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九章

第九章

3465 2018-08-01 09:05:29

“我……”欧阳嘉顿时语塞。

  杨可注视着她的神色,把声音放轻,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我也能理解你,当时你就想敷衍我吧?不不不,不能这么说,你不想让我担心罢了,是不是你上去之后,和爸爸说了些什么,闹得不欢而散,所以你下楼了,但你说谎了,你走的时候他并没睡觉,所以,客厅的灯是开着的,爸爸当时没有睡觉,后来也没有……直到遇上罪犯。”

  欧阳嘉默然,杨可安慰地伸手在她手臂上拍了拍:“放心,我不会对警察说的。”

  他垂头看着盘子里已经逐渐凝固的油脂,脏兮兮的,再也不复烧烤刚端上来时候的新鲜热辣万众期待,反而显得有些碍眼,恨不能立刻让老板收拾掉。

  也许他们的婚姻,在欧阳嘉眼里就是这样的情形吧。

  “然后呢?”紧接着他就听见了欧阳嘉略显尖锐的质问声,“那时候他没有睡觉,所以小偷看着家里有人,也肆无忌惮地进门抢劫了,并且还和他发生了打斗?”

  她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华为手机的屏幕上滑动着,让一张张现场照片都清晰呈现:“他们打着打着,还换地方,从客厅打到卧室,从卧室打到书房,从书房再打回客厅,最后闹得整个家里都一塌糊涂?然后小偷逃跑了,我爸勇猛地追了出去?”

  杨可抬起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欧阳嘉嘲讽的脸:“我从来不知道我爸还是武林高手,这里的小偷也这么猖狂,亮着灯,有人的家里也敢闯。”

  “那什么……”杨可底气不足地试图解释,但被欧阳嘉冰冷的目光给瞪了回去,她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杨可,一字一句地说:“你只管去告诉警察,说我当时说谎了,但我不认为这一点会对破案有什么帮助。”

  “我……”

  “何况我没有说谎。”欧阳嘉打断了他的解释,“我走的时候,他就是已经睡着了。”

  她弯腰拿起放在一边的电脑和公文包,丢下一句:“谢谢你的烧烤,很好吃。”,然后转身离开了。

  杨可傻乎乎地看着她在夜风中亭亭玉立的背影风摆荷叶一般地离去,哀叹一声抱住自己的头:“好像又把事情搞砸了!她该不会以为我在要挟她吧?!”

  

  这一夜欧阳嘉睡得不大安稳,总觉得左手背痒痒的,随便抓挠几下也没解决问题,早上起来就着镜前灯,睡眼朦胧地看了半天,发现手背正中有一个比周围皮肤略红,微微凸起的包,好像是蚊子叮过。

  “你说你!”她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里满嘴白沫,容颜憔悴的女人指指点点,“昨天为什么想不开去跟他吃什么烧烤?马上就要变前夫了,敷衍他干什么?有话就说,说完就走,居然还真去吃烧烤!”

  她仰头咕噜噜地漱口,然后呸呸呸地吐掉,开大水龙头往脸上撩温水,还不忘记自我谴责:“现在好了吧,被蚊子叮了吧?吃烧烤既放纵又不健康,绝对不是良好的生活习惯。”

  可是,昨天夜里,怎么就突然改主意了呢?她一向是个自律的人啊。

  只能说,杨可在她心里的位置,没有想象的那么不重要。

  “算了。”她扯过大毛巾,没头没脸地一顿乱搓,让自己脸上的气血活泛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没有第二次!”

  半小时之后,她照旧容光焕发地出现在环球广场一楼等电梯的人群中,小助理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捧着一个酱汁鸡肉包,奋力地挤到她身边来,气喘吁吁地打招呼:“蕾娜,早啊!”

  “早。”欧阳嘉站得笔直,人群中也显得醒目。

  小助理无视旁边人对她‘插队’的侧目,大模大样地靠着欧阳嘉站好,美滋滋地咬了一口包子,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说:“哎呀,你又用回从前的口红啦?昨天那个颜色其实很好看的,非常衬托你的气质。”

  “哦。”欧阳嘉冷漠地回答。

  “不要老是一个套路,有时候做出些改变,人生都会变得不一样。”小助理陶醉地说。

  说到这里欧阳嘉想起来了,她今天早上特地留意了一下自己的化妆包,那只昨天涂错的钓口红并不在其中,但是等她忽略这事,随手拿了一只口红去卫生间化妆的时候,第一下就觉得不对,顺手往手背上一抹,赫然又是鲜艳的大红色!

  刚刚明明没看到的!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手里了?

  自己这几天是不是压力太大,事情太多,出现幻觉了?

  她暗自思忖着,正好这时候电梯来了,大家一拥而入,欧阳嘉看到里面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几位熟人,刚想点头打招呼,角落里的一个人让她忽然怔了一下。

  身边的小助理快人快语,已经抢先一步大惊小怪地嚷了起来:“本杰明!天啦!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罗明咬着牙,说不出地狼狈,他已经尽量缩在角落里想减少存在感了,总不能背着大家面壁吧,那非被保安当成奇怪变态抓起来才怪,但是只要面对众人,每一个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他两眼,目光中的惊讶一览无余。

  更可恶的是现在还被这个黄毛丫头给一口叫破了!

