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3494 2018-08-03 09:06:13

 欧阳嘉却不配合,抱着手臂嫌恶地看着他:“杨可,你无聊不无聊?不说有新发现吗?不是发现了罪犯的痕迹?抓着我问个什么劲儿?”

  杨可低声下气地说:“这一点很重要,我向你保证,来都来了,配合我一下,求你了。”

  这下欧阳嘉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出事的是自己血缘上的亲爸爸,但一直都是杨可这个当女婿的份外热心,衬得自己不像亲女儿,像儿媳妇似的。

  还是个冷酷无情没良心的儿媳妇。

  她不情不愿地站到门跟前,伸手模拟敲了敲:“就是这样啊,我敲了敲门,要数清楚几下吗?我忘记了。”

  “不用不用。”杨可站在她侧后的阴影里,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往下接着演。”

  欧阳嘉忍耐地憋回一口气,生硬地说:“然后爸爸来开门了,有点惊讶,问‘你怎么来了?’,叫我进去,我就进去了。”

  杨可一伸手,从门框上面的一个摄像头后面的墙上某个地方摸了摸,掏出一把钥匙,特意在欧阳嘉面前晃了晃,然后插入锁孔,打开了门:“请进。”

  欧阳嘉白了他一眼,走了进去,借着窗外还亮的天色找到了灯,一路打开。

  房子被杨可这两天大致收拾了一遍,不复从前狼藉一片的垃圾堆样,虽然还是能看出曾经遭受过洗劫,乱糟糟的,但至少都收拾出来了,基本的生活功能都有。

  “然后我就站在这里。”欧阳嘉穿过玄关,来到客厅,站在中间,冥思苦想着,慢慢地回忆,“爸爸问我喝不喝水,我说不了,就来看看,不放心,他笑了,说有什么不放心的。”

  她眉头逐渐皱起,陷入了迷茫之中,“好像……就到这里了,我让他早点睡,他笑着说好,马上就睡,我看他身上确实穿的是睡衣……再后来,看着他进了卧室,我就走了,他送我到门口,很高兴的样子。”

  “等等。”杨可敏锐地抓住了一点,打断了她的话,“你走的时候,他到底是进了卧室,还是送你到门口?”

  奇怪的是,欧阳嘉居然被他问住了,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稍微想想就该有印象的,但是她脑子里像突然多了一层迷雾,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面在飞快地交替,每一个都记忆鲜明,好像都是真的。

  “送我到门口……应该是的……不对不对。”她眼神混乱了起来,使劲地摇着头,“他进卧室了,我站在门口跟他说的再见,然后我出去了。”

  欧阳嘉似乎终于有了判断,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肯定地说:“没错,就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吗?我回到车里之后,你提醒我,灯还没关呢,我说是我忘记关了,那时候爸爸已经睡了。”

  她望向杨可,希望得到对方的认同,却发现杨可的表情变了,几乎可以用严峻来形容,缓缓地点着头说:“对,我记得,你回到车里,我问你,你说爸爸已经睡了,你看了一下就出来,什么开花不开花的不重要,灯开着,是因为你忘记关了。”

  他说的和欧阳嘉记忆里的完全对得上,但是语气和表情,却像是在全盘否定。

  欧阳嘉不明白地看着他:“怎么了?”

  “嘉嘉。”杨可对她扬起手里的钥匙,“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来的时候爸爸还没睡,是他给你开的门,那你拿钥匙干嘛?”

  欧阳嘉第一反应是摇头:“我没有拿过!我根本不知道那里有钥匙!”

  “你知道!”杨可迅速地否定,“就在你上楼之前我跟你说的!那是我第一次跟你说备用钥匙藏在哪儿,因为我想着,你都提出离婚了……以后可能……我就没资格拿着这把钥匙了,所以我跟你说,如果爸爸睡了,敲不开门,你就直接拿钥匙开门,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你不经常来看他,万一有一天,出了什么事,你要开门都没有钥匙,那多惨……”

  他心里难受极了,吃力地笑了一下,笑得比哭还难看,但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赶紧把话题又转回来:“我每次放钥匙都是大头冲里,可是出事后第二天,我拿钥匙的时候,是大头冲外,这不是我的风格,只能是你,你动了这把钥匙,放回去的时候改了方向。”

  欧阳嘉张大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半晌,她蹦出一句:“难道不可能是那个小偷!?”

  防盗窗上那个大洞太显眼,铁丝断口全部冲外,一看就知道是逃跑的出口,但警官一直弄不清小偷进入的途径,如果这把钥匙被人动过,那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必要时候我们可以拿去检验,上面有几个人的指纹。”杨可承认,随即向前一步,紧盯着她的脸,“但嘉嘉,你现在给我好好回忆一下,那天晚上,你真的是敲了门,爸爸给你开了门吗?”

