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章

第五章

3492 2018-07-28 09:38:07

 报案的群众是大学中文系退休的金教授,六十二岁的年纪,小孙子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今天早上老伴打发他下楼遛孙子,他乐呵呵地抱着孩子下了楼,一抬头,赫然发现对面302客厅还亮着大灯。

  昨天虽然下了场雷暴雨,但今天大清早就晴空万里,一丝云都没有,阳光灿烂到极点,正常人家绝不会这时候还开着大灯。

  大家都是知根知底老同事老邻居了,金教授联想到302住的是单身空巢老人潘教授,年纪比自己还要略长两岁,顿时觉得不好,急匆匆把小孙子送回了家,就找居委会,物业,学校退休办……找了一圈,上去敲门没有得到回应,果断报警,打开大门一开,目击者都惊呆了。

  欧阳嘉定定地看着警官摆在面前的现场照片,眼珠都不转一下。

  场面狼藉,犹如台风过境,基本所有陈设在表面的东西,此刻都在地上,而且是七零八碎,连台风过境或者地震的强度都望尘莫及,简直像是把一头怪兽关进了狭窄的空间,让它暴烈地从头踩到尾,破坏了个够。

  客厅,书房,卧室……除了厨房卫生间幸免于难,其余地方都是一团糟,如果说是单纯的入室抢劫的话,小偷的破坏欲也是极强了,似乎不单为财,还为发泄。

  “我……”她艰难地问,“我父亲呢?”

  杨可一直站在她身后,此刻赶紧低头安慰:“爸爸不在房间里。”

  欧阳嘉呆呆地点点头,然后指着一张照片上中间位置说:“有血。”

  那是书房,潘教授住的是三室一厅的户型,因为单身,所以可以单独享有一间书房,三面都是顶天立地的柜子,摆着各种专业书籍和他的收藏品,案发现场基本都在地上了。

  中间原本摆着一张大书桌,现在四脚朝天地翻在一堆碎片上,底下洇出大片暗红色的污渍,警官敏锐地问:“你怎么知道是血?”

  欧阳嘉奇怪地看着他:“不是吗?”

  警官被她噎了一下,杨可急忙打圆场:“放心放心,现场没有找到那个,你懂,爸爸也许现在还活着。”

  的确,虽然地板上的血迹看起来量很大,但是那个书桌下面显然不可能压着一具尸体,除非潘教授突然变成纸片人了。

  “怎么发生的?”欧阳嘉语气干涩,说一句就要停一下,“为什么会……”

  她有点说不下去了,杨可把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稳定她的情绪,转而替她向警官说:“我岳父是个与世无争的老好人,大学退休,说真的也没什么钱,他又爱收集些东西,不为增值,只图个消遣,平时吃穿用度都很一般,实在不像是能让人见财起意的那种目标。”

  中年警官看看他们这一对年轻男女,突然问:“你跟你爸爸的感情,不怎么好嗦?”

  欧阳嘉并没有表示出额外的情绪,淡漠的解释:“他姓潘,我姓欧阳。”

  杨可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在旁边予以补充:“我岳母很早就离婚了,带着我妻子一直生活在外地,她大二的时候才和潘教授见面,呃,这是早年的一些纠葛,跟本案没有什么关系吧。”

  “嗯,我们只是循例了解一下。”警官点头表示理解,“怪不得居委会留的紧急联系方式是你这个女婿的。”

  “啊,是。”杨可惭愧地承认,“潘教授是我的大学老师,我差一点就考了他的研究生。”

  警官点点头,又问道:“你说潘教授喜欢收集东西,都是些什么?”

  “石头啊,他是地质系的教授。”杨可不假思索地说,“家里除了石头就没别的东西了,也不是什么多贵重的东西,纯粹是收集癖,各个地形各个种类的石头,见过没见过的,都爱弄一块摆在家里,跟博物馆似的。”

  “那会不会有很贵重的?比如宝石玉石?”警官显然想到了潜在的作案动机,一针见血地问。

  杨可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钻石标本他倒是有,但不值钱的,他收藏的各种宝石也是作为矿物标本的存在,纯度净度都没有达到宝石级,潘教授这个人,脑子比较学术化,只想着研究价值,不考虑升值。”

  警官来回端详着照片上狼藉一地的石头,确实和自己平常在路边看见的也没什么区别,于是放弃了这个问题,转而问道:“你们昨天晚上来过案发现场,对吧?”

  “对。”这次是欧阳嘉说话了,“我们吃晚饭的时候,爸爸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的有点不清楚,我不放心,吃完了来看一眼,他开车送我来的。”

  警官精准地抓住了这个点:“把当时的情况具体描述了一下。”

  “当时……”欧阳嘉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我上了楼,开门看见了爸爸,他已经准备睡了,聊了两句之后,我就下楼了,然后我先生送我回的酒店。”

  乍听起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但是警官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扫,又问道:“你一个人上楼的?”

  “是啊。”

  杨可咳嗽了一声,补充道:“我在车里等她,前后大约五分钟吧,不超过十分钟,当时还没下雨,具体我没看时间。”

  “你怎么不上去?”警官问道,还笑了笑,“又是女婿又是学生,到了门口也不上楼,不大好吧?”

