙,可是当年边境最出名的毒枭,也是自己当年所在武警部队最大的敌手,冯肆在部队里,足足和这家伙斗了五年,把他手下得力干将全部斩杀殆尽,并且在一次与边境M国联合作战中,最终将这家伙击毙。

飞龙的尸体,他是亲自检查过的,为了确认他的身份,军队还特意做过DNA比对,确定就是飞龙无疑,冯肆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找不到任何办法解释,原本已经被击毙的毒枭,到底是怎么复活的。

想到飞龙在边境地区的残忍手段,冯肆的心快要提到了嗓子眼,这家伙,就是从地狱尽头走出来的恶鬼,若是身边没有刘柔,没有胡庆邦,他完全不介意与他放手一搏,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有了牵挂,而飞龙那家伙又隐藏在暗处,天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手,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冯肆很快恢复了镇定,当年在军队的他智勇无双,精神更是强悍无比,这样的威胁,不止没有把他彻底压垮,反而激起了他心里的斗志:“飞龙,我能击毙你,彻底消灭你的犯罪团伙,今天自然可以再一次送你下地狱,你最好祈祷别犯在我手上。”

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石英钟,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半,冯肆顿时没有了睡意,按照他和刘柔的约定,今天两人会在六点出发,去邻市和失踪孩子的父亲于彪见面。

手机上有着两条短信,冯肆把短信打开,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短信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小冯,去邻市办案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帮你联系妥当了,如果需要当地警方帮忙,替你去捉逃犯,你可以给曲队打电话,他的电话号码是:139xxxx,关于于彪的信息,我也全部打听清楚了,他现在在金圣园小区做工程,为了工程方便,他在下面租了一家底商当做店面,最近活多,人都住在店里,他的电话号码是.......”

没等看完那短信的内容,冯肆已经知道了这两条短信到底是什么人发的,这个李世海的确是个老滑头,发短信的时间,是昨晚十二点左右,自己睡的死,并没有接到他的信息,但是,他却还是能够想象的到,这老家伙之所以那么晚给自己发短信,恐怕到了最后,肯定会找个借口留在本市。

短信最后面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小冯啊,你婶子最近老失眠,家里的儿子又都住的远,我每天都要送小孙子去上学,所以真没有办法陪你们去办案了,更何况,于公呢,我对这案情又不了解,恐怕去了也是给你们两个添乱,于私呢,我这老头子,可不想给你们这小两口当电灯泡。”

冯肆叹了口气:“这老家伙,简直就是一条涂了油的泥鳅,诶。”,拿起手机,拨通了刘柔的电话。

刘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你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在分局等你了。”

冯肆再度无奈的叹气:“这丫头,也不知道每天吃什么,干劲那么足,难道她真的不知道,咱这脑袋受过很重的伤,需要足够的休息与睡眠吗。”

话虽然这样说,作为一个男人,冯肆还是不愿意让刘柔多等,直接穿好衣服,打车回去了分局。

刘柔正在办公室吃着蛋饼,喝着豆浆,看冯肆从外面进来,连忙把一份还带着热气的煎饼果子和用纸杯装着的豆浆递给了他。

冯肆满脸诧异,接过煎饼果子吃了一口:“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一口的?”

刘柔脸色一红,低下了头:“附近只有那一家卖早餐的好不好,我就是随便买了点,谁有工夫去调查你到底喜欢吃什么呢。”

两人吃过早饭,直接上了外面为他们三队配发的一辆东风系列的警车,冯肆坐在架势位置上,刘柔坐在他身边。

冯肆看了看刘柔的黑眼圈:“我的刘大美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咱们昨天似乎并没有加班,怎么精神还这么疲倦?你可别告诉我,你这一晚上都在想那两个案子。”

刘柔不甘心的瞪了他一眼:“我是个操心的人,哪里能像你那么清闲?冯肆,其实我真的想知道,你是怎么确定那具尸体不是于明彤的?”

冯肆似乎并不愿意和她过多的谈论案情,他有共情能力的事情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因此,除非是已经找到了足够的证据,他并不想和人探讨案情:“我说那是我猜的,你信吗?”

刘柔依旧刨根问底:“你觉得我会信吗?上次的跳楼案,我已经知道你是个推理和判断力很强的人,大家都是搭档,你觉得你这么在我跟前装合适吗?”

冯肆叹了口气:“其实,从咱们看到尸体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基本上有七八分的断定,这孩子不是于明彤了,后来咱们去了墓穴,我心里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了。”

刘柔更加好奇:“据我所知,你应该没有见过于明彤吧,又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冯肆:“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从证物里拿走的毯子纤维与布料?”

刘柔眼睛灼灼闪亮:“记得啊,为了那个,你还和那个更年期的老女人闹翻了,不过,我始终还是搞不懂,那些纤维与布料到底说明了什么问题。”

冯肆无奈的叹了口气:“美女,看来你真是对纺织学的东西一点都不懂啊,那毯子,可是用聚丙乙烯制成的化纤材料制成的,因为这种化学纤维有致癌的作用,五年前,国家已经出台了禁令,禁止再把聚丙乙烯用在化纤用品和床上用品里面。”

刘柔点了点头,眼中的疑惑却显得更加深重:“你的意思是说,这毯子至少是五年以前生产的对不对?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