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章

第七章

3584 2018-07-30 09:17:59

 “叮”的一声,电梯门在她面前开启了,里面竟然站着一个人正要往外走,和欧阳嘉面对面地遇上了,两人都吃了一惊。

  “蕾娜,才加完班吗?”罗明首先反应过来,微笑着打招呼,同时迈出了电梯。

  “啊,也没有多晚。”欧阳嘉轻描淡写地说,她很想就此进电梯,但是罗明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身躯阻挡在她和电梯门之间。

  她往侧面跨了一步,想要绕开罗明,但罗明紧跟着也跨了一步,侧身摆出要向那个方向走的模样,仿佛一切都是巧合,若无其事地问:“我回公司来拿份文件,一起走吗?”

  电梯门久久等不到指令,迅速地关闭了,显示出下降的信号,没了电梯里面的灯光,两人就这么暴露在走廊节能灯的照明之下,脸上都显示出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肤色,苍白而生硬。

  “不用了,我们不顺路。”欧阳嘉果断地拒绝。

  罗明了解地一笑:“是,我听你的助理说,你就住在旁边的酒店,啊,说起来之前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我也经常在那里开个房间暂住,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哎,不过酒吧还不错,你去过吗?在十层空中花园那里,今晚上这么巧,不如去喝一杯?”

  他喋喋不休地说着,欧阳嘉心里很烦躁,因为错过了这次电梯就显得更烦躁,但又不能不礼貌地直接打断他的话,毕竟是自己上司。

  因为罗明刚才移动位置的关系,她也不得不半转了个身,面对着他,恰好可以看见一侧的走廊。

  欧阳嘉心想自己一定是用眼过度,或者精神紧张了,不然她怎么眼睁睁地看到雪白的墙壁上浮现出一个接一个的淡灰色阴影——起起伏伏的,好像还在活动!

  她紧张地舔了一下嘴唇,随即感到不由自主的一阵眩晕……

  罗明一面试探地进行着并不过分的邀请,一面关注着她的神色变化,心里痒痒的,他一向自诩风流有品味,对那些所谓办公室猎艳的手段不屑一顾,真是一群不懂欣赏,只知道迷恋年轻肉体,低俗粗鄙的暴发户蠢货,新进公司屁都不懂的黄毛丫头有什么可搞的,唯有像欧阳嘉这样,从入职第一天就野心勃勃,奋力拼杀在职场上,用努力和聪明才智冲到自己面前,有一定资历和地位的,是真正的‘白领丽人’,能把这样的美女拢入掌中才是人生赢家。

  欧阳嘉并不是行政部那群花枝招展的美女,她打扮一直偏向冷淡风,此刻穿着一件浅灰色的衬衫,黑色铅笔裤配高跟鞋,遮掩着身体的曼妙曲线,乌黑秀发披散下来,衬着一张午夜十二点妆容零落的俏脸,笔直地站着,一手拎着电脑包,脸蛋不复二十二岁的饱满晶莹,微微皱眉,略显倦怠,却份外有一种OL的成熟风情,要是能把她搞上手……

  他拐弯抹角地说了这么多,不乏勾搭之意,但欧阳嘉脸上依旧毫无表情,虽然没有娇羞暧昧的许可,但也没有恼怒和拒绝,于是罗明的胆子大起来,伸出右手,试探地握住了欧阳嘉垂落在身侧,拎着电脑包的左手。

  入手的瞬间,他心神一荡,那是超乎他想象中的滑腻柔润,凉凉的,就好像是最上等的玉石,却又如此软嫩,柔弱无骨,仿佛是一团云彩,要缠绵地化在他的指间。

  他不禁加了一把力,紧紧地握住了掌中之物。

  紧接着,他看见欧阳嘉微微挑起了眼尾,用一种他根本看不懂的眼神注视着他,罗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令他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欧阳嘉面无表情地举起了右手,在他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响亮清脆地扇了他一个耳光,紧接着又是一个,随即罗明就感到好像四面八方全都是‘如来神掌’,疾风骤雨地打了下来。

  

  今天入夜又下了一点雨,环球广场门口的空地上有微微的积水,远处停车场门口的岗亭里,保安师傅在打着瞌睡,欧阳嘉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绕开积水的部分,高跟鞋敲打在水泥砖上,发出轻快的声音。

  她刚走到丁字路口,往前就是青桐酒店的高楼大厦,兜里的手机响了,摸出来看了一眼,是杨可。

  欧阳嘉露出完全不加遮掩的厌烦,简直想就此挂掉,但是电话铃锲而不舍地响着,她只能滑动手指接通,没好气地凑到耳边:“喂?”

  “嗨!嘉嘉!往左边看!左边!”手机里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不,之所以听起来是大呼小叫,因为现实中他的声音也在,和手机里形成了一个并不完美的二重唱。

  欧阳嘉把手机放下,冷冷地看向左边,巷子里杨可兴冲冲地跑了出来,大力地挥着手:“我就知道你要加班,所以没打电话给你,一直在那边等着你出来。”

  这难道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欧阳嘉简直想叹气。

  事实上她也确实叹了:“杨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玩这种‘我在楼下等你’的把戏好不好?有话要说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还没有把你的号码拉入拦截黑名单。”

  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暂时。”

  杨可顿时不笑了,赶紧说:“是真的有事。”

