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3476 2018-08-12 09:04:27

不愉快的记忆翻江倒海一般地涌上心头,罗明愣在当地,脑海里浮现出记忆深处最想忘记的片段,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的夜晚,他面对着的,白色灯光下欧阳嘉毫无表情的脸,狠狠打在脸上的耳光,还有……

  他嘴里不由自主喃喃说道:“须须……须须!”

  

欧阳嘉本来完成了第一个目标,正在等自己的休假单好进行下一步计划,突然听到什么‘嘘嘘’,顿时勃然大怒:“罗主管!请你文明点!”

  

  “不!不是的!”罗明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脸色苍白,跌坐在座位上,胡乱挥舞着双手,眼神在空中乱飘,好像看见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在周围,“到处都是!是它们!须须!是须须!”

  “卧槽!”欧阳嘉见势不妙,敏捷地向后连退了几步,背后撞上门才停下来,警惕地看着刚才还一切正常的罗明此刻似哭非笑,五官扭曲,双手疯了一样在空中划拉,好像在抵挡什么又好像在驱赶什么,不时喊着:“别打!别打!我再也不敢了!须须!”之类的。

  这是什么意思?未必他上次晕倒被保安发现,也是‘嘘嘘’的时候在厕所撞上了那玩意儿?

  咦,自己为什么要用‘也’呢?

  随着她的拉开距离,罗明却渐渐平静下来,眼神也恢复了清明,双手缓缓地放下,他不安地眨动着眼睛,喘着粗气四下看了看,又看向已经退到门口,倚着门一副马上要夺路而逃姿态的欧阳嘉,迷茫地问:“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欧阳嘉催促道,“你说给我批假的。”

  “哦,哦哦!”罗明还没明白过来似的,但乖乖地打开系统,给填了十五天的假期。

  欧阳嘉打开手机,确定之后说了句:“谢谢,那我这就走了,两周后见。”

  “哦。”罗明两眼又有点发直,看着她窈窕背影推门而去,心里总觉得隐隐好像忘记了什么。

  

   杨可把车子停好,这次可不敢再去觅食了,紧张地蹲在街口,伸着脖子盼星星盼月亮地看着环球广场的门口,不时还抬头望一望楼上,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不,欧阳嘉是他见过的最坚强的女性,断然不至于手上多了个星芒图案,发生了一两次精分失忆就想不开的。

  但这种情况难道是一般人类能遇得到的吗?!

  他在胡思乱想,旁边几个茶社里坐在路边藤椅上喝茶的老头,还怪同情地看着他,议论纷纷,有一个甚至大胆地招揽道:“小伙子,做什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遇见什么事了啊,来来来,我今天高兴嘛,不收钱,给你奉送一卦?”

  “谢谢你了大爷,我不搞封建迷信的。”杨可义正言辞地说。

  老者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裤褂,干干净净的,端着茶盅的样子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不凡,闻言也不强求,唏嘘道:“现在的孩子们哪,是不相信这些老黄历喽,就喜欢追个什么星座啊,塔罗牌,那外国人的玩意儿,到中国来能好使?”

  他又凝神看了看杨可的脸,提醒道:“别怪我多嘴啊,小伙子,看你这个面相,可不大好!”

  还真是标准的神棍开口套路呢。

  老者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凝重,半晌叹气道:“小伙子,当心吧,你这人,命数很奇怪啊,和父母,妻儿,都无缘无份,怕是要孤独终老。”

  见鬼的奇怪,不就是想骗钱?!他父母双全,结婚四年,只要这次加把劲把老婆哄好不离婚,明明就会儿孙满堂,哪里来的孤独终老?

  杨可看在他头发都斑白的份上,没跟他计较,蹲累了,站起来踱步,在街头走来走去,不时躲避着飞驰而过的共享单车,突然,他眼睛一亮,终于看见欧阳嘉从大门口走了出来,欢天喜地就奔了过去。

  几个茶友笑着起哄:“看,人家不信。”“砸招牌喽!”

  老者却根本没听见似的,眯着一双松弛眼皮下精明的老眼,聚精会神地盯着正向这边走来的欧阳嘉,看着杨可开车门把她迎上车,才移开视线,喃喃地说:“奇怪,这两人明明是互相冲煞的命,怎么看着竟又如此和谐?”

  

  杨可小心翼翼地护着欧阳嘉坐到了自己那辆小破车上,好像她突然变成了一个易碎的瓷器似的。

  关上车门之后,从座位旁边拿起一瓶水,殷勤地递过去:“喝水。”

  欧阳嘉看都没看一眼:“我不喝饮料的。”

  “知道,我买的苏打水。”杨可就差摇尾巴了,“这附近的小便利店没有巴黎水,不然给你买那个了。”

  欧阳嘉意外地正眼看了他一下:“没想到你还记得。”

  “那是,我老婆的口味我能不记得吗?你喜欢喝气泡水又不爱碳酸饮料。”杨可看着她接过瓶子去,并不打开,放在手里握着,汲取那点难得的凉意。

  这个动作导致她的手背用力,那个肉粉色半透明的星芒标记变得尤为突出。

  杨可竭力忽视视野里这个碍眼的,引发一切惊惧的根本因素,又问:“饿了吗?到午饭的时间了吧?不如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我再送你回来?”

