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69章 可疑

第69章 可疑

2250 2018-10-04 08:47:12

“三组员工都是同时上班,同时下班,另外,五年前我们的分工头确实也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他们其实就是技术精湛的工人,我当初就是分工头,除了掌管钥匙之外,我们分工头并没有什么特权。”

随后,冯肆要了程秀芳和另外两个分工头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从印刷厂出来,冯肆看见刘柔在发笑,站在马路边上,转身皱眉看向了刘柔,深吸一口气,抿嘴说道:“刘柔同志,你是不相信我的推理和判断吗?”

“不。”

“呵呵。”

刘柔失声一笑,说道:“我没那个意思,不过,冯哥,你难道不觉得很好笑吗?最有可能包养唐慧的总工头程秀芳竟然是个女人。”

冯肆当然觉得这很好笑,不过,冯肆却并没有笑,严肃着脸说道:“你笑什么,不要再笑了,严肃一点,我们现在是在办案!”

“好好好。”刘柔竭力的忍住了心中想要笑的冲动。

上车之后,刘柔询问冯肆接下来去哪儿,冯肆说先去找程秀芳问一问,因为拿到了程秀芳的地址,虽然冯肆不愿意相信程秀芳包养唐慧是因为同性恋,更不相信程秀芳有高超的开锁技巧,但是一切皆有可能,而且对于女人,这一点其实太好鉴别了。

一个技术精湛的锁匠,她的手上肯定都是磨出来的老茧,冯肆心中暗想:等会儿见到程秀芳,我就先看看程秀芳的手,如果她的手很嫩,没有茧子,那么就说明自己判断错了。

十几分钟的时间,冯肆和刘柔来到了印刷厂总部,先和总部的官员简略的说了一下情况,随后不久印刷厂的人就将正在开会的程秀芳给叫了出来,见面之后,冯肆主动说明了来意,希望程秀芳能够配合调查。

印刷厂招手一名普通员工,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程秀芳当时是总工头的身份,所以,当时程秀芳并没有注意这个事情,后来也只是听印刷厂的工人说唐慧死了,程秀芳才有了一点儿了解,除此之外,程秀芳表示她并不知道唐慧,两人是完全没有交集。

聊天的时候,冯肆一直在看程秀芳的手,发现程秀芳的手很干净,上面并没有茧子,心里知道这事儿肯定跟程秀芳没有关系,聊了一会儿就走了。

车上,刘柔见冯肆一直不说话,回想起自己半个多小时之前嘲笑冯肆的事情,心里隐隐有些愧疚,忍不住说道:“冯哥,你不要灰心,这件案子本来就是悬案,咱们现在查到的线索已经很多了,总工头查不出问题,咱们就查分工头,分工头查不出问题,咱们就查一般的员工,只要咱们坚持不懈,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然后再顺藤摸瓜,抓到凶手!”

虽然刘柔的方法很笨,可是,冯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而他现在正要驱车去的地方就是三年前退休的周师傅家,询问当年的情况。

来到周师傅家,正巧看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院门口的一小块菜田里面浇水,冯肆直接上前询问道:“老人家,你认识这家的周守德师傅吗?”

老人扭头看了冯肆一眼,直起了身子,说道:“我就是周守德,警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冯肆看周守德有些紧张,急忙说道:“老人家,我来是想找你了解一下当年老屋杀人案的情况,并非是您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您也别慌张。”

周守德点头说道:“哦,好好好,来来来,两位警官,请里面坐。”

周守德家里就他一个人,老伴儿两年前死了,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出去打工去了,没有回来。周守德进屋搬了几把椅子出来放在院子里,刘柔和冯肆坐下之后,冯肆说道:“老人家,事情是这样的……”

冯肆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不过并没有告诉周守德,自己来是为了查包养唐慧的那个土豪,而只是说想要了解一些唐慧的行为活动,为后面的分析判断做准备。

周守德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唐慧这个女娃,她是三组的,当时不在我们组,我就见过她两次,上班都打扮的挺花俏,不像是个好女娃。”

后来,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工作上面,周守德告诉冯肆,他说当初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老伴儿病重,剩下的时光不多了,周守德也不会辞职回家,现在,估计也是总工头了。

说起老伴儿,周守德眼里泛着泪花,他说虽然当初放弃了当总工头的机会,不过,他却一点儿也不后悔,钱没了可以再转,但是老伴儿走了就永远走了,那一年是他老伴儿过的最开心的日子。

冯肆坚持听完了周守德的话,心里知道周守德不可能包养唐慧,因为,唐慧工作的那段时间,周守德的老伴儿已经生病了,每天都需要按时回家给老伴儿熬药,擦身子,换床单。

本来,冯肆的想法是总工头有独立的办公室,那么,总工头想要包养唐慧很容易,既然现在不是总工头,那么就只能降一级到分工头身上,蒋先生说分工头是要管印刷厂的钥匙,所以,冯肆觉得可能是分工头带着唐慧在下班之后偷偷开门回到了印刷厂,然后,两人干苟且的事情。

周师傅被排出之后,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分工头赵存友师傅了,很巧的事情,周师傅辞职之后一年,赵存友也辞职了,而且,周师傅年纪大,根据周师傅的描述,赵存友却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四十多岁正是一个男生鼎盛的时候,这时候很容易包养女人,所以,冯肆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最后的这个赵存友身上,来到赵存友家,发现院门上了锁,立了一会儿,附近的一个邻居过来询问:“警察同志,赵存友犯法了?”

“哦,不是。”冯肆笑了笑,说道:“我们在查一个案子,来找赵存友了解一下情况。”这个邻居也八婆,说道:“查案?警察同志,我跟你说,这个赵存友一直就有小偷小摸的习惯,当初,他在别人印刷厂上班就偷厂里的公款,本来,印刷厂的老板还不知道,后来查到之后再三告诫赵存友,他觉得没脸就辞职回来了。”

冯肆心里一咯噔,刚才还在想,分工头一个月就比总工头的工资高几百块钱罢了,怎么可能包养女人呢,而且还拿出一万多给唐慧买苹果手机和苹果电脑,看来,现在找到原因了。

冯肆和刘柔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想的都一样,冯肆笑着说道:“哦,这样啊,那大婶,你知道赵存友现在在哪儿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