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  >  004 我们分手了

004 我们分手了

2097 2018-07-05 11:27:27

“闭嘴!”傅宴陵却像是被刺中什么不能碰触的点,忽然一声低吼打断了白芷的话,他上前一步狠狠扼住白芷的喉咙,冷声道:“你不配提深深的名字!”

白芷被他掐得说不出话来,而门口,白百川却不耐烦了起来:“白芷,你在干什么?赶紧开门!”

“唔唔唔!”白芷双手拼命口中傅宴陵的手腕,希望男人能将她放开,但傅宴陵的双手却纹丝不动。

他一双冰冷的眼眸无情地注视着她,口中吐出残忍的话语:“你真以为自己是一张白纸,人见可怜?我今天就要当着你父亲的面上了你,让他看看他精心调养出来的女儿是什么货色!”

“傅宴陵!”白芷被傅宴陵的话吓坏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傅宴陵的手腕扯了下来,喘着粗气道:“你疯了!”

“我疯了?”傅宴陵低低笑出声来,唇角笑意残忍:“五年前深深死的时候我就疯了,要不然怎么会跟你这种女人搅在一起!”

“你!”白芷心里忽然觉得委屈,傅宴陵一心一意只想着一个死人,可她呢?她在他身上花费五年的青春,岂止是这两年他给她的钱可以换回来的?!他为什么像是个瞎子一样,从来不肯看看她的真心!

她咬牙用力将傅宴陵推开,一句憋了很久的话终于忍不住说了出:“叶深深又不是我杀死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就算当年的交易是我们各取所需,这五年来我是因为你的吩咐才不抛头露面不出去工作的,不然我也不会每次都问你要钱!你凭什么这么恨我!”

傅宴陵一下就愣住了,他向来冷静理智的人,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这样失控过,被白芷一通吼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生气的立场。

毕竟两个人只是金钱和肉体的关系。

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没有了白芷,他也可以花钱去创造一个跟叶深深一模一样的人,来维持他这五年不想醒来的梦。

可他一想到白芷离开他是要去跟别人结婚了,那个曾经从里到外完全属于他的女人将要道别人床上去婉转承欢,一股无名怒火就从傅宴陵心底升起,无法熄灭。

“你休想!”这句话几乎是傅宴陵从牙根里挤出来的,而他刚刚说完,客房大门就被人从外面用暴力的方式踹开了。

白百川一脸不耐烦地冲了进来,怒声道:“白芷,你为什么……啊,傅少?!”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骇然,目光落在衣衫不整的白芷身上时,他的脸色立刻变成了愤怒的涨红:“白芷,你在搞什么?!”

白芷苦苦隐瞒的五年的关系就这样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看着父亲和孙少爷脸上的骇然,她心底一片绝望,苦笑一声,开口道:“爸爸,今天的事情我恐怕……”

还不等她回绝掉这场荒唐的相亲,傅宴陵忽然站了起来,将她一把扛在了肩膀上,转身往外走去。

白芷愣了一下,走到门口看到父亲骇然的目光后,才迟钝地回过神来,忙拍打着傅宴陵的肩膀,惊慌道:“傅宴陵你干什么?放我下去!”

傅宴陵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扛着她大步往外走去,不多时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你要带我去哪儿?放我下去!”一路上不管白芷怎么呼喊,傅宴陵都不为所动,扛着她一路出了孙家,上车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发动了油门。

半个小时后,两人在“藏娇”别墅下车,傅宴陵又一言不发地扛着白芷进了别墅,到了两人相聚的卧室后,才将她狠狠仍在床上!

这一系列动作弄得白芷头晕眼花,一阵胸闷恶心。

就在她趴在床上缓神的功夫,傅宴陵却已经将自己的外套脱掉,正单手解着领带。

他扯了半天都没能将领带解开,最后不耐烦地用手狠狠一扯,刺啦一声,高级定制的名牌领带就被他用粗暴的方式解开,然后狠狠扔在了地上。

白芷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的时候,发现傅宴陵已经将双手放在了腰带上!

这熟悉的动作让她心中泛起一阵恐慌,不由往后退了两步,惊骇道:“傅宴陵,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能这样,我不会再让你碰我了。”

“不会再让我碰你?”傅宴陵唇角却掀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他将腰带揭开,却不进行下一步,而是屈膝上了床,凑到白芷身边,扼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与自己对视,口中冷冷道:“除了我,谁还能满足你贪婪的心和放荡的身体?”

白芷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你、你说我什么?”

“放荡。”傅宴陵快速重复了一边,唇角笑意更加嘲讽:“没听清楚么?我说你放荡!”

傅宴陵的话语带着尖锐的利刃,狠狠扎入白芷心底,她一下就捂进了自己的心口,凄然地看着傅宴陵。

被白芷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傅宴陵心底闪过一丝心慌,但这微弱的感觉很快就被他心中的怒火取代了,一想到白芷要去跟别人结婚,他就没有办法冷静的思考,只想将这个女人拥入怀中,狠狠占有!

想到这里,傅宴陵不再犹豫,他一手将自己的衬衣扣子解开,一手抓住白芷的细嫩的脚踝,将她狠狠往自己面前一拉!

男人的力气那么大,白芷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就被拉了过去,然而不等傅宴陵有什么动作,一股强烈的恶心感就涌上了白芷的喉咙,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条件反射得呕了一下。

傅宴陵动作一僵,面色瞬间难看起来,他一把将白芷从床上抓了起来,抓到自己面前,冷声质问道:“白芷,你什么意思?!”

白芷却根本顾不上回答傅宴陵的问题,她现在觉得不舒服极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那种强烈的晕眩感再也忍耐不住,她一把推开傅宴陵低头呕吐了起来!

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什么东西,这一吐吐出来的都是清水。

可尽管这样,她还是在不断的呕吐着。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傅宴陵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面色一变上前扶住白芷的肩膀,皱眉道:“你怎么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