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3389 2018-08-06 09:05:29

跳楼的是鸿益资本上一层的证券公司的女员工。

  为了保险起见,写字楼办公室的窗口都设了保险系统,是根本打不开的,由通风系统解决换气的问题。

  她是从厕所的窗口跳下去的,一心求死,头上还套了个黑色垃圾袋,穿着一件及踝的白色长裙,被血染得斑斑驳驳,两条修长的小腿露在外面,扭曲着形成一个奇怪的角度,

  大楼物业迅速地找来塑料布遮挡了一下现场,接着就是警车呜哇呜哇地开到现场,看热闹的人被拦在警戒线外,好一通忙乱。

  但毕竟身处闹市区的金融大楼,大家忙得个个都要飞起,等到把尸体抬上车,警察撤走之后,除了物业保安还在拿着水龙头拼命冲洗那一块地面,基本也看不到这件事发生的迹象了。

  网上掀起了一阵小热潮,朋友圈里说什么的都有,小助理此刻浑然忘记了刚才的诚惶诚恐,义愤填膺地说:“那些都是乱说,什么感情纠葛,才没有呢,我打听过了,人家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一心扑在工作上,去年还拿了优秀员工奖,简直是职业女性楷模。”

  “哦。”欧阳嘉低头看资料。

  “听说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小助理嘀嘀咕咕地说,“还有人说我们大楼风水不好……”

  “行了,风水好不好的,你要是不打算辞职也得在这里继续上班。”欧阳嘉终于刺了她一句,“工作没完成的话,晚上还要加班。”

  小助理倒吸一口凉气,急忙站起来往外跑:“我不要加班!怪可怕的!有鬼怎么办?!”

倒把欧阳嘉给气笑了,一边摇头一边说:“还是大学生呢,迷信!”

  

  嘴上说着不加班,小助理还是跟着忙活到了八点半,差不多跟组内那几个人一起走的,走的时候来招呼了欧阳嘉一声,欧阳嘉还在做计划书,头都不抬地挥了挥手,小助理机灵地给她换了杯热咖啡,才赶紧跟着大部队一起下去。

  等到欧阳嘉终于有了点眉目,揉着眼睛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又快十二点了。

  是带资料回酒店继续看呢,还是索性看完了这一波再回去?她很快就做出了决定,难得今天情绪正好,脑子份外地清醒,看资料一目十行,心里的决定也越来越清晰,不如就留在办公室做完得了,拼着熬个夜而已。

  但是熬夜归熬夜,人体的正常新陈代谢还是要有的,她抓起自己的化妆包,准备去卫生间解决一下。

  打开办公室的门,她微微诧异,又是一片漆黑,难道罗明的高压只针对自己,别的组都安然无恙了?

  哦对了,白天刚发生了跳楼事件,也许那个百说不厌的都市故事‘office有鬼’又被提出来嚼了一百遍啊一百遍,吓得大家都不敢加班了。

  欧阳嘉撇了撇嘴,往一侧的卫生间走去,走廊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走着,脚步声清脆而单调,长长的影子拖在身后。

  咖系的大理石地砖被顶上的灯照的一览无余,上面的花纹却在人看不到的地方隐隐的起伏着,暗潮涌动一般,慢慢的,浅灰色的影子,没有固定轮廓,随时改变着,慢慢地从墙上,天花板上,地砖上浮现出来。

  尾随在毫无察觉的欧阳嘉身后。

  欧阳嘉来到卫生间门口,这里的灯光要暗淡许多,里面每一扇门都紧闭着,上面绿色的无人提示清晰可见,她随便找了一间推门进去,正在解决问题,忽然听到外面有水流的声音,断断续续,像是有人在洗手。

  奇怪,没听见有人出去啊。

  她也没有放在心上,也许是哪个加班的OL不是来上厕所,就为了洗个脸清醒一下脑子呢。

  但是……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没看见还有格子间里还亮着灯啊,难道是有个人办公室的?鸿益资本有个人办公室的女性主管除了她之外,就是行政部的了,他们没有什么加班的需要啊。

  欧阳嘉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嘛!

  冲了水,她推开隔扇门,往外走去,果不其然,有个穿着渐变色红裙子,身段苗条,长发披肩的姑娘正在洗手台那,手放在水流下,不紧不慢地搓洗着。

  欧阳嘉也走了过去,站到另一个洗手台前,把化妆包在一边放好准备等会卸妆,也把手伸到水龙头下,清凉的水流打在肌肤上的一瞬间,她舒服地轻叹了一声,感觉脑子又清醒了一点。

  一边洗手,她一边偷偷在镜子里打量旁边的人,可是那个姑娘一直低着头,特别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好像洗手是一件庄严神圣的事,要亲眼看着才洗得干净。

  一片死寂中,欧阳嘉觉得自己左手那个被蚊子咬的包突然又痒了起来,哪怕冷水浇着都不能缓解,痒得简直深入到了骨髓里,她情不自禁伸手去抓了抓,没有效果,大概抓破了,又多了一份刺痛,痛痒交加,更是难以忍受的痛苦。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红裙子姑娘突然开口了,声音有点哑,也很低:“加班啊?”

