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3章 认罪

第3章 认罪

3048 2018-08-31 11:57:42

听到要把自己铐起来,王杰的眼神中终于第一次出现惊慌的情绪。很难得,一个没有受过专门训练普通人,在这种状态可以坚持这么久才出现情绪波动。

要么就是这人天赋异禀,要么就是这人精神有问题,要么就是有什么外力干预。

“为什么要铐住我,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是我报的警,不是我....”王杰开始狡辩和挣扎。这是本能的反应。

但面对号称警队人形女暴龙,他的反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戴上了手铐的王杰,身上悲伤的感觉又被消弱了几分。

原本装出的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眼神,终于开始灵动了起来。这说明他在拼命思考。

冯肆突然想起了厨房那边散乱的几个药瓶。他立刻走过去,果然在其中发现了一瓶他认识的,丁螺环酮。

这是一种用于治疗全身强直-阵孪性发作、复杂部分性发作和癫癎持续状态的药物。因为辅佐作用相对较小,很多时候也会给抑郁症患者服用,有镇定情绪的作用。

冯肆猜,王杰应该在他们来之前吃过这种药。所以才能保持这种状态这么久。

还以为你真的天赋异禀呢。

冯肆蹲在王杰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妻子的拖鞋呢?”

“我....不知道。”这是忘记给出的答案,有些让人失望。

冯肆继续问道:“你妻子坠楼的时候赤脚的,而你在小板凳上留下的却是拖鞋的鞋印。我刚才找了屋子里没有女性拖鞋。你给我一个解释。”

王杰平静的状态彻底崩溃,他看向冯肆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冯肆很平淡的说道:“认罪吧,你留下的线索太多了。厨房的墙角,窗台,凳子,,还有拖鞋。你那些自以为是的伪装都是在画蛇添足。你不可能逃掉的。”

“我真的没想杀他,是她逼我的,是她逼我的!”

摇了摇头,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是不敢面对现实,他还在给自己狡辩,逃避。他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兴趣了。

跟刘柔打了个招呼,就独自乘电梯回到了楼下。

冯肆摸出一个灰色的烟盒,从里面取出一根没有任何商标的细雪茄。

雪茄才抽到一半,刘柔就带着王杰下来了。远远的看到冯肆惬意的抽着烟,刘柔心里对他刚刚升起的一丝好感,瞬间再次破灭的。

果然还是一个颓废邋遢的大叔。

王杰直接送到的刑警队,刘柔是昂着头走进去的。冯肆跟在后面,押着犯罪嫌疑人王杰。

接下来刑警队的反应,证实了冯肆之前的推测。刘柔果然是从这里出去的。这里所有人都认识她,但看她的眼神中透露出的信息就复杂了。

来的路上,刘柔已经打电话把情况做了简单的汇报。胡副局长和刑警队这边都已经了解了情况。

交接手续很快搞定,王杰直接送进了审讯室。

这位是刑警队长付岭东,一个貌不惊人的面孔,气质平和的男人。当然这肯定只是表象。能在二线城市做刑警队队长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常人。

付队长一看见刘柔,立刻笑着迎了上来。

刘柔姿势标准敬了一个礼:“付队长好。”

付岭东轻轻拍了拍刘柔的手臂:“你这个丫头啊,要么不回来,要么一回来就带着大礼。”

刘柔故作轻松的说道:“顺手抓了一个,就给您送过来了。”

这种的小孩子式的逞强,付岭东当然能够看透,也当然不会拆穿。他看向后面画风明显与其他人不同的冯肆,主动伸出手:

“这位就是冯肆同志吧,欢迎加入江城公安局。”

冯肆也伸出手:“谢谢。”

付岭东说道:“咱们先去小会议室,具体说说案子。”

汇报这种事当然还是刘柔来做。

“我简单说一下案子概况。我们接到所里通知,滨江一号小区有人跳楼。然后我就和冯肆一起去了现场。我们到的时候,120的人已经确认死亡。尸体距离楼体不到两米。所以怀疑死者并不是跳楼。我们上楼询问死者丈夫王杰,发现了一些疑点,质问之下他就承认是他把妻子丢下了楼。”

付岭东说道:“就因为尸体的位置,你们就判断是谋杀?”

刘柔说道:“是的。王杰在报警的时候,明确的说是妻子跳楼。”

正在快速浏览笔录的付岭东,突然抬头问道:“这个王姐当场就撂了,你不是又....”