  “说啊。”欧阳嘉不耐烦地用鞋尖踢了踢地面,她好累,又好困,刚才出办公室的时候简直睁着眼睛都要睡过去了,迷迷糊糊的就到了电梯里,迷迷糊糊地就到了一楼,走出来被夜风一吹,难得的清新空气才让她清醒了几分,可以站在这里正常对话。

  杨可搓了搓手,向巷子里指了指,讨好地说:“我点了烧烤,边吃边说吧,这家烧烤很有名的,网红圣地,也就是这个点儿了才没人排队,我点了烤鱿鱼,烤鲫鱼,烤排骨,玉米茄子,还点了个锡纸烤脑花!你最近工作忙,用脑过度,是该好好补补。”

  不知道为啥,欧阳嘉本来又困又累,站着跟他说话都不想多两句的,一听到他如数家珍地报菜名,突然口腔里就开始分泌唾液,‘咕’一声,喉头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好像连困劲都消失了。

  “你……不喜欢啊?”杨可谨慎地看着她的脸色,“大学时候咱们不是经常溜出来吃烧烤吗?”

  说完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完蛋了!忘记了老婆现在不是大学女生,是实打实二十七岁精英女强人,坐办公室发号施令,手指动动就几千万资金来往的金融从业人士了,她怎么还会喜欢坐在路边摊吃什么劳什子烧烤!

  都怪自己,刚才等得无聊,打开大众点评搜附近的美食想填填肚子,没想到一眼就看见‘隐藏在巷子里的苍蝇馆子’头一家,著名的网红烧烤,他平常最爱凑热闹,一直想去都攒不到局,今天正好遇见,大喜过望地奔过去一口气点了单,心里只想着等欧阳嘉出来,和她一起分享。

  但是,果然真如她所说,有些事,大学里做是浪漫,成年人就是搞笑吧。

  就在杨可开始垂头丧气等待拒绝的时候,听见欧阳嘉说了两个字:“带路。”

  “啊?哎哎!”杨可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嘉,随即猛醒,大喜过望地去拉她的手,“这边!这边,跟我来!”

  欧阳嘉不习惯地微微缩了一下,但是杨可抓得很紧,几乎是理所当然地拉着她走向巷子深处。

  这时候,两边居民小区的人大多已经睡了,行道树在夜色下看不见有多高,只有一阵风吹过,哗哗的叶片摇晃声证明它们枝繁叶茂,在此地扎根多年,李氏烧烤简陋的招牌在路灯下几乎看不见,狭窄的两间小屋子里全是备料,食材用塑料筐和铁盘盛着一排排摆在铁架子上,墙壁被成年累月的烧烤熏得发黑,又蒙着一层暗污的油腻。

  这个点儿还是有几桌食客的,散坐在人行道上的小桌子周围,背心卷到胸口,桌上杯盘狼藉,脚边竖着七七八八的啤酒空瓶,说的兴高采烈之时,手舞足蹈,一下子不小心就踢翻几个,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这样的就餐环境,欧阳嘉出了大学之后,是很少再有了,但今天她忽然变得平和许多,没有发表尖酸刻薄的挑剔言论,看着杨可手忙脚乱的拿纸巾擦了几遍小方凳之后,就施施然地坐了下来。

  “老板!上菜!”杨可用比平时还要高的声音叫道,“我等的人来了!”

  说完,他转向欧阳嘉,讨好地笑了笑。

  “笑屁。”欧阳嘉有气无力地骂道。

  杨可立刻收敛了笑容,殷勤地问:“要喝啤酒吗?有冰镇的。”

  “不了,我不喝酒。”欧阳嘉环顾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耳边是客人吆五喝六的喧嚣嘈杂,鼻端是浓浓的烧烤香气,那一瞬间好像白天的世界离她远去了,她只要安心地享受美食就好。

  但是,这只是错觉,不管怎么样,总要从安逸的小世界走出来,回到那个残酷又真实的大世界里去的。

  “说吧,找我什么事?”她看着杨可自己拿了瓶酒,没拿开瓶器,利落地用筷子头撬开,心里想着这家伙永远有点歪的技能点。

  “啊,是这样的,今天送你之后,我就回了爸爸家,警察同志说可以收拾东西了,顺便检点一下丢失的财物,给他们提供个清单。”杨可没拿杯子,就着瓶口咕噜噜地喝了一大口,冰凉爽冽的啤酒滑下喉咙,他满意地打了个嗝儿,“基本上,我都搞得差不多了。”

  “辛苦你了。”欧阳嘉心不在焉地说,“其实没必要那么麻烦的,我等你走了才想起来,应该叫个家政保洁过去收拾的。”

  杨可诧异地瞪大眼睛,嘀咕着说:“那可是爸爸的珍藏心血……”

  他看着欧阳嘉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赶紧转了话题:“没关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杨可。”欧阳嘉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尽量摆出自己最诚恳的姿态,企图说服他,“你是个好人,我一直都知道,结婚四年来,你也一直对我不错,这一次我父亲出了意外,多谢你帮忙。”

  杨可琢磨着话头有点不对,尴尬地咧嘴笑了下:“咱俩谁跟谁,别这么客气。”

  “不,话还是说清楚的好。”欧阳嘉坚持道,“你帮了我的忙,我今天和你一起吃饭,都不代表我改变了离婚的念头,你明白吗?”

  杨可脸上火辣辣的,有种被人揭穿心思的恼羞成怒,他带点赌气地说了一句:“那昨天晚上你吻我,也不代表什么吗?”

  迎接他的是当头一棒的意外回答,欧阳嘉的声音都变了:“谁亲你了!?别瞎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