  “啊,是啊。”欧阳嘉正对付手背的包,摸上去硬硬的,比前几天范围还大了点,要命了,这是个毒蚊子啊!

  “真辛苦呢。”红裙子姑娘喟叹道,“当女白领都是这样吗?”

  欧阳嘉觉得她说话有点奇怪,但还是礼貌地回答:“必要的时候,加班是难免的,总不能做不完工作就走吧。”

  “为什么不能呢?”红裙子姑娘强烈地一偏头,表示疑惑,她动作太大了,简直要让人担心她的头会从肩膀上滚下来。

  欧阳嘉心里想:真尼玛做作!一把年纪了跟幼儿园孩子一样卖萌!

  她本来就不愿意多话,淡淡地说:“个人有个人的追求,我就觉得工作挺好。”

  说着,她把手缩回来,看着水流戛然而止,甩了甩手,等着晾干了好去拿化妆包。

  旁边的红裙子姑娘听到这句话,呆了一会儿,却挥手否定了:“不!我也喜欢工作,工作能带给我以前没有的一切!”

  她突然热切起来,转向欧阳嘉,开心地说:“我也要加班!我不回家了!”

  欧阳嘉没说话。

  她死死盯着隔壁洗手池里的水,刚才是流动的,没有看清楚,现在红裙子姑娘把手挪开了,水流自动停止,在洗手池里还打着旋儿,慢慢地向下流的水——

  是红的!血一样的红!一漾一漾地汪在洗手池里,虽然水位下降了,但是血的痕迹清清楚楚留在了洁白的陶瓷面上!

  

“哦,对了!”红裙子姑娘一拍手,带着鲜血的水滴四溅,甚至还撒到了欧阳嘉脸上,让她悚然一惊,情不自禁地抬起头,面对着这个姑娘。

  对方却依然低着头,浓密的长发从两边垂下来,挡住了脸,只能听到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是楼上的,女厕所被封了,所以下来借用一下你们的,不好意思啦!”

  欧阳嘉心里一个声音拼命喊着:别看她!别看她!快跑!跑出去!

  但是她浑身僵硬,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她,完全不由自己的思想指挥身体,她说不出话,闭不上眼,更抬不动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红裙子姑娘慢慢地伸出还在往下不停流着鲜血的双手,慢慢地伸到头发中间,向两侧拨开。

  “谢谢你跟我说话,看清楚我的脸吧,我会记住你的,你也要记住我。”

  红裙子姑娘用一种近乎喜悦的声音在说着,欧阳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眼圆睁,颤抖着想把眼睛闭上,不要看!我不要看!

  但是她做不到!一点都做不到!

  那种明明知道会发生可怕的事,但是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她绝望地想着,这就是杨可说的什么超自然灵异现象?自己今天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了吗?

  突然,一股熟悉的眩晕感觉袭来……

  红裙子姑娘终于慢慢地掀开了头发,她的手势优雅如一个幸福的新嫁娘满怀憧憬地掀开盖头一样,羞涩地扬起一张五官扭曲,血肉模糊的脸,看向面前的人,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迎接她的是一记劈面而来的大耳光,和一个丝毫不带感情的字眼:“滚!”

  红裙子姑娘尖叫一声,用两颗几乎脱落,挂在眼眶上摇摇欲坠的眼珠看了一眼,再度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转身往地上一趴,四肢反向扭曲着,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飞快地移动走了,原地留下两道长长的血痕。

  欧阳嘉对此却不屑一顾,高跟鞋轻轻一踩地面,一个曼妙的转身,面对镜子打开了化妆包,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挑了一只口红,凑近镜子,精心地描绘起来。

  

  过了午夜,别的商业圈已经熄灯关门了,除了街头的烧烤摊,只有沿河的酒吧街还热热闹闹,这里灯光摇晃,点点光芒融在碎波荡漾里,形成奇奇怪怪的光圈,配上热闹的电音,欢呼尖叫,简直不像是还在地球上。

  

大半夜的,杨可鼻子上架着墨镜,穿着潮牌T恤,大金链子在脖子上绕了三圈,一副装逼的模样,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桥头,看了一眼这灯红酒绿的销金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要不是为了查秦东升背后隐藏的线索,他才不会来这种混乱的地方哩!给老婆大人知道那还了得?

  迎面走来一个穿着豹纹胸围和小短裙,踩着及膝长靴的短发女郎,似乎是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凑过来轻启芳唇,娇滴滴地说:“帅哥,请我喝杯酒吗?”

  凑近的时候,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查到了,那个姓秦的,曾经光顾过三星堆酒吧,昨天又去了一趟。”

  杨可面无表情地听完,暗暗地向她眼神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一个很亮眼的面具灯,于是提高声音说:“对不起小姐,我是有老婆的人。”

“切!”豹纹女郎发出一声蔑哼,转身头也不回地摇着腰肢走开了。

  杨可推了一下墨镜,朝着那个面具灯的位置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