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3433 2018-08-04 09:15:15

  欧阳嘉正在苦苦思索,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差点跳起来,杨可反应却很快,伸出一只手往下按,示意她冷静,自己放轻脚步往门口走,嘴上若无其事地问:“谁啊?”

  门外人迟疑了一下,却也回答了,是个男人的声音:“潘教授在家吗?”

  “等会啊。”杨可扬声说了一句,指了指门边的衣架,示意欧阳嘉躲那后面去,到时候来个左右包抄。

  欧阳嘉心领神会,左右看了看,没有趁手的家伙,一步跨到茶几前,抱起了刚才那块‘很难得’的水晶山子。

  “马上来啊!”杨可一边安抚门外的人,一边杀鸡抹脖子一样对她使眼色让她放下。

  开玩笑!那玩意儿死沉的,到时候往来人脑袋上一砸,他亲亲老婆大人说不定就要去蹲大牢了。

  欧阳嘉一咬牙,把高跟鞋脱下来,一手一只反握在手里,细长的鞋跟上闪过一丝不详的锐光,她一溜烟地跑到杨可示意的位置躲好,穿着丝袜的脚在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看她站好了,杨可在原地踢踢踏踏地走了几步,装出从远而近的模样,才走到门边,深吸一口气,转动把手,拉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普通,长相平平,就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路人样,两手空空,看见杨可之后,表现出恰到好处的诧异:“您是潘教授的什么人哪?”

  “哦,我是可靠的邻居!”杨可立刻表明身份,有意无意地试图挡住他的视线,“潘教授家出了点事,我来帮着看房子……”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来人猛地一偏头,从杨可没来得及挡住的角度一眼就把客厅里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杨可已经奋力收拾了,但当时遭到的破坏太摧毁性了,一时难以复原,任凭谁来看都是‘出事了!’的感觉,何况刚才他把一把碎石扔在了地上,旁边茶几上还放着本来应该放在陈列架上的大标本,这简直明白告诉对方‘有情况’!

  果然,杨可心里刚暗叫不好,来人脸色陡变,不退反进,一拳锤在他胸口,力度竟然相当大,杨可毫无防备,一下子被推得向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摔倒。

  来人有一瞬间的犹豫,但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决定,掉头就跑,杨可来不及多想,吼道:“嘉嘉!动手!”

  ‘嗖’的一声,欧阳嘉敏捷地从衣架后面跳出来,右手一挥,高跟鞋就飞了出去,这么近的距离,本来是势在必得,没想到那小子着实有两把刷子,紧急情况下把头一低,虽然姿态狼狈,但竟然躲了过去。

  被这么耽误了一下,这又是一层两户的老户型,公摊面积小,走廊极短,眼看他就要冲下楼梯,逃之夭夭了。

  欧阳嘉不假思索,又是一扬手,左手的高跟鞋也飞了出去,奇怪的是鞋子脱手的一刹那,好像有根丝线一样的东西在她手指和鞋子中间扯了一下,不过这感觉马上就没了,她也就没在意。

  杨可在她后面,精准地判断出了形势,综合对方的速度,欧阳嘉出手的力度,角度,得出一个遗憾的结论,她出手晚了半拍,在高跟鞋追上对方的时候,对方应该已经改变了方向,拐向楼梯,这一下又失手了。

  “唉?!”他还没想完,不可思议的事在眼前就这么发生了,笔直飞出去的高跟鞋在空中旋转着,那个可疑人士侧过身要冲楼梯,本来该是擦肩而过的高跟鞋突然改变了方向,细长的鞋跟‘咚’地一声,狠狠地敲击在对方的脑壳上!

  这一下,打得结结实实的,那个人晕晕乎乎地在原地摇晃了起来,差一点就要整个人翻下楼梯来个大马趴,幸亏他还有点理智,拼着最后的清醒死死地抓住了楼梯把手,咕咚一声在原地摔了个屁股蹲。

  等到眼前那乱冒的金星散去之后,他才看见一张脸正俯视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别急着走啊,还没见到真神不是吗?”

  

  来人局促不安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紧握,再次强调:“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是犯法的,请你们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要心存侥幸。”

  欧阳嘉正在检查自己高跟鞋有没有蹭掉皮,没空理他,杨可和蔼可亲地说:“这怎么能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呢,你不是来找潘教授的吗?这不是潘教授的家吗?我们只是请你进来做客而已。”

  来人顿时紧张起来,东张西望地说:“潘教授在哪儿?你们把他怎么样了?我告诫你们,年纪轻轻,别一时冲动铸成大错,潘教授是个清贫的知识分子,他根本没有钱!”

  欧阳嘉检查完了,一手一只把鞋子重新穿好,这才看向他,冷冷地说:“放心,不用你说,这事儿我比你清楚。”

  来人看着她,喉咙上下动了动,犹豫地问:“你,你是潘教授的什么人?”

