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章

第八章

3509 2018-07-31 09:11:30

 一阵夜风吹来,挂在行道树上当招牌的“李”字红灯笼摇摇晃晃,迷离的红光也跟着忽明忽暗,照着这一方小天地,透出一股奇特非人间的气息。

  杨可傻了,从脖子后面呼呼地冒凉气,大夏天的浑身都冰冷,他呆呆地看着欧阳嘉,后者脸上并没有激愤或者羞恼之色,那起码还可以意味着事情确实发生过只是老婆大人不想认账,可欧阳嘉现在脸上除了惊愕并无其他。

  她是实打实的吃惊,而不是别的情绪。

  就好像那个吻,真的没有发生过一样。

  杨可不自觉地伸手摸向自己的嘴唇,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昨晚的余韵,温热柔软的两瓣嘴唇,和自己热烈地亲吻着,和过去的千百次亲吻一模一样的,是他熟悉的感觉,是他最爱的女人……他不可能弄错的!

  “昨天晚上……”他结结巴巴,急得满头大汗,连说带比划,“就在前面!我停车那地儿,你下车了,我对你喊了句‘嘉嘉,我爱你!’。”

  他们刚才的声音过大,已经惊动了旁边的食客竖着耳朵听热闹,此刻听到这一句,发出惊天动地的哄笑声,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地起哄。

  欧阳嘉抱着手臂,冷淡地看着他,那眼神让杨可觉得自己是个小丑在拙劣地表演,他绞尽脑汁,拼命回想当时的细节,声音越说越低:“然后你就走回来,亲,亲了我一下……”

  糟糕,自己说着好像都没底气了,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幻想?

  “幼稚!”欧阳嘉冷冷地评论,“你觉得这像是我干得出来的事吗?”

  杨可耷拉着脑袋,摇了摇头:正因为不像,所以他乐观地以为,这是欧阳嘉在给他机会。

  “拍偶像剧哪?藕断丝连难分难舍?还在大街上喊什么我爱你,然后我就回头亲了你,是不是下面就是大团圆结尾,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欧阳嘉毫不留情地批判着他,“杨可,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十八岁啊?小男生啊?我们俩加起来五十多岁的人了!就不能以成年人的姿态解决离婚这件事吗?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老婆我错了。”杨可习惯性地道歉。

  欧阳嘉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纠正道:“很快就要是前妻了。”

  这时候烧烤摊老板远远地问:“喂!两位,你们还吃不?”

  两人同时转向烤架的方向,异口同声地说:“吃!”

  周围竖着耳朵的食客们又爆发出一阵大笑,七嘴八舌地起哄:“小年轻,脾气大。”“别动不动就说离婚,好好吃一顿,回家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说。”“啊哟你这话蛮有深意的,不能想不能想。”“扯淡!老子就顺嘴一说,是你这个龟儿子思想不纯洁!”

  老板端着盘子给他们一一上菜,看着这郎才女貌的一对,再吵架也没有发火掀桌子摔家伙,都是文明人的模样,难得地说了句:“能做夫妻都是有缘分的,吃油了嘴,脑子舒服了,再想想他对你好不好,算啦算啦,今天这顿给你们打九五折。”

  老板摇着头走了,后面那群食客顿时把注意力转移到打折上面,纷纷闹着要他给优惠,这边桌子就安静下来。

  “吃吧。”杨可打破了沉默,伸手打开锡纸包,把碟子里的调料浇在热气腾腾颤巍巍的脑花上,“凉了就腥了,不好吃的。”

  欧阳嘉低着头,看着脑花发呆。

  杨可想起那时候他们刚谈恋爱,他兴冲冲地带着欧阳嘉去‘吃遍学校周围所有美食’,第一站就去了‘尖嘴喉舌’,兔头和脑花二连击差点把欧阳嘉吓着。

  那时候他就发现这姑娘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人,什么都藏在心里,明明眼睛都开始四面游弋就是不敢看盘子里龇牙咧嘴的兔头和一整朵成形的脑花,但脸上一点都不流露出来,拿着筷子的手坚定无比伸了过去。

  虽然碰到的一瞬间,她还是过不了心理关,尖叫着扔下筷子站了起来,差点落荒而逃,引得老板娘哈哈大笑,还额外送了她一杯芒果汁。

  “这么多年了,还不敢吃啊?”他略带苦涩地问。

  有些事情,你是始终不能习惯的吧?

  比如烤脑花,又比如我?

  他低头在心里给自己掬了一把泪,再抬起头来,强颜欢笑地说:“那就便宜我喽——”

  最后一个字噎在嗓子里,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欧阳嘉正在仔细地用筷子拨开浇在脑花上面的豆豉酱花生碎香菜小葱等等配料,然后小心翼翼,用几乎是外科手术标准的精细动作,挑起了上面的一根残留血丝……

  “老——老婆?”他胆战心惊地看着欧阳嘉专注的脸色,表情严肃,黑眸冷静,仿佛正在做的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嗯?”欧阳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继续沉浸在‘如何剥离大脑皮层组织血管’的宏图大业中。

  杨可一动不敢动地旁观着,干巴巴地问:“好玩吗?”

  他抓狂地想:以前也没发现老婆大人有这种爱好啊!吃个脑花嘛!多正常!每个人都在吃的嘛!跟嫩豆腐一样,拿勺子舀起来往嘴里送就好了嘛!要关心的只是脑花新鲜不新鲜,调味汁能不能成功地盖住腥气,激发鲜嫩的口感,谁会这么关注上面的血丝啊!

