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章

第四章

3479 2018-07-27 09:09:19

早上七点半的时候,闹钟准时响起,让昨晚看资料数据一直看到凌晨四点的欧阳嘉简直感觉有一把大锤在狠命地敲打自己的头,她完全是闭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踉踉跄跄地走到茶几处,按掉闹钟。

  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打量着四周环境,确定浴室的方向之后,再度把眼睛闭上,磕磕绊绊地走了过去,头疼,腰疼,脖子僵直如同一根铁棍弯曲不能,一根神经从后脑沿着侧面爬上来,在太阳穴处狠狠地一勒,又往下插入到了一侧眼窝,整个途径都犹如烧红的铁丝,连带着肌肉一跳一跳的灼痛不已。

  她抬手打开水龙头,冷水开到最大,冰凉的水流冲击到手掌上的感觉,刺激得她一跳,胡乱地撩起水往脸上拍着,这才让自己真正地清醒过来。

  欧阳嘉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双目无神的女人,陌生到极致,略带浮肿的眼泡,甚至眼角还出现了一条细纹!足足比她真实年龄老了五岁不止。

  “哦漏!”她痛苦地低吼了一声,简直不能面对晨起真面目的自己。

  但日子还是要过,女人总要挺直腰杆面对每一天的挑战,才能活得自由。

  接下来是她作为一个OL每天必备的战前准备,热水澡,电吹风,黑咖啡,止痛药,隔离打底,水晶蜜粉,大地色眼影盘,梅子色口红……再度出现在镜子前面的时候,又是那个精致妆容,无暇可击的欧阳嘉。

  

  一手拎着电脑,一手抱着公文包,欧阳嘉混在熙熙攘攘涌进环球广场的队伍里,和平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鸿益资本的办公室位于高层,从办公室的大窗户看出去,总能有一种‘尽在掌握’的骄傲感,昨夜刚下过一场暴雨,空气清新,远处的西山轮廓清晰可见,又带着一股大自然的清新之气。

  但是欧阳嘉是没这个福气站在窗口远眺城市景色的,她电脑里还有一大堆数据需要处理,手底下的项目组是新成立的,总有个把人和她的工作步调不符,需要磨合——好吧,是绝大多数人,因为她担任这个项目经理还不到半个月。

  时间,她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蕾娜!”她的小助理是个海龟,最喜欢称呼人的英文名以示亲切,上下无间,言行举止也颇带洋派,进来送文件的时候亲热地招呼道,“你今天气色真好,特别漂亮,哎呀,这只口红是新买的吗?和你平时的风格不一样,但是意外的很合适呢。”

  欧阳嘉听到她说了这一大段,本来被药物压下去的神经痛好像又要发作了,按住一侧突突跳的太阳穴,尽量冷淡地说:“谢谢,文件放下,一杯咖啡。”

  “好的!”小助理仿佛没看见她的脸色,欢乐地答应着出去了。

  什么鬼,为了恭维上司都开始睁眼说瞎话了吗?欧阳嘉腹诽着,自己涂的明明就是一直惯用的那一管口红,什么时候——

  她下意识地向办公桌一侧看了一眼,那里放置着一个她在美国年会上获得的荣誉银杯,擦得光可鉴人,简直可以当镜子用。

  就是太能代替镜子了,只看了一眼,就清清楚楚地发现,她嘴唇上涂的并非是一贯的梅子色,而是鲜艳热烈,网红圈最俏的迪奥999烈焰红!果然衬得她都有几分绝代妖姬的味道。

  “什么鬼!”欧阳嘉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出化妆镜,啪地打开凑到面前,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里那张属于自己的‘血盆大口’,居然是真的?

   她只愣了不到一秒钟,就赶紧把那鲜艳得不像话的口红给擦掉,拿出备用的一管重新草草涂了涂,就开始埋头到工作里面。

  也许就是早上一时疏忽拿错了,不值得多想。

  但是也许上天注定,她这个早上就是不能专心工作,没有五分钟,门开了,她以为是小助理来送咖啡,头都不抬地说:“谢谢。”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已经提前表示感谢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桌前响起,带着些刻意的熟络和热情,“这样的话,我不带来好消息都不好意思了。”

  欧阳嘉的太阳穴又开始跳了,她抿了抿嘴,在抬头之前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罗经理。”

  罗明今年还不到四十,长得也算浓眉大眼,常年在大厦免费健身房锻炼,保持住身体没有一贯中年男人的走形,自觉风流倜傥,最爱和女下属表达并不过分的亲密之意,颇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意味。

  但欧阳嘉自以为绝不在他的狩猎范围之内,她刚进入投资项目部的时候,罗明除了工作相关之外,只是常规的客套,并不会多看一眼这个并非名校毕业,工作资历为零,还没有海外工作经验的新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随着她打了几次漂亮的翻身仗,直到这次打败所有竞争对手,坐上项目组经理的位置,他的态度发生了潜移默化的转变。

  罗明摇了摇手指,故作幽默地说:“一个公司里,到处都是经理,按名片上写的,我也要称呼你一声欧阳经理吗?我们就入乡随俗,彼此叫英文名字好了,蕾娜?”