  他平时也算精心收拾,力求造就精英金融高管形象,卖相不是不能打的,但今天他头发还和平时一样吹得有型有款,休闲西装也不算不风度翩翩,唯独一张脸,虽然戴着口罩,依然能看出边缘部分露出红色的痕迹。

  就像……就像被人扇了一顿耳光一样。

  “过敏,鼻炎犯了。”他呜里呜噜地说,随即把脸一偏,不再理睬了。

  在他偏过头去的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欧阳嘉觉得他斜了自己一眼,眼神里透出复杂的情绪,恼恨,羞怒,还有——恐惧?

  这可真奇怪了,这几天她也没得罪过部门老大啊,昨天上午不还屈尊降贵来自己办公室要和自己‘恳谈’人生前途吗?总不会是听说派出所找她,就吓退了?

电梯在鸿益资本那层停下,几个人纷纷挤出来,欧阳嘉两只手都拎着东西,忽然觉得左手背上又开始痒起来,而且是难以忍受的程度,她皱了皱眉,站在门口的绿植摆设旁边,把电脑包挪到右手,左手反过来在衣服上蹭了蹭,暗想糟糕,刚才应该去便利店买个薄荷膏。

  这小街深处晚上的蚊子可真厉害啊,只怕是毒蚊子。

  她不由自主地挥了几下手,想借着空调的冷气让发红的皮肤镇定一下,没想到最后从电梯里出来的是罗明,正低着头快步走向办公室,转过高大绿植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她正皱着眉在空中做扇风状,当场失控地叫了起来:“别!别打!”

  “啊?”

  欧阳嘉愣了,尴尬地举着左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蜂拥在门口打卡的同事们也被惊动了,纷纷回头张望,窃窃私语。

  “罗主管?”欧阳嘉疑惑地问了一句,慢慢地放下左手,生怕自己哪个动作又引起他的不适。

  罗明勉强镇定下来,干笑着向四周望了望,自言自语地说:“开个玩笑,哈哈!大家早。”

  说着他再不停留,用惊恐的目光看了欧阳嘉一眼,丝毫不顾形象地加快步伐,几乎是小跑着冲进了走廊,背影十分仓皇。

  小助理咬着半个包子走过来,鬼头鬼脑地探问:“本杰明怎么啦,好像被人追杀一样。”

  “别胡说。”欧阳嘉阻止她,“背后议论领导不好。”

  

  但什么都阻挡不了小助理的八卦心态,等到中午下班的时候,她已经满世界搜集情报回来,迫不及待要找个人分享,借着给欧阳嘉拿外卖便当的功夫,神神秘秘地对她说:“蕾娜,我打听到了,你不知道吧!其实我们office,有鬼。”

  最后两个字她是用气声说的,眼睛发亮,异常期待着欧阳嘉的反应。

  欧阳嘉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来,接过她手里的外卖袋:“谢谢,你可以吃饭去了。”,摆明了不想跟她说话的态度。

  但这点挫折岂能吓退小助理,她整个人差不多上半身要趴在桌子上了,胸口压着一摞文件夹也不觉得硌,添油加醋地说:“我综合了各方资料,差不多还原了事情本来的面目!昨天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本杰明回了大楼,然后夜班保安在两点钟进行例行巡查的时候,发现他昏迷在我们公司大门口,被叫醒的时候一脸惊慌,用手臂频频遮脸,喊着别别,啊!”

  她突然拍了一下桌面,把正专心致志在健康色拉里挑鸡胸肉吃的欧阳嘉吓了一跳:“就是今天上午他喊的那样,哎呀,那个位置正好也是昨天他晕倒的位置。”

  “哦。”欧阳嘉继续挑着胡萝卜,只不过这次是扔出去。

  小助理继续兴致勃勃地说:“我听说,他被发现的时候,脸上满是红红的一条一条的痕迹,像是被人打了耳光,可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没有道理到现在还消不掉啊。”

  “你又知道人家消不掉了?”

  小助理‘啧’了一声,得意地说:“我向他秘书打听过了,今天本杰明一直在要冰块敷脸,可是就在刚才还是没消掉呢。”

  她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说:“这不是……鬼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呢?”

  看见欧阳嘉无动于衷的样子,她眼珠一转,继续科普:“蕾娜,你不常在公司不大清楚,我们这个写字楼,真的有闹鬼的故事,比如21层的厕所,最后一间是锁着的,不管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都不要去开门,还有,楼梯间里有一个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每次有人看见‘她’的时候,她都在上楼梯,但是,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她下楼,还有还有……”

  欧阳嘉终于忍不住了:“我觉得你给我当助理真是屈才了,情报部门一定很需要你的加入。”

  “哎呀,还好还好。”小助理谦虚地说,“搜集情报,并且加以整理,综合提取出有用的部分,也是我们做风投的技能点吧,哎,对了!保安说你昨天是十二点之后离开的,按这个时间算,应该跟本杰明就前后脚吧,你没遇见他吗?”

  欧阳嘉立刻摇摇头:“没有啊,我直接下楼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