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章

第三章

3556 2018-07-26 10:11:32

 欧阳嘉的爸爸,也就是他们两人大学母校的老师,住的房子还是当年学校分配的宿舍,虽然历史悠久,不带电梯,管道老化,但胜在地段良好,闹中取静,同事居多的原因,周围邻居人口也比较简单,没有那些吵吵闹闹的嘈杂烦心事。

  杨可开车把欧阳嘉送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快夜里十点了,老旧的一排排低矮楼房蹲踞在黑夜里,很多人家都已经陷入了安静氛围,孩子们在床上开始安睡,客厅的窗口闪烁着电视的亮光,周围静悄悄的,路灯因为老旧发出昏黄的光芒,天边传来声声闷雷,预示着一场暴雨的来临。

  小区太老了,这个点儿停车位早就满了,所幸也没有很严格的物业在巡逻,杨可就干脆把车就近停在了楼下,看着欧阳嘉解开安全带要下车,叮嘱了一句:“要是爸爸——老师睡了,敲不开门,你去大门左上角那个电箱附近的摄像头后面拿备用钥匙。”

  欧阳嘉开车门的动作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他,突然问:“一起上去?”

  这个地方其实杨可来的次数比欧阳嘉还要多,简直跟自家一样熟,按理说都已经到楼下了,上去拜访一下岳父也是应该的礼数,但杨可居然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了,我在车里等你吧。”

  看欧阳嘉的黑眸里充满了疑问,他苦笑着解释:“去了难道说我们要离婚?大晚上的还让不让老爷子睡觉了,不说的话,周六你来,肯定要说的,到时候他问我们今天看上去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要离婚,又给你添麻烦。”

不知不觉中,他对欧阳嘉说话的语气已经开始微妙地改变了。

  欧阳嘉显然也察觉到了,微一点头,说了声:“也好。”,拿起包,下了车。

  杨可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单元门口,又看了看三楼亮着灯的客厅,心想自己是白嘱咐了,灯还亮着,老师一定还没睡,自己刚才把这个地方的情况说得那么熟稔,欧阳嘉的小心思,千回百转,大概又以为是在想办法套近乎表现,试图挽回。

  其实……也不是不想挽回的,但欧阳嘉的脾气他知道,平时看着不哼不哈貌似温婉,一旦做出了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干脆利落地抽身,从来不拖泥带水。

  她是一次机会都不肯给人的,哪怕是自己这个合法配偶。

  杨可放低座椅,向后仰靠,眼睛正好看着天边乌云里亮起的闪电,蜿蜒如蛇,随着雷声一次比一次的接近,夏天特有的雷暴雨就要来了。

  他正在想着自己后备箱是不是还放了一把伞,就看见欧阳嘉步履匆匆,从单元门口走了出来,形态步履一如往常,看起来不像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

  这时候天空的雨点已经零零星星地落了下来,欧阳嘉加快了步伐,走到车门处的时候,突然一道闪电就在头顶亮起,雪白的电光映着她秀丽而毫无血色的脸颊,让探头去开车门的杨可愣住了。

  欧阳嘉看他僵在原地,不耐烦地抬手敲了敲车窗玻璃。

  杨可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推开车门让她进来,这时候雷声隐隐,从头顶席卷而来,顷刻之间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车窗上,让这一方小小天地充满了世外桃源的味道。

  “没事吧?”杨可至今还没从刚才那惊鸿一瞥的印象里脱离出来,满脑子都是刚才欧阳嘉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他不是没看过欧阳嘉不带情绪的模样……但是心里就是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同。

  刚才的欧阳嘉,那一瞬间让他非常的陌生!

  “什么?”欧阳嘉低头扣安全带,闻听此言,不解地反问了一句。

  杨可把微微颤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力图稳定自己的情绪,向小楼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老师没事吧?到底什么开花了?”

  “哦,没事,爸爸已经睡了,我看了他一下就出来了。”欧阳嘉很自然地回答,说着还笑了笑,“什么开花都不是大事,以后再问吧。”

  杨可也想笑一下,但是笑不出来,只好抬起手指了一下,示意她自己看。

  欧阳嘉侧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但还是不明白,回头用眼神询问:?

  “客厅的灯,怎么还开着?”杨可提醒她,“爸爸不是睡了吗?”

  “啊。”欧阳嘉轻描淡写地说,“我忘记关了。”

  说着她看了看外面的瓢泼大雨,这一会儿就下得很大,钢筋一样粗的雨丝抽打着绿化带里的草木,枝叶都被打得东倒西歪,地面上也很快积起了水。

  这种时候再让她冒雨回去一趟关灯,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车里一时很安静,杨可心里疑惑,但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指神经质地敲打着方向盘,见他久久不开车,欧阳嘉奇怪地看着他:“反正明天早上他起来就知道关了,就这么开一晚上也不至于浪费多少电吧?你还是个环保主义者?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加入什么神秘社团了?”

  “没,没有。”杨可勉强地笑了笑,“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开车。”欧阳嘉显然不想跟他再纠缠什么,直接下了命令。

  杨可没办法,心里嘀咕着发动了汽车,糟糕!该不会是准前妻觉得自己在胡搅蛮缠,制造单独相处机会?

