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3414 2018-08-07 09:07:16

 三星堆,听起来是个很古朴庄严,拥有无数人类历史瑰宝,充满学术气息的研究专用地方,但是一旦变成酒吧,里面热闹非凡,各种颜色的射灯闪动着,四下乱扫,DJ一边跟抽风一样地摇头晃脑,一边放着时下最热门的嗨歌,嘻哈得一塌糊涂,配上里面跟着音乐乱蹦乱跳,举高双手尬舞的客人,四壁上挂着的各种类型的巨大青铜面具威严地注视着这群魔乱舞的场景。

  杨可越过门口那一排穿黑西装,膀大腰圆的保安,费劲巴拉地挤到里面,要不是脸上的墨镜挡住了他的大部分情绪,早就暴露出东张西望的土包子嘴脸了。

  艾玛,台上嚎那个哥们儿真猛,气真长,周围伴舞的姑娘们穿的真少,腿真长……

  杨可胡思乱想着,挤到吧台边上,做出一副识途老马的架势,对酒保说:“来杯mojito!听说你们这儿有全城最好的柠檬。”

  身材中等的酒保盯了他几眼,拿了一个玻璃杯开始备料,慢悠悠地说:“如果你是看了大众点评,那么你记错了,上面写的是我们有全城最好的薄荷。”

  说着,他娴熟地把几片薄荷叶子撕碎了扔进杯子里,用长柄金属勺子轻轻地捣着,一股清新的味道飘了出来。

  杨可装逼不成,有点尴尬,但想起自己的初衷,还是打了个哈哈,笑着说:“我是经朋友介绍来这里玩的,他叫秦东升,是个律师,你认识他吗?”

  酒保哗啦哗啦地拿着碎冰往杯子里倒,头都不抬地说:“不认识。”

  “不会吧,他也算是常客了。”

  酒保开始往杯子里倒朗姆酒,顺手往舞池里指了指:“这里每个人都是常客。”

  杨可干笑了一声,若无其事地顺着他的手指往舞池里看,仿佛真的只是一个好奇的新客,心里想着,这么快就走到‘诱之以利’的一步,会不会操之过急?

  突然,他眉头乱跳,一把扯下脸上装逼用的墨镜,两眼瞪圆了往舞池里看去。

  不会吧!他怎么好像看到欧阳嘉了?!

  欧阳嘉是家长嘴里的别人家孩子,老师嘴里的好学生,同学嘴里的学霸,有着超强的自制力和毅力,学习的时候心无旁骛,工作的时候兢兢业业,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去逛个街吃个烧烤看场电影就是娱乐了,再多也不过游山玩水逛公园,像酒吧夜总会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从来和她没有一毛钱关系啊!

  他一定是看错了!

  酒保把点缀着翠绿薄荷嫩叶的mojito推到了他面前:“客人,您的酒好了。”

  杨可完全没听见,聚精会神地盯着舞池,希望在人头攒动中再度看到那个似曾相识的面孔。

  出现了!

  他嚯地一声从凳子上直接跳了起来,不顾一切地挤开人群,冲入了舞池中央,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和埋怨。但是等杨可真的到达那个位置的时候,那个人又不见了。

  站在原地,茫然四顾,周围都是穿着超短裙和紧身小吊带的姑娘,长发染得五颜六色,脸上画着浓妆,假睫毛比苍蝇腿还长,血红的唇膏勾勒出几乎一模一样的唇形,看见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有几个胆大的已经上来勾搭,贴着他的身体开始摇摆,大声邀请着:“帅哥!一起嗨啊!”

  “嗨你XX!”杨可急火攻心,感觉自己就跟进了盘丝洞的唐僧似的,这群就是女妖精!

  刚才那个不会是媳妇大人吧!一定不可能,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现实在下一秒就狠狠打了他的脸,杨可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自顾自跳舞的‘辣妹’突然一个旋身,轻巧如一阵风似的绕过面前嗨舞的人,直接跨到了他面前,两人恰好正面相对,一抬眼,四目对视。

  杨可惨叫了一声:“老婆!?”

  欧阳嘉长得不差,但给人的印象也就是清秀佳人,大学时候有好事者做过校花选举,还点评她‘长相寡淡,太素净’,工作之后化妆也是适可而止,从来不做超出商业礼仪的打扮。

  但如今站在杨可面前的她!明媚娇艳,风情万种,完全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眼线勾人心魂,大片橙色眼影抹得浓墨重彩,尾部加了一抹孔雀绿,眼皮上还拍了闪闪发亮的亮片,口红鲜得简直像在昭告天下:老娘最美!

  她依然穿着上班族惯穿的白衬衫,但扣子全部敞开,露出里面黑色的筒状胸围,半截雪白的胸脯,纤细的小腰肢完全裸露在外面,裤子低低地挂在胯上,露着又圆又小形状完美的肚脐,脚踩一双平时的欧阳嘉打死都不会穿的水钻松糕鞋,这让她个头猛蹿,头顶和杨可的眼睛都要平齐了。

  “你你你你你你……”杨可完全傻了,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欧阳嘉似乎对他也不感兴趣,和他对视了十几秒,随着音乐的节奏又开始WAVE起来,眼看就要像刚才那样,一瞬间就跑不见了。

  杨可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难以置信地喊:“你疯啦!?”

