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  >  001 救救我的孩子

001 救救我的孩子

2121 2018-09-29 10:01:00

身体的余韵渐渐散去。

明明已经精疲力竭,白芷还是倔强地伸出手,抓住了床边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低声道:“傅宴陵,我……有话想跟你说。”

床边,傅宴陵上身白色衬衣领口大敞,露出衣服下暧昧的红色吻痕,下身黑色的西装长裤却将那双笔直的长腿严严实实裹住,丝毫看不出是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情事。

傅宴陵没转身,只是停下动作,略一回头,冷清的视线淡淡落在白芷身上,从唇缝里挤出一个音节:“嗯?”

白芷陡然攥紧了被子下的手,硬挤出一个笑容:“宴陵,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我……”

她话还没说完,傅宴陵便淡淡打断了她的话:“白芷,你只是一个替代品。”

白芷的身体陡然僵住了,心里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稳住心神,硬撑着那个单薄的笑容,仰头道:“可是她已经去世了,这五年来陪在你身边的一直都是我,五年的感情,难道还不能娶我吗?更何况,我已经……”

“白芷,认清自己的身份。”傅宴陵皱了一下眉,似乎不是很喜欢白芷说的话,他伸手缓慢而坚决地将白芷拉着他衣襟的手拂开,冷漠道:“是我给你的钱不够多,还是你们白家东山再起不需要我的帮助了?你居然妄想成为我的妻子。”

白芷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跟傅宴陵说,可一听到白家连个字,她所有言语瞬间就吞了回去,坐在床上,沉默不语地看着傅宴陵。

傅宴陵伸手将衣架上的西服拿了下来,穿在身上之后,昨夜激情留下的暧昧痕迹彻底被遮住,他又变成了那个外界人尽皆知不近女色冷厉风行的傅氏商业帝国继承人。

傅宴陵的神情变得更加冷漠,回头看了白芷一眼,漠然道:“如果你想结婚,我们随时都可以结束这段关系,但是我的新娘,永远不会是你。”

白芷 一愣,藏在被子里的手心陡然捏紧,那一句一直没有说出口的“更何况,我已经怀孕了”被她连同心中的苦涩一起,藏进了心底深处。

“嗡嗡嗡。”

这时,放在枕边的手机忽然响了,白芷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撑着疲惫的身子,将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一看,是父亲白百川的短信:白芷,我要开一家百货商店,需要五百万启动资金,天黑之前打给我。

五百万。

看到这个数字,白芷咬紧了下唇,用了很大力气紧紧握住手机,才勉强遏制住自己想要将手机扔出去的冲动。

五年前白家公司破产,偌大一个家族一夜之间从云巅坠落,而父亲白百川的尿毒症更是成为压垮白家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为了帮爸爸治病,不惜将自己卖给傅宴陵做地下情人,用自己的身体换了钱给爸爸治病。

如今五年过去,她对傅宴陵的爱成了奢望,父亲却仍旧不思进取,日复一日的问她要钱。

五百万,她从哪里弄呢?

门口忽然传来轻微的响声,白芷猛然抬头,发现傅宴陵站在门口,正打算开门离开。

她深吸了一口气,硬撑着酸软的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走到了傅宴陵身边拉住他的手臂,道:“宴陵,能不能帮我个忙?”

“要钱?”傅宴陵头也不回地问道。

白芷心中咯噔一下,一颗心越发下沉,然而想到父亲的要求,她却不得不点头,笑容更加讨好,柔声道:“我爸爸想开一家百货商店,需要五百万的启动资金,能不能先借给我……”

“白芷。”傅宴陵却是一声冷笑,打断了白芷的话,他终于转头,目光落在白芷脸上,眼底都是对她的嘲讽:“这五年来,你从我这里借走多少钱?什么时候想过还给我?想要就直说,遮掩什么呢?”

“我……”白芷一下哑声了,她脸上越发难堪,但却僵着身体,不能离开。

傅宴陵唇角的笑意却更深了,他侧过身子,伸手一根食指抬起白芷的下颚,凑近了啧啧叹了两声,声音凉薄道:“瞧瞧,你除了这张脸跟深深长得像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她?居然想做我傅宴陵的妻子。”

白芷咬紧了下唇,偏开头想要避开傅宴陵的目光,傅宴陵却用力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凑近了,一双冷冰冰的眸子直视白芷的眼底,淡漠道:“想要钱,就做你该做的事情。”

男人的话语清晰而利索,白芷心中却涌起阵阵难堪,她咬牙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迎头吻了上去。

他们只是金主和地下情人的关系,婚姻只是白芷一厢情愿的幻想。

傅宴陵眼底嘲讽更重,伸手撕开白芷身上摇摇欲坠的睡裙,将她再次压在柔软的床铺上,一点前戏都没有,就从后面撞进了白芷的身体里。

他一面狠狠折磨着白芷,一面从背后深情拥抱她,用带着喘息的沙哑声音在她耳边叫着一个名字:“深深,我爱你……”

“我……不是……叶深深……”白芷沾满汗水的白皙脖颈微微扬起,微弱的声音混合着喘息声断断续续地响起,可不管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多倔强,傅宴陵都像是没听到一言,一遍又一遍呼喊着一个不属于她的名字。

这一场激烈的情事不知维持了多久,白芷从浑浑噩噩的情潮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傅宴陵已经离开了。

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用了好大力气,白芷才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她看了一眼那张支票,唇角掀起一个讽刺的笑容。

她没有伸手去拿,而是直接掀开被子,准备先去浴室洗漱一番。

她的好爸爸可不知道她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跟堂堂傅少厮混在一起,他一定会扒了她的衣服送到傅家去,让傅家对她负责的。

毕竟这可是不多得能盘上傅家的好机会。

然而掀开被子的那一瞬间,白芷却愣住了,床单上为什么会有血?

孩子!

这两个字陡然闯入白芷的脑海中,直到此时,她的肚子才后知后觉地疼了起来,白芷面色一变,忙捂住自己的肚子,挣扎着下床,拨通了床边的座机电话:“喂?120吗?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