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78章 醉酒痛哭

第78章 醉酒痛哭

2207 2018-10-09 18:02:48

“刘柔,怎么样?”冯肆见状,没有办法再去追那个穿滑冰鞋的少年,而是折返回来搀扶住了刘柔,刘柔吐了一会儿,突然“呵呵”苦笑了起来。

冯肆邹眉说道:“怎么了,心里很难受吗?”

“没有,我们走吧。”冯肆扶刘柔上了汽车,随即开车来到了刘柔居住的小区,汽车平稳的停在了单元楼前,路灯光透过车窗玻璃折射了进来,冯肆看见刘柔一抹阴暗中透出的明亮侧脸,说道:“你喝醉了,我送你上去吧。”

“呵呵。”刘柔眯着眼,胡乱的挥舞着手臂,说道:“我没醉,我没醉……来……再喝。”

“你已经喝醉了。”冯肆抿了抿嘴,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将刘柔从车上扶了下来,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呜呜……”刘柔突然呜咽了起来,蹲在了路灯下,哭泣说道:“我不回去,那里不是我的家。”

冯肆抬头朝着住宅楼上方看了一眼,说道:“可是,这里就是你的家啊,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家呢,我们已经到了,来吧,我送你回去。”

刘柔挣脱了冯肆的手,心酸的哭了起来,哽咽说道:“我没有家……呜呜……那只是一个住的房子……父亲被人害死了……可我却查不出杀他的凶手是谁。”

“父亲……对不起……”

冯肆看刘柔哭的很是伤心,站在原地并没有急着上前去搀扶刘柔,抿了抿嘴,动了动嘴皮子,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父爱如山,父亲对刘柔的关爱不少,可是,刘柔却始终查不出当年杀害自己父亲的真正凶手,心里充满了绝望,往事的一幕一幕浮现在了脑海里,父亲当初就是一名警察,正是因为父亲有很重的责任感,所以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刘柔哭了,脑子里是父亲最后一次和自己见面的场景,那是刘柔的生日,刘柔央求父亲不要去工作,希望父亲能够留下来陪伴自己,可是,父亲却执意要出去,父亲的怒吼声让刘柔彻底傻眼了,刘柔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自己很好的父亲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父亲像是变了一个人。

刘柔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心里安静的思考,她想要等到父亲下班回家给父亲道歉,以后自己不会再这样任性了。

那是第一次,刘柔觉得自己错了,从小到大一直迁就自己的父亲在那一刻发怒,刘柔终于反省了过来,其实,父亲一直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刘柔并没有等来父亲回来,而是等待了父亲的死讯,刘柔心中满是绝望,那一天,刘柔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等到刘柔不再哭泣之后,冯肆将她扶上了楼,下来,开车回到家,冯肆回想起刘柔那痛苦的表情,拿出手机给胡庆邦打了个电话过去,说道:“老胡,你给我派的这个刘柔,她的家庭背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给我详细说说。”

“呵呵。”胡庆邦在电话里说道:“怎么,那丫头向你诉苦了?”

“废话少说,赶紧告诉我,刘柔的家庭背景。”

胡庆邦说道:“好好好,就知道你小子心软,我说就是了,刘柔其实比较可怜,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就被一群流氓给害了,因为这件事情,刘柔的父亲加入了警队,仅仅半年时间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警察,后来,也不知道是被人暗算还是刘柔的父亲有什么精神压力,他自杀了。”

“自杀?”冯肆皱眉说道:“可是,刘柔说她父亲不是自杀,这是什么情况?”

胡庆邦说道:“唉,这件事情比较复杂,再说,一心不能二用,你现在先好好查手上的老屋杀人案吧,等这个案子过了,以后有时间,我再详细跟你解释。”

“喂!”冯肆还想说什么,胡庆邦已经挂掉了电话。冯肆深吸一口气,随手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其实,胡庆邦说的没错,冯肆确实很像帮助刘柔,第一是因为冯肆和刘柔接触了一段时间,已经有了感情,第二是因为冯肆不能看见女人哭,刘柔哭成那样,冯肆心里也很难受,仿佛被人打了一拳,所以,冯肆很想帮助刘柔查出真相。

不过,在沙发上安静的思考了半个小时之后,冯肆恢复了理智,胡庆邦说的不错,一心不能二用,现在,自己手上的老屋杀人案都还没有查出案子的真凶,怎么能够再去管别的案子呢。

老屋杀人案本来是已经查到凶手了的,在冯肆看来,其实这个案子并不配成为一个悬案,它能成为悬案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五年前调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那么多的细节,而且,唐慧的母亲也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唐慧死后,她母亲也不想追究,只是将唐慧的骨灰盒带回去,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想到这里,冯肆暗叹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老屋杀人案,这个案子本身的情况已经是摸清了,没摸清的是现在突然冒出来的杀人案,那些绑架赵洋的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绑架赵洋,而且正巧是在自己和刘柔找到赵洋的那会儿突然出现,最后再杀了赵洋,故意用赵洋的尸体告诉自己新的线索。

随后,这后续案子的凶手还去烧了老屋,目的同样也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想要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冯肆想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因为想要牵着警察的鼻子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凶手做了这样的事情,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凶手是个胆大妄为的人,狂傲不羁,自以为的疯子。

第二:凶手是个心思几位缜密的人。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冯肆向来很相信这句话,所以,不管这次的凶手是谁,他敢透露线索给自己,牵着自己的鼻子走,纵然他能想的很全面,但是终究肯定也会露出马脚。

这其实是冯肆在边境地区多次执行任务之后总结出来的一个规律,这世界上即便是最聪明的人也无法在不留一丝线索的情况下成功杀人逃逸,所以,冯肆现在并不担心抓不到凶手,而且,现在只需要等,因为新的线索,凶手肯定会主动的送上门来。

第二天早上,冯肆来到警局,刘柔将冯肆从办公室叫了出来,站在安静的过道上,害羞的说道:“冯哥,昨晚,我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没有啊。”冯肆坏笑说道:“你什么话也没有说,你以为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