  周围的小妞们吃吃娇笑,一边扭动身体一边交头接耳,已经补充出了一个爱恨情仇的故事。

  欧阳嘉低头看了看他抓住自己胳膊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他,这次杨可看得清楚,她的眼睛很清澈,眼神也正常,完全不像是被人下了药之类的迷糊状态。

  但!那怎么解释她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难道离婚的事实刺激了她,开始解放天性了?

  “哦,是你啊。”欧阳嘉平淡地说,仿佛自己在这种地方遇见老公,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跟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遇见同事一个性质。

  “什么叫是我!”杨可简直快疯了,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臂往人群外面挤,“我们出去说!”

  但这时候DJ换了一首疯狂的曲子给凌晨的客人们提提神,大家跟打了鸡血一样满地蹦跶,甚至在卡座上的客人们也被感染,纷纷涌下来参与,杨可拉着一个人还要逆流而上,异常辛苦,引发了一阵又一阵的抱怨。

  好在才挤到一半,有两个黑西装保安大哥神准地出现来解救他们,两边一夹一架,杨可受宠若惊地被他们脚不沾地就给抬了出去,他唯恐欧阳嘉再度溜掉,手上还死死地抓着老婆的胳膊不放,欧阳嘉只能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

  这个奇怪的队伍终于离开了热闹的人群,却没有往门口走去,而是直接走向了通向后面的走廊。

  这一路和前面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虽然墙上的涂鸦还是一贯的古文明风格,各种奇形怪状的浮雕,夸张的面部表情,凸眼阔嘴的人像满布在两侧,让人看着望而生畏,生怕这条路通向的地方也是具有古代气息的‘祭祀坑’什么的。

  杨可开始察觉不对了,猛蹬着双腿:“两位大哥,有话好好说!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不用麻烦二位了。”

  两个黑西装不理不睬,面无表情,一直架着他往里走,杨可心一横,松开了手,竭力扭过头去,对着欧阳嘉大喊:“嘉嘉!你快走!这里没你的事,你赶快走!”

  欧阳嘉被他松开的时候,愣了一下,站在原地,听见他的喊声,抬起眼睛看着他,一双黑眸寒星闪耀,带着逼人的冷静和坚持,几乎是立刻,就不假思索地自己跟了上来。

  杨可急得简直要撞墙,老婆大人这会子玩什么同生共死呢!两个人,跑得了一个是一个啊!

  但是事态已经不由他了,两个黑西装走得飞快,一扇门一扇门地经过,等他终于可以自己两脚着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周围都是回廊的小院子,脚下青石板,头顶是晴朗夜空,院子中央摆着几把竹编的椅子,回廊上面挂着仿古的宫灯,一阵微风吹来,扑鼻的是茉莉的花香。

  这似乎就是老城区的一间小院子,普普通通,等待拆迁,和前面那热闹繁华的酒吧一条街没有任何关系。

  但杨可心里门儿清,能在闹市区保下这么一个幽静的地盘,除了有钱是不够的,这主儿绝对不好惹。

  他警惕地站在当地,看着两个黑西装默不作声地离开,更加警惕了,悄悄地挪了一下,用自己的身体把欧阳嘉挡在了后面。

  “来啦?”从旁边的屋子里走出一个穿着半旧的米色亚麻对襟唐装,一边走一边打哈欠的中年男子,抱怨道,“你们年轻人哪,就是这么有精力,大半夜的还折腾,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走到院子里,捡了一张竹椅坐下,用下巴指了指:“坐啊,还要谁请你?”

  杨可没说话,谨慎地打量着他,欧阳嘉静静地站在他身后,更是毫无声音,连呼吸都几乎听不到了。

  这时候一个黑西装去而复返,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的东西杨可很眼熟:他刚才点了的mojito。

  “哪,你的酒,喝完记得付钱,我这里从来不赊账。”中年人说的很随意,里面的意思却让人不寒而栗。

  杨可笑了笑,很光棍地拿起杯子,仰头咕噜噜地来了个一口闷,末了嘴里嚼着柠檬角和薄荷叶,还混进去点碎冰,嚼得嘎嘎响。

  “酒喝了,钱我付,我和我太太可以走了吗?”他咽下去那口滋味奇怪的糊状物,彬彬有礼地问。

  中年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来都来了,不坐下来聊聊吗?”

  “不好吧。”杨可假模假样地说,“我们夫妻俩有点小争执,是,给您的场子闹了点麻烦,但这种事也常见,您总不至于还要追究我们的责任?”

  中年人微笑着,下一句就让他的笑容僵住了:“我听说,你们俩在闹离婚啊?”

  他怎么知道的!

  满意地看着杨可难以掩饰震惊的情绪,中年人再度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吧,放心,看在潘教授的份上,我也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

  “你认识我爸爸?”从杨可身后,传出了欧阳嘉的声音,冷静如冰,完全不像是误入禁区的紧张。

  “认识,但算不上朋友。”中年人笑了笑,“所以……知道他的遗产居然有我的份,我还挺吃惊的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