  “我是他女儿。”欧阳嘉淡淡地说。

  杨可上前一步,表明身份:“我是他女婿。”

  欧阳嘉面无表情地白了他一眼:“很快就不是了。”

  但来人已经被第一句话打击到了,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喃喃地说:“这不可能!?潘教授从来没提起过他还有个女儿。”

  “啊,是这样没错。”欧阳嘉冷冷地说,“我也不是很想提起他就是了。”

  来人仔细地观察着着她的脸。想从上面找出些熟悉的痕迹,欧阳嘉不耐烦地从包里翻出身份证,往他面前的桌子上一拍:“看清楚吧,是我本人没错。”

  “你……你这不是姓欧阳吗?”

  “是啊,我跟我妈姓,犯法啊?”欧阳嘉倨傲地问。

  她这句其实就是顺嘴挑衅,没想到,来人认真地摇头:“当然不犯法,姓名权是公民的自由权利,跟谁姓都可以的。”

  大概是看过了身份证,他有了一点信任,唏嘘地看了看欧阳嘉:“你们父女感情是不怎么好啊,难怪他给我打电话托付事情的时候,也没提起有你这么个女儿。”

  杨可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打电话?什么时候?哪一天?”

  “就……六月五号啊。”来人不明白地说,“那天晚上,挺晚的了,我突然接到他电话,是用家里固话打的,哦,就是那个。”

  他指向客厅一侧的电话桌,但谁也没在意他的动作,杨可几乎是一步跳上茶几,蹲下身子,眼神凌厉地看着他,追问道:“挺晚是几点?具体到每分每秒!”

  来人被他这突然爆发的气势吓住了,哆哆嗦嗦地摸手机:“我查一下。”

  他颤抖着手划开手机,杨可忍耐着性子看着他调出通话记录,翻了一下,很肯定地说:“夜里十一点零七分。”

  杨可拿过手机,确认了一下,扭头对欧阳嘉重复了一遍:“夜里十一点零七分。”

  他们差不多是十点到普阳街的,没有停留多长时间就离开了,从这里到青桐酒店也不远,十一点零七分的时候,欧阳嘉应该在酒店房间里,杨可则在回家的路上。

  那个时候潘教授还能打电话,证明罪行并没有发生。

  可,欧阳嘉错乱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呢?

  “有……有什么问题吗?”来人嗫嚅着问。

  杨可不答,紧盯着他问:“通话时长九分多钟,你们还挺能聊啊。”

  来人不自然地笑了笑:“嗯呐,潘教授是我的老朋友,我们聊了一点……爱好上的事。”

  “爱好?”杨可上下打量着他,“你喜欢石头?”

  “是啊!”来人顿时来了精神,“我是中华锦绣奇石协会的会员!每年订会刊的那种!有现场活动也都积极地参加。”

  这又是个啥非法组织啊!杨可无力地想着,他一个堂堂地质系大学生,怎么从来没听过还有这机构?

  “老爷子半夜十一点打电话给你,就聊石头?”他讥讽地问,“你觉得这话可信吗?”

  他眯着眼,伸手在来人肩膀上拍了拍:“不怕告诉你,第二天,潘教授就失踪了,当时家里的灯都没灭,邻居报了警,警察来了才看见满屋子被毁得一塌糊涂,书房里遍地是血,定性为恶性入室盗窃人身伤害案,我收拾了两天两夜才收拾出个下脚的地儿,我们俩十点还来过,那时候老爷子好好的,十一点给你打电话?那你就是他最后联系的人,不告诉我们没关系……嘉嘉!报警!”

  他突然提高声音,欧阳嘉条件反射地说了个‘好’,要去掏手机才明白过来,狠狠地从背后给了他一记眼刀。

  杨可只是恐吓,来人却真吓住了,赶紧直起腰杆,拼命摆手:“别别别!是,我承认,潘教授是跟我说了一些私房话,开头我们聊了聊最近流行的奇石,沙漠玫瑰,糖心玛瑙,鱼籽石什么的,行情啊,造假工艺啊,之类之类的,然后才说他最近有一点事,要去外地,可能要离开一阵子,放在我那里的东西要我妥善保管,如果两年之内他不回来,我才可以执行固定流程,我当时就觉得奇怪,潘教授以前的确是个听到哪里有稀罕石头就要去现场的脾气,但他都这把岁数了,什么石头都见过了,没见的也有人捧着送到他面前来请他搭个眼,去哪儿还一去两年?还‘不回来’?我挺担心的,打过两次电话,家里也没人接,就想着今天自己过来看看。”

  然后就遇见了这突然出现,自称是潘教授女儿女婿的神秘二人组。

  “放在你那里的是什么东西?”杨可追问。

  来人深深吸了口气,出乎意料地,他看向站在后面,双手抱胸,近乎看戏的欧阳嘉:“我是个律师,他放在我那里保存的是一份经过公证的遗嘱。”

  杨可大吃一惊,也回头看着欧阳嘉,潘教授立遗嘱不奇怪,但遗嘱的执行律师竟然不知道他还有个女儿,这就意味着……

  相比之下,欧阳嘉比他淡定多了,甚至还笑了笑:“我早就知道没我的份。”

  杨可看着她的微笑,心里一紧,转身凶狠地问:“那遗产受益人是谁!?”

  来人这下警觉起来,一个劲地摇头:“这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我是有职业操守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