  杨可还没回答,欧阳嘉就接口了:“本来也不是什么正式拜访,都那个点了,我就是接了爸爸的电话有些不放心,想回去看一眼。”

  “他电话里说什么了?”警官紧追不放地问。

  “说他种的一盆花开花了,很高兴的样子。”欧阳嘉回答完毕,抬起眼睛,平静地看了回去,“怎么,警官,你怀疑我们吗?”

  警官干笑了一声:“没有,只是问问清楚。”

  他从桌上那叠照片里挑了半天,找出一张阳台全景的推到他们面前:“啷个有花嘛?”

  阳台也属于破坏得不那么严重的区域,甚至可以说除了防盗窗上的一个大洞,没有什么损失,晾衣杆上挂着的几件背心长裤居然都还好好的。

  一览无余这是个单身男性的住家,阳台上堆着些生活杂物,但别说花,连个花盆都没有。

  “警官,我爸爸和我们不住在一起,他之前也没养过植物,也许他嘴里说的花,就是很小的多肉什么的。”欧阳嘉淡淡地说,“我敢保证不是什么珍贵的品种,不值得被贼这么大张旗鼓地偷。”

  “你虽然和你父亲感情比较疏远,倒挺了解他哈?”

  欧阳嘉耸耸肩,自嘲地说:“我妈都和他离婚二十几年了也照样知道潘教授嗜石如命,别的都不放在眼里。”

  警官又问了几句,确定再也没有什么了,让他们分别在笔录上签字,说了句‘我们会抓紧时间破案’的,客气地送他们出来。

  欧阳嘉面无表情,走的很快,杨可跟在后面要大步才能赶上她,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没有,我很好。”欧阳嘉向前走着,同时打开手机准备叫车。

  “我送你吧。”杨可赶紧说,“我车就停在前面。”

  欧阳嘉想了想,也没有什么不好,点点头,杨可赶紧一溜小跑,冲去发动了车,兜回来接她,上了车之后,觑着她的面色,小心翼翼地问:“昨天晚上,你不是说去的时候,爸爸已经睡了吗?”

  “啊?”欧阳嘉猝不及防地楞了一下,侧头想了想,“有什么不对吗?”

  杨可干笑了一声,一边转动方向盘往主街开,一边提醒:“那到底是睡还是没睡?”

  “有什么区别?”欧阳嘉不耐烦地说,“你怀疑是我干的吗?看看那现场!我有什么本事能在五分钟之内把整个房间破坏成那样?”

  杨可看了看自己的‘准前妻’,确定她并没有霸王龙血统。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爸爸。”他眼睛看着后视镜,小声碎碎念,“也不知道老爷子现在是不是还平安,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上网发微博吗?还是贴小广告?我想想爸爸最近一次拍照片是什么时候,哎,我手机里没准还真有……”

  欧阳嘉一手撑着头,胳膊肘靠在车窗上,似乎陷入了沉思,杨可的声音越来越小,心里想着,她怕是吓坏了,这种事还是自己去办吧。

  “等等。”欧阳嘉突然坐直了身体,杨可一个急刹车,紧张地问:“你想到什么线索了?”

  “线索?什么线索?”欧阳嘉不明白地反问,“你往哪儿开呢?”

  “去爸爸家啊。”杨可赶紧说,“我问过办案的警察同志了,他们已经对现场检查完毕,连指纹都采集过了,我们可以回去收拾了,哎呀,好好的家变成那样子,今天恐怕得干个通宵了。”

  欧阳嘉皱着眉头,断然拒绝:“没必要,送我回公司吧。”

  “哈啊!?”杨可吃惊得嘴里足足能塞进个鸡蛋,不敢置信地问,“送你回公司?”

  小姐!你爸爸刚遭遇入室抢劫,现场大量血迹,家里被破坏得一塌糊涂,你爸爸下落不明哎!

  “不然呢?”欧阳嘉理所当然地看着他,“我们已经报警了,剩下的事就交给警察同志去负责好了,作为家属,只要耐心等待消息不就行了吗?”

  杨可伸手托了一下,好把自己的下巴归回原位,低声强调:“嘉嘉,出事的是你爸爸。”

  “所以呢?”欧阳嘉冷淡地问,“我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在派出所表演个嚎啕大哭,谁也拦不住,伤心欲绝地被扶着出来,才显得我孝顺吗?”

  “不是……”

  “他现在只是下落不明,又不是真出意外了。”欧阳嘉眼睛看着前方,似乎在对杨可,又像是在对自己说,“我完全相信警察同志,再说了,我也有自己的工作,你知道的,我为了这个机会付出了多大努力。”

  杨可想说什么又住嘴了,叹了一口气,把车子调头开向环球广场。

  

  把欧阳嘉送到之后,他立刻开车返回普中街西马巷,在邻居的指指点点中来到三楼,门口还挂着警方的封条,大门紧闭,他熟练地伸手到老地方摸出了钥匙,插入锁孔,顺利地打开。

  入目就是一片狼藉的现场,他一步踏入,顺手关门,把邻居好奇的目光挡在门外,然后直奔阳台。

  紧接着,他看到了他想看的场面,果然,和他记忆里的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