回去的路上,一开始谁都没用说话,直到在一环的高架桥入口不远,欧阳嘉突然开口了:“不是回浅水丽景,我最近住在青桐酒店。”

  杨可修正了目的地,看着屏幕上的导航,怪心酸地说:“你什么时候连家都不回了?”

  “讲道理,那套房子是你的,我们现在要离婚了,我当然要自觉点搬出去。”

  杨可无语凝噎,当初他们俩结婚的时候,这个城市的房价并没离谱,浅水丽景的小户型是父母当毕业礼物送给他的,他们自己又在三环买了个一百二十平的婚房,一直住在那里,这套小户型拿来出租,正好补上婚房的贷款。

  欧阳嘉从美国回来之后,升职加薪,工作变得很繁忙,为了离工作地点近一点,方便休息,就把那套小户型收了回来,多数时间她会住在那里。

  “也好。”杨可听见自己的声音怅然地说,“这就走到财产分割的一步了?小房子是我的,还归我,碧春园的房子,你先住着吧,住酒店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想了想又说,“大房子全归你好了,我是男人,该吃点亏的。”

  “你误会了。”欧阳嘉显然不想多给他哪怕一点表现男人气概的机会,“我没有朝你要房子的意思,到时候该怎么分按首付比例算,说住酒店只不过是陈述事实,那离我的公司只有几步路,马上的这个项目非常棘手,预想而知要日夜奋战,住那么近已经是极限了,总不能睡公司里吧?”

  杨可酸溜溜地说:“真的担当大任了啊?”

  欧阳嘉回以冷淡一笑:“我说了,我一直在往前走。”

  “还有什么要分的,一起来吧,趁热打铁,一晚上说清楚了好算账。”杨可赌气地说,“家具家电都是一起买的,谁要房子谁折价好了,衣服个人归个人,对了,你给我买过几身西装,好像还怪贵的,到时候我折现给你,我不养猫,你不养狗,家里连盆花都没有,不用分了,以前老同学送的结婚贺礼,谁的同学谁拿走。”

  这么说了一会儿,他自己都不免悲从中来,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他和欧阳嘉的四年婚姻是如此名不副实,连共同拥有的东西都少得可怜。

  “孩子呢?孩子怎么办?”眼看下行的路口就在眼前,他破罐破摔地问,“孩子归谁?”

  欧阳嘉怔了一下,冷笑道:“孩子?我们俩哪来的孩子?你生的?”

  她用近乎挑衅的目光在杨可瘦削紧实的腰部扫描了几眼,淡淡地说:“幸亏我们没有孩子,所以离婚都变得容易了,我平生最讨厌所谓‘婚姻出现问题,生个孩子就好了’之类的言论,我们两个成年人都担负不起的责任,为什么要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

  杨可简直万念俱灰,刚才他真的有那么一丝不甘的念头:如果一结婚就抓紧时间要孩子,如果自己当年不同意欧阳嘉去美国,如果他们那时候就有个孩子……现在也该三岁了吧,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会更像自己这么爱玩跳脱,还是跟欧阳嘉一样,是个板着脸的小大人儿。

  但是同时他更清楚的知道,拿孩子留不住欧阳嘉,自己当年若是明刀明枪地反对,阻止她去美国总部交流的机会,只怕那时候离婚协议书就甩脸上了。

  好吧,至少还迟了四年……值了。

  夏天的雷暴雨,是分区域的,刚才下得如此声势浩大,等他把车开到了青桐酒店,已经变成了零星小雨,这一带繁华得多,高楼林立,霓虹漫天,硕大的光字在楼体上闪烁,把马路照得明如白昼。

  在酒店侧门,他停了车,欧阳嘉打开车门,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出去。

  杨可一时冲动,把屁股挪了过去,按下车窗,探出头去,看着准前妻熟悉的窈窕背影,脊背挺得笔直,乌黑秀发挽了上去,露出一截白腻的脖颈,是他最爱的模样。

  “嘉嘉!”他双手合拢做喇叭状套在嘴上,大声说,“我爱你!”

  欧阳嘉转过身来,秀丽的脸上黑眸如寒星,一句话不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杨可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以前大学毕业前夕,他没少在女生宿舍楼下这么喊过,那时候的欧阳嘉,总是红着脸一边嗔怪地回喊‘闭嘴!’,一边娇羞地跺脚,少女情态完全不加掩藏。

  但是……欧阳嘉说了,有些事,大学时候是浪漫,成年人做了,就是可笑。

杨可正琢磨着自己现在算搞浪漫还是可笑,就看见欧阳嘉身形一动,气势汹汹地踩着高跟鞋快步向他走来,一张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她心情好不好。

  糟糕!大半夜的这算骚扰吗?不会挨耳光吧!

  杨可还没想完可怕后果,欧阳嘉已经到了跟前,眼前一花,视野里被塞满她身上那件灰色竖条纹衬衫,紧接着一只手抓住了他的下巴,近乎强硬地把他的脸向上扳了起来。

  随即,一股淡淡的好闻气息侵袭了他整个鼻腔,他此生品尝过的最柔软,最甜蜜的东西印上了他的嘴唇……  

  让他醺然欲醉,脑子一片空白,等再清醒过来的时候,佳人已经渺无影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