  尼玛这是哪门子‘入乡随俗’啊!欧阳嘉郁闷得几乎喊出来。

  她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好啊,请问有什么事吗?”

  他作为部门主管经理,手下像她这样的项目组同时有十几个之多,居然在工作时间跑到她办公室来谈工作相关,一定是脑子滑脱了。

  事实证明,欧阳嘉还是低估了对方。

  “我突然想起来,自从你当上项目组经理之后,我们并没有做一次深入的谈话,来了解你身处这个岗位上的感受,或者是需要帮助的地方。”罗明的眼睛闪着暧昧的光芒,循循善诱地说,“这是我这个部门主管的失职啊。”

  欧阳嘉连笑的意思都没有了,皱起眉头直接拒绝:“我想这不是我们该在上班时间谈的事吧?”

  “说得对!”罗明大加赞赏,“所以我中午定了十八层拉维诺的靠窗位置,你中饭想好怎么解决了吗?”

  “啊。”欧阳嘉指了指手机,“订外卖。”

  罗明脸色一沉,似乎对面前女下属的不解风情有点恼火,但随即又和善地说:“蕾娜,我能体谅你初担大任的紧张,你现在一定很惶恐,对未来不知所措,对即将到来的巨大压力没有准备,所以你攒足了力气,以为这样就可以成功,不,我们是该谈一谈了,让我这个前辈告诉你,松弛有度,起起伏伏,才是成功的关键。”

  他正在滔滔不绝地开启心灵鸡汤,忽然欧阳嘉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欧阳嘉瞥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放在平时她直接掐掉了,但是现在面对罗明的长篇大论,她巴不得有个机会打断,立刻按了免提:“喂?”

  “喂?”那边传来一个男人语速很快的声音,背景音还挺嘈杂,“欧阳嘉是吧?这里是锦羊区普中街派出所。”

  “骗子!”欧阳嘉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手指一滑挂断了。

  她觉得自己真有点在发火的边缘了,今天什么日子!从大早上起来就一切不顺,面前站着讨厌的上司,连骗子都见缝插针的打过来电话。

  她保持微笑看向罗明:“您刚才说什么了?”

  “我是说……饭还是要吃的。”罗明被刚才那通电话打扰了一波,自己给自己酝酿的关爱下属好上司的情绪有点崩,但还是按照计划在走,“你真的不愿意……”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欧阳嘉一看,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她忍无可忍地直接挂断。

  “抱歉,我想今天的时间可能不是很合适,我这里有很多工作。”她指了指桌面上的大堆资料,“您也不希望我到下班的时候完不成,还要加班吧?”

  罗明夸张地说:“加班?有谁不加吗?如果今晚加班的话,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去喝点什么……”

  那个号码第三次打过来了,平时悦耳的铃声此刻都变得刺耳,欧阳嘉忍无可忍地接通,对着手机说:“我报警了,就是现在。”

  这一次,对面传来的,竟然是杨可小心翼翼的声音:“喂?嘉嘉?”

  欧阳嘉呼吸一窒:“怎么是你?”

  “我在……这个普中街派出所,你现在赶快过来一下。”他停了停,仿佛知道欧阳嘉在想什么,声音放低地说,“真的有要紧事。”

  

  欧阳嘉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昨天都把底牌亮出来,离婚协议书也扔给杨可了,只要他一签字,两人就可以潇洒转身,分道扬镳,但今天一通电话,又让她随叫随到。

  算了吧,只当是摆脱那个苍蝇一样讨厌的罗明。

  她打车到了目的地,进了派出所大厅,报出杨可给她的一个单号,立刻就被指路到了走廊上一溜的小房间之一,她敲敲门,走进去,里面隔着桌子坐着杨可和一位中年警官,看见她的时候,警官目光陡然锐利起来,上下打量着她。

  “你来啦。”杨可站了起来,略带局促地搓着手,把自己坐着的椅子向她拉了拉,“先坐。”

  “不用了。”欧阳嘉双手抱胸,下巴微扬,斜睨着他,杨可一脸憔悴,看上去比自己早上还要狼狈几分,看上去非常心虚的样子,“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手续在哪儿办?”

  “啊?”杨可愣了,和中年警官交换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什么手续?”

  “签字保释啊!叫我来不就为了这个?”欧阳嘉不耐烦地说,“我不想知道你犯什么事儿了,作为婚姻关系还在存续期的合法配偶,我有这个义务来保释你,但也仅此而已——别跟我解释什么!我相信人民警察是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呃,这位女同志,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信任哈。”中年警官说着,看了杨可一眼。

  然后杨可吞吞吐吐地说:“嘉嘉,你先不要激动,坐下来,听警官慢慢说。”

  “怎么了?”欧阳嘉本能地察觉到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中年警官清了清嗓子:“这位,欧阳嘉同志是吧?今天上午九点我们得到群众报案,在普中街西马巷三里一栋四单元302,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