  欧阳嘉瞪着他,两人四目相对,不知不觉,她就像被杨可这句话给蛊惑了一样,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另外的,和她回忆截然不同的画面:

  那还是她,上了三楼,敲门,里面没有回应,她皱了皱眉,踮起脚尖,嘴里嘀咕着‘左上角电箱旁边’,盲目地摸索着,这时候楼道的灯突然灭了,她还狠狠地蹬了一下鞋跟,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声也没有让灯亮起,但手指摸到了一个硬硬的尖端,是钥匙没错。

  她难以置信地举起右手,看着自己的指尖,没错!这才是真实的记忆!她甚至可以想起当初钥匙的尖端划过她指尖的微微刺痛。

  “这怎么……这不是……”欧阳嘉语无伦次地说,“这不对!”

  这跟她记忆里的截然不同!但鲜活犹如真实发生过,之前那个场景倒更加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一切都透着那么假,开门时候爸爸的脸也变得模糊不清,笑起来的样子那么慈祥,就像所有的爸爸看见女儿回家一样。

  但他们之间,并不是那样的父女关系,甚至杨可在潘教授面前都要更随意一些。

  他面对欧阳嘉的时候,总有些不知所措的笨拙和慎重,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轻不得重不得,是不可能对她露出那样的轻松笑脸的……她早该觉得不对。

“我……这跟我记得的不一样?”她喃喃地说,目光中透着难得的迷茫,无助地转向杨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杨可胆气骤升,上前一步护在她面前,豪气万千地说:“别害怕,有我呢!”

  欧阳嘉无语地看着他,就差嫌弃地说一句:有你有什么用?

  “先放下这个问题,再来看这个。”他从一边的茶几上吃力地抱起一个排球大小的石头标本,是一簇簇的白色半透明自然晶体构成的‘山子’,上面点缀着小片小片的玫红,灯光下流光熠熠,美不胜收。

  “看见了吗?”他献宝似地捧到欧阳嘉跟前,“这是很难得的,天然水晶晶簇和尖晶石共生的标本,每一个水晶柱体都是完整的六角形,而尖晶石又是特别难得的玫红色,是不是很漂亮?”

  欧阳嘉暗地里撇了撇嘴,敷衍地点头:“是吧。”

  “再看这个!”杨可把这个放下,从兜里掏出一把碎石给她看,“这个水胆玛瑙!是不是很惊奇?在它形成的过程中,就这么巧,一团水被包裹进了它的内部,又是这么巧,这团水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气泡!这可是几十亿年前的水和空气啊!”

  他两眼放光,说得口沫横飞,欧阳嘉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掌心上的石头,疑惑道:“哪儿有什么空气和水啊?”

  “是没有。”杨可严肃地说,“因为这颗水胆玛瑙被断开了,里面的空气和水都消失了。”

  那你跟我说个毛!?

  欧阳嘉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又拿起半颗水晶,截面上凸起一个发光的金属体,尖锐得和周围的断面都不一致,杨可遗憾地说:“我一直咬定这块水晶里的包裹体是天然黄金,老师说不是,是黄铜矿,果然,他说得对。”

  “我能问一下这到底代表什么嘛?”欧阳嘉有气无力地说。

  杨可一反手,手心里的碎石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炯炯有神地看着欧阳嘉:“你看不出来?”

  “我该看出来吗?”

  “那试试这个!”杨可突然精神起来,转身抱起那个‘很难得’的大标本就要往地上扔,欧阳嘉果断地拿出手机:“我报警了!入室破坏的罪犯其实就是你吧!?”

“我只想让你看看,这个宝贝儿虽然看起来很脆弱。”杨可把晶簇放回原地,爱惜地抚摸着上面一颗颗透明的细长‘尖刺’,“但是我收拾它的时候,发现它完好无损,虽然被扔在地上,一根晶柱都没有断掉,而那些呢?”

  他指了指地上的碎石:“玛瑙也就算了,水晶的硬度足有七点五,那么一只小小的水晶体,就算拿起来往地上狠砸,也绝对不可能摔成两半,何况是在罪犯连晶簇都没摔坏的力度下。”

  “所以?”欧阳嘉疑惑地问。

  杨可压低声音,眼睛骨碌碌地转动了几下,凑在她耳边说:“加上你的记忆被篡改,这就证明,这是一起超自然的灵异现象事件。”

  伴随着他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欧阳嘉觉得后脖子直冒凉气,像是屋子里突然多了一阵阴风,在她身边打着小旋儿。

  下一秒,她就勃然大怒,用力一把推开凑到她面前来的杨可,骂道:“你神经病啊!”

  “哎!”杨可义正言辞地说,“你怎么能不尊重科学呢?一个能徒手掰断水晶晶体的入室盗窃犯,还能篡改你的记忆,这肯定不是一般人类能做到的。”

  “你说这话才叫不尊重科学呢!”欧阳嘉简直气的七窍生烟,“好歹也混了个大学毕业,家里出点事都开始问鬼问神了?”

  杨可近乎无赖地强调:“那你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是怎么进了门的吗?”

  一句话就把欧阳嘉给噎住了,她皱着眉头,手指按在太阳穴上,脑海里两幅场景在激烈地交战,碎片乱飞,不停地在她脑海里闪现,却始终不能前进一步。

  “你拿了钥匙,开了门。”杨可观察着她的神情,一步步引导,“看见什么了?门背后有什么?”

  就在这时候,毫无预兆的,门上响起了不疾不徐的敲击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