  怎么今天在她做起来,就额外地透着一股近乎诡异的气氛呢。

  欧阳嘉手指突然一用力,筷子尖一挑,那蛛丝一般的血丝应声而断,她诧异地抬头看着杨可,杨可也诧异地看着她。

  “不是说开吃吗?”她不解地看着杨可,“你干嘛呢?”

  杨可简直想跳起来去撞墙,咧咧嘴,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我在看你呀,老婆大人。”

  “这种甜言蜜语省省吧,我没什么好看的。”欧阳嘉皱着眉头,放下筷子,拿起调羹舀了一勺脑花,送进嘴里,抿了一下,轻而易举地咽了下去,嗯了一声,点点头,算是给予了高度好评:“真不错,好吃!”

  老婆大人好像又正常了?

  杨可狐疑地想着,摸起了筷子,也开始大快朵颐。

  这家老板的手艺的确不凡,食材新鲜,调料也是独家秘方,和他平时吃过的不一样,味道绝了,对得起网上的名气,杨可吃得头都不抬,专心致志。

  欧阳嘉虽然一开始挺感兴趣,但坐下来之后,胃口又没有那么大了,吃了两勺脑花,夹了一筷子鲫鱼肚皮肉,筷子在茄子里扒拉了几下,嫌弃地撩了几缕茄子泥入嘴,就捡起穿成一串的玉米粒,一颗一颗往嘴里慢慢地送。

  她看着对面的杨可豪放地抓着一根烤排骨在啃,嫌弃地说:“你今天没吃饭啊?”

  “没啊!”杨可理直气壮地回答,把嘴里的肉咽下去,抬起头,露出油光光的嘴,用餐巾粗鲁地抹了一把,拿起啤酒对瓶吹了一大口,‘哈’了一声,说:“爽!”

  他一天都泡在岳父家收拾残局,早忘记了‘饿’是什么。

  欧阳嘉无奈地叹了口气,难得语重心长地说:“你这种一旦专注起来什么事就废寝忘食的毛病,以后改改吧,别仗着年轻就糟蹋身体。”

  “媳妇,你别光看着别人看不见自己啊。”杨可酒壮怂人胆,斜睨着她挑衅道,“你也没吃晚饭吧?”

  欧阳嘉一晒:“我是女的,女人减肥从来不吃晚饭的,不知道吗?”

  “减什么肥啊,我看就挺好。”杨可嘀咕道,“我娶你那时候,你也是标准三围啊,现在越来越瘦,都快变成——”

  一阵夜风吹来,阴森森的,更加阴森的是欧阳嘉的眼神。

  杨可浑身一机灵,顿时清醒,陪笑道:“我的意思是,工作虽然要紧,也要注意身体呀!”

  他吃饱喝足,顶着欧阳嘉鄙视的目光,终于想起正事来了,赶紧身体前倾,声音放低,做出要谈机密要事的模样:“我整理了一下爸爸的家,大概心里有点数了。”

  “哦,是丢失财物清单吗?”欧阳嘉不在意地说,“这个我还真弄不了,我根本不清楚他有多少财产,一个女婿半个儿,辛苦你了。”

  “不不不。”杨可立刻声明,“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成什么了,一天到晚刺探老丈人有多少家产,都放在哪儿……再说了,爸爸那情况你也知道,老知识分子,又有搜集石头标本的爱好,一生清贫啊,我都怀疑除了退休金之外,他压根没积蓄。”

  欧阳嘉眼皮都不撩一下,显示出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

  杨可看了一眼四周,这时候已是凌晨,食客走了两桌,剩下的一桌是老板熟人,大家干脆坐下来喝酒了,完全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但他还是不放心,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也许,那个小偷也知道。”

  “啊?”欧阳嘉终于有了反应,“什么意思?”

  “我仔细检查了一遍现场,初步看起来,就是小偷没有找到财物,所以把家里毁坏得一塌糊涂以泄愤,但是,我也认识几个道上的朋友,把照片发给他们看了,他们觉得不对头。”

  欧阳嘉冷冷地说:“结婚四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认识道上的朋友呢?出息了啊,杨可。”

  “这不是重点!”杨可一挥手,“你听我说,一般小偷在明面上没有翻到东西,最先考虑的不是毁坏,而是进一步翻找被主人藏起来的财物,越是藏得深的,越有可能是值钱的,找到就发了!入室盗窃的时间有限,他们一般不会干损人不利己的事。”

  他摸摸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一把照片亮给欧阳嘉看:“最常藏东西的地方,床垫下面,鞋柜,卫生间马桶,吊扇上面,卧室床头柜后面……看,奇怪吧?完全没有动过,比起客厅和书房,卧室甚至是受害程度比较轻的地方,连被子都盖得好好的。”

  欧阳嘉认真地看着手机上的图片,杨可下了结论:“如果真是为了劫财而来,别说枕头,床垫都能给你割开,在里面翻个底儿朝天。”

  “所以呢?”欧阳嘉不解地问,“不是为了劫财,那是为什么?”

  杨可看向她寒星一般清澈的黑眸,手指翻到卧室的全景,指着那张整整齐齐,简朴的蓝色空调薄被摊开覆盖床面的双人床,轻声问:“你不是说,你走的时候,爸爸睡了吗?”

  那张床上的枕头被子全部平平整整,完全没有人动过的迹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