  欧阳嘉想了想,看了一眼时间,摇头说:“离中午还有点时间,我还要再去办点事。”

  “好好!你说!”杨可精神抖擞起来,“去哪儿,我送你,干什么,我陪你,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此言一出,他暗叫糟糕,妈呀,又触到老婆大人的逆鳞了,她之所以要离婚不就是恼火自己成天正事不干,游手好闲?

  但是这次欧阳嘉居然没有开口讽刺,反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点头说:“好。”

  咦!杨可心中一喜,一边打火一边想,亲亲媳妇的态度有所软化啊!难道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她终于知道生命里还是有个人互相依靠的好处了?

  那自己可得把握住这个机会!

  等到发动了汽车他才想起来问:“去哪儿?”

  欧阳嘉掏出手机翻了一下,说了一个地址。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还没到饭点儿,他们刚好完美地错过了高峰期,停在金鼎大厦楼下的时候,杨可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抢先下了车,绕过来替欧阳嘉开门,主动要求:“我和你一起上去。”

  欧阳嘉尽管心事重重,还是勉强地笑了笑:“不用,我很快就完事。”

  ‘完事’,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吉利呢!

  杨可现在一脑子草木皆兵,欧阳嘉一举一动都得揣摩个两三遍,此刻更是坚持:“我在车里待着也很无聊,陪你一起上去吧。”

  他突然有点紧张,把掌心在牛仔裤上蹭了蹭,去掉渗出来的汗,结结巴巴地说:“刚才……我不上去你的公司,是怕你觉得我……可能有点上不得台面。”

  好像那还是很早很早了,他们刚结婚的那个年底,他刚提了车,兴冲冲地去接新婚娇妻下班,想好好表现一下,但是等他上到鸿益资本的那层楼,那天好像正是开总结大会,往来都是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金融精英,他一身还是大学生打扮的模样,牛仔裤球鞋羽绒服,招来无数眼光,甚至可以听得到有人的窃窃私语。

  那次他就后悔了,虽然欧阳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自己有车,用不着你接’。

  可是自己把老婆的车弄丢之后,她也没有让自己接过啊。

  欧阳嘉奇怪地看着他突然变得淡淡悲伤起来,一副文艺男青年的忧郁气质,眼神都不一样了,看得自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赶紧说:“行啊。”

  说完也不理会他,转身向台阶走去,杨可立刻叫着‘等等我!’,长腿一抬,连迈了几级台阶跟在后面。

  

  一直到两人上了十二楼,站在指示牌之前,杨可瞪着金属铭牌上的几个大字‘XX律师事务所’才明白过来,悄声问:“老婆,你不会……”

  欧阳嘉白了他一眼,似乎略带嫌弃之状,率先向里面走去,杨可大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恶狠狠地笑了一声,紧跟在后面

  前台小姐看见他们进来,起身招呼,欧阳嘉胸有成竹,直接开口说:“我和秦律师约好了,我姓欧阳,这是我先生,我们一起的。”

  “哦,是的,欧阳女士请这边走,秦律师正在等您。”前台小姐脸上挂着微笑在前面引路。

  杨可缀在最后,趁前台小姐不注意,低头,悄声在欧阳嘉耳边说:“你早说呀,我也找个趁手的家伙带过来。”

  欧阳嘉莫名其妙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嘀咕道:“有你什么事?”

  “嗨,这种事,难道要你亲自动手吗?”杨可立刻做大无畏状,“我来承担所有后果好了,你就负责在旁边看着,哼!我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满嘴没一句实话,对我们就‘要遵守职业规则’,一转头,什么都卖给他亲舅舅了。”

  他双手交握,把指关节捏得劈啪作响,信心十足地请示:“夫人,打谁!?打哪儿?几分熟!?”

  这句话说得声音略大了点儿,前台小姐诧异地回头,欧阳嘉往后退了一步,用脚后跟重重踩在杨可的鞋上,狠狠地碾了碾,脸上挂起客气的微笑,咬着牙掩饰地说:“着什么急,等我办完事了,我们就去吃牛排。”

  原来是说牛排啊!前台小姐恍然大悟,正好也到了地方,过去敲了敲门,得到应声之后推开,微笑着通知:“秦律师,欧阳女士到了。”

  “请进。”

  欧阳嘉抬起脚,不顾杨可龇牙咧嘴在后面想叫又不敢叫,伸手掠了掠头发,深深吸了口气,像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一样向前走去。

  杨可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丝毫不敢落后。

  但是欧阳嘉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转身,手指伸出来抵住了他的胸口,把他推得往后倒了一步,在杨可诧异的眼神里,淡定地说:“你去那边等我,我跟秦律师单独谈谈。”

  杨可看着她的眼神,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样,但出乎欧阳嘉的意料,他没有纠缠,更没有呱噪,反而认命地沉默了下来,点了点头,一句话不说就走到了一边的等候椅上坐下。

  欧阳嘉看着他的背影,目光闪动了几下,在他坐稳,抬起头来将要和自己视线接触的一刹那,毅然决然地转身,走进了办公室的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