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12章 黑心老板

第12章 黑心老板

2552 2018-09-07 11:24:01

对于刘柔的提问, 冯肆万分无语:“我的大小姐啊,你确定自己看过那份案卷?对于于彪的描述,你都还记得吗?”

刘柔羞愧的低下头,默不作声的在脑海里回忆着当时案卷的内容,面容无比严肃。

那个于彪是农村人,因为家境贫寒,初中都没有毕业,就辍学跟着自己的表叔去学习木工和吊顶的手艺,五年后,他基本上已经学会了自己表叔的那套手艺,最终与自己的表叔分家,开始到这边的城市来找活干。

那几年正是房地产业井喷式的发展期,靠着自己的勤奋与聪明,于彪从街头揽活开始干起,最终干成了吊顶行业的小包工头,不止在这座城市里有了自己的房子,而且还从乡下娶了漂亮的老婆,就是报案的当事人李桂香。

这个李桂香人长得漂亮,也能花钱,可是却很懒,从乡下出来后,只是一味的花钱,打麻将,不止不帮于彪做事,而且似乎还和某位男性邻居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于彪原本想要离婚,却没有想到李桂香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怀了孕,于彪那时候已经年过三十,婚姻自然也就拖了下来,李桂香也就越来越放肆,经常趁着于彪不在与那邻居幽会,最终被于彪捉奸在床。

有了证据,于彪再也没有对李桂香手软,终于向她提出了离婚,根据法院的判决,于明彤被判给了李桂香,而于彪则需要每个月给孩子支付一万元的抚养费。

刘柔把案卷中的记载又仔细回忆了一遍,依旧满脸茫然:“我还是不明白,那毯子和剩下的布料到底和于彪这对已经离婚的夫妻有什么关系。”

冯肆的口气满是无奈:“好吧,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来回答,这总行了吧,第一个问题,既然李桂香那么恶劣,为什么于彪一直都忍受着她没有和她离婚?”

刘柔相当干脆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行了,我的冯大侦探,还是你来说吧,别在我面前卖弄了。”

冯肆点了点头:“我想,你应该知道,那个于彪是农村人,而且也没什么文化吧,你知不知道,对于咱们华夏的农民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刘柔并不笨,很快明白了冯肆的意思:“你的意思是生孩子,传宗接代?”

冯肆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再加上这个于彪,应该算是已经逆袭了的农二代,像他们这样的人,为了显示自己有钱,社会地位提升了,就会去盖房,买车,甚至还会娶一个漂亮的小老婆,不信的话,你可以比较下李桂香与于彪之间的年龄差距。”

刘柔重重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于彪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而李桂香呢,才不过只有22岁,却已经和于彪结婚了五年多,就连那个丢失的孩子于明彤,也都已经两岁半了。”

冯肆继续问道:“那么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于彪又会那么义无反顾的和李桂香离婚?”

有了之前冯肆给自己指出的方向,刘柔思考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像于彪那种生意人,肯定特别看重自己的脸面,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去娶李桂香这样的女人。”

冯肆继续帮她补充道:“你这话还是没说到点子上,最重要的一点,因为李桂香与那个男人通奸,恰恰告诉了于彪,于明彤有很大的可能不是他亲生的。”

刘柔豁然开朗:“你这样一说,的确是很多问题也都随之解开了,因为那个孩子可能不是于彪亲生的,所以,才会把他判给了李桂香,并且由于彪来支付抚养费,可是,这个于彪也是够笨的,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如果不确定,他去带孩子做个亲子鉴定不就完了吗?”

冯肆无奈的苦笑:“我的刘大美女,咱们刑警最忌讳的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思维强带入到案件里,那个于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你觉得以他的文化水平会知道亲子鉴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吗?”

刘柔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咱们似乎跑题了,你还没有对我说过,为什么你可以断定那个孩子不是于明彤呢?”

冯肆有些宠溺的在她头上敲了一把:“案卷啊,你自己去想想,那个李桂芝,一共报了多少次案,又有多少次到咱们刑警队来催咱们尽快办案还不明白吗?”

刘柔更加疑惑了:“一个母亲关心自己的孩子,那不是人之常情吗,你又从这里看出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来了?”

冯肆:“对啊,一个那么关心自己孩子的母亲,一定会给自己的孩子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东西,她又怎么可能会用那么破旧的毯子包裹在自己孩子的身上,给他穿那种地摊上五块钱一米布料做成的衣服呢。”

刘柔佩服的微微颔首,沉着脸思考起来,但是旋即,她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你这样说也不对啊,万一,那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为了防止他惹人注目,强迫他换了衣服呢?”

冯肆面色依旧平静如常:“这也就是我说为什么我还不敢太肯定的原因,但是,那墓穴,却坚定了我的看法。”

冯肆想要继续给刘柔说自己推理的过程,刘柔却挥手打断了他:“你让我好好想想啊,那个刘柔和于彪都不是本地人,而且本地又没有亲人,所以除了李桂香自己,那个孩子身边,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其他的亲人,更不可能为他去挖那种深坑的墓穴。”

冯肆的眼里混合着赞赏与戏谑:“所以啊,我总说一句话,那就是和聪明人在一起,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而和蠢人在一起呢,就只会越变越笨。”

刘柔却依旧在深思:“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个案子也就真的麻烦了,那充分说明一件事,这两个案子,其实是分开的,我们必须继续寻找于明彤的尸体,同时也要为再去查明那个孩子的身份,可是,现在咱们手里掌握的资料,真的是太少了。”

冯肆再度端起了脸:“刘柔同志,你这人可真是屡教不改,我和你说过,不要把自己的主观想法代入案件里面,那样会影响你对真相的判断,谁告诉过你,那个于明彤一定就死了?”

刘柔再度低下了头:“好吧,这是我的错,我检讨,但是,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冯肆:“咱们不是已经开始进行下一步了吗?那个于彪,不就是咱们接下来要去拜访的人?”

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把车开到了邻市, 冯肆打开车前的导航,输入金盛花园四个字,在导航的引导下很快来到了金盛花园那边。

那是一片才刚刚盖好的楼房,因为已经封完顶的关系,脚手架已经完全拆除,只不过绝大部分都是毛坯房,无数戴着安全帽的人在里面来来往往,看样子,应该是那些已经拿到了钥匙的业主在进行装修。

冯肆下车,拦住一名正在运沙子的工人,向他询问于彪的店在什么地方,听冯肆提到于彪的名字,那工人突然变了脸色,对着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由此可见,这个于彪的人缘很差。

另外一名干活的工人,显然把冯肆和刘柔看成了这里的业主小夫妻,苦口婆心的对他们劝道:“这位兄弟,你要是想去找那个于扒皮给你干活的话,我看还是算了吧,那家伙的心可是黑着呢,说好给你包的料,十成能给你用上七成就已经相当不错了,这还不说,这家伙给咱们干活的人,那也是抠着呢,总想着克扣大家的那点辛苦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