刘柔脸色一红:“当然没有。是冯肆发现了他对现场进行了伪装,并且明确的指出了他留下的痕迹。”

付岭东看向冯肆:“冯肆同志的观察力很强啊。”

冯肆谦虚的回应:“是碰巧发现的。”

因为王杰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所以接下来的审讯非常顺利。从两人争吵开始,到他把妻子丢下楼,再到他最后伪装现场。

事实与冯肆“共情”状态下看到的有九成相似。共情,不是什么魔法或是预言术。是一种复杂的推演。有可能无限接近事实,但永远不可能是事实。

至于一成的不同,发生在王杰把丁萧萧举到窗户上之后。丁萧萧在那个时候醒了,她曾试图抓住窗框、窗台还有王杰,但最后她什么也没有抓住。

其实这个案子一点都不复杂,但到最后冯肆还是有一个疑问没有答案。

王杰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是离婚,孤独,面子,还是其他什么。

是什么促使他选择宁可丧偶也不离婚。

案子的事算是告一段落,刘柔找了个机会把队长付岭东拉到一旁。

刘柔说道:“队长,你觉得这个案子办得怎么样?”

付岭东点头赞许道:“不错。”

刘柔继续表功:“你看我全程都没有动过手。”

付岭东也不吝表扬:“这个更不错,是个进步。”

刘柔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调回来?”

付岭东微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刘柔又会说这件事。

“小柔啊,处分就是处分。短期内你是不可能再调回来的。”

“要立功,是不是就能早点?”

“....是。”

“但我在下面所里很难有机会立功。”

“今天的表现就不错啊。”

“不是每天都有丈夫会把自己的妻子丢下楼的。”

付岭东板起脸:“刘柔。”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叫她全名。

付岭东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刑警队。所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要接住自己首先是一个警察。作为一个警察,我们都有自己的指责和使命。你不把这想明白,就别想回刑警队。”

“岭东说的对。”不知何时胡庆邦来到了他们身后:“不论如何,决不能忘了我们首先是警察。”

刘柔垂着头不出声,冯肆则是听得一头雾水。

胡庆邦说道:“不过,刘柔同志的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付岭东自然是点头的,这不是附和领导,因为这是事实。刘柔真的是全局上下最能打的那个。就算把武警和特警都算上,她也能排在前几。

胡庆邦接着说道:“年轻同志在基层锻炼是应该的。但也不能浪费他们的能力。”

付岭东继续表示赞同:“胡局说的有道理。”这句就真的是附和领导了。

胡庆邦说道:“我有个想法,大家研究一下。”

领导要开始指示,下属自然是要打起精神端正态度,本子和笔都要拿出来。

胡庆邦轻咳了一声:“我想在重案队、刑警一二大队之外,再成立一个三队。专门处理一些特殊案件。”

付岭东说道:“特殊案件的意思是?”

让自己的秘书,把几份案卷分给几个人。胡庆邦问付岭东:“三个月前,发现婴儿尸骨案,现在是谁在办?”

付岭东回答道:“是二队在办。”。

胡庆邦问道:“有什么新进展?”

付岭东回答道:“他们还在继续梳理线索。”这是一个很官方的回答,意思就是没有。

胡庆邦又问:“二队还有其他任务吗?”

付岭东想了一下说道:“还应该有两个案子在手上。”

胡庆邦微微点头,又说道:“你们桌上的这份案卷,是刚刚从泗安市转过来的,幼儿失踪案。失踪幼儿叫于明彤,男,两岁。孩子的父母离异,失踪前跟随母亲生活。在母亲的居住地失踪,怀疑是被人抱走。本来是普通的儿童失踪案,转到打拐那边跟进。但家属一直认为是绑架。闹了很多次之后,就转到了刑警。

但一周前,家属听说了江城发现幼儿尸骨,便产生了一些联想。”

刘柔心直口快的说道:“这让法医那边做一下DNA比对不就行了吗?”

胡庆邦微微摇头:“我问过法医那边了,说发现的幼儿尸骨已经彻底白骨化,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进行比对的组织。另外,这件事已经在网络中广泛传播了。”

一听到网络,除了冯肆之外的所有人都感觉头大。至于冯肆,他的口袋现还揣着诺基亚呢。

不过片刻之后,付岭东的眉头舒展开来,因为他想通了一件事。

“这就是领导说的特殊案件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