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  >  005 和他结婚?

005 和他结婚?

2041 2018-07-05 11:28:51

从你的世界里消失,你就当白芷勉强抬起头,想跟傅宴陵说自己没事,谁知刚抬起头,一股强烈的晕眩感便向她袭来,不等她发出任何声音,白芷就软软地晕倒在了傅宴陵的肩膀上。

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个房间。

身下的床铺温暖而柔软,还散发着洗衣液特有的香气,白芷睁开眼睛后,呆呆望着天花板看了半晌,才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去。

傅宴陵面无表情地坐在旁边,身上的衣服已经穿戴整齐。

见她转头,傅宴陵冷冷吐出一句:“你怀孕了。”

白芷心中一梗,脸色瞬间就白了,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跟傅宴陵解释,却被傅宴陵摁住肩膀,不轻不重地又摁回到了床上。

傅宴陵收回手,冷冷看着床上的白纸,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白芷心一下子慌了,她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支吾了片刻后,小声道:“我,我还不知道,没来得及……”

“你今天上午刚去过医院。”傅宴陵却毫不留情地揭穿了白芷拙劣的谎言:“你以为瞒着我就能带着我的孩子去跟别人结婚了?”

他的质问锐利又无情,三言两语就让白芷哑口无言。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傅宴陵忽然站起身来,冷声道:“把孩子打掉,今天下午就安排手术。”

“不行!”白芷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出口反驳了傅宴陵的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紧紧护住自己的小腹,大声道:“这是我的孩子,你不能这样决定他的去留!”

傅宴陵皱眉,转头不悦地看着白芷。

白芷的气势一下子就消失了,她的表情变得哀伤,小心翼翼伸出手拉住傅宴陵的衣袖,恳求道:“求你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不想失去他,你如果不喜欢,我可以带着孩子他没来过,求求你!”

傅宴陵一直觉得白芷清高,却没想到她的服软跟求饶来得这么快,他微微一愣,心里却没有预想中的高兴,心情反而更加不愉快了。

偏偏白芷还毫无察觉,拉着他的衣袖不断地恳求着。

傅宴陵心里越来越烦,最终忍不住一挥手将白芷甩开,冷声道:“白芷,你想要的太多了。”

说完,不等白芷反应,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傅宴陵走后,白芷身上的力气一下就送掉了,她满脸颓然地捂着额头往后一靠,连呼吸都开始有气无力。

心好痛啊,傅宴陵为什么对她这么残忍?

她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宝宝而已。

想着,白芷就忍不住湿润了眼眶,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低声呢喃道:“宝宝,是妈妈没本事,都保护不了你,希望你能等一等妈妈,等妈妈处理完身边的事情,你再来找妈妈。”

她怀孕才两个月,说完这句话后,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肚皮跳了一下,明知这个时候的胎儿是不可能有胎动的,可白芷还是忍不住愣了一下,低声哭泣了起来。

这好像是宝宝的反抗,可她却无能为力。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病房的门被一下推开了,一群人鱼贯而入,白芷被吓了一跳,猛然抬起头来,连眼角的泪痕都来不及擦,就抱紧自己的肚子警惕地看着来人。

这些人是傅宴陵找来给她做流产手术的人吗?

可这些人穿得花花绿绿,显然不是别墅的家庭医生,就在白芷疑惑的时候,一个衣架被缓缓推了进来,紧接着,傅宴陵跟了进来。

他的脸色十分难看,进屋后就挥手让其他人离开了, 然后一把扯下了蒙在衣架上的白布。

那白布遮掩下的衣架上居然挂着一件白色的婚纱。

白芷一下就懵了,看了看婚纱, 又看了看臭着脸的傅宴陵,弄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

傅宴陵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在白芷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的时候,他忽然道:“跟我结婚。”

“啊?”白芷更懵了。

“啊什么,跟我结婚听不懂?”傅宴陵满脸不耐地说道,烦躁地在房间内走动了两步。

跟傅宴陵结婚?

这一句话在白芷脑海中以一种慢动作来回缓慢回放着,她足足回味了好几遍,才终于反应过来。

傅宴陵要跟她结婚!

一种狂喜混着不可置信从白芷心底升起,她不自觉抓紧了自己的掌心,睁大了眼睛看着傅宴陵:“宴陵,你……你真的打算跟我结婚?”

看着白芷小心翼翼的表情,傅宴陵烦躁的心不知怎么就平静了下来,他静静看了白芷半晌,终于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已经怀孕了,那就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不至于连自己的孩子都要亲手扼杀。”

白芷微愣,傅宴陵刚才说将孩子打掉的时候,她几乎就信以为真了,谁知那只是男人对她的考验。

这五年来她的坚持没有错,傅宴陵心里还是有她的!

白芷唇角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双手在胸前握拳,柔声道:“宴陵,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背对着白芷的傅宴陵微微一愣,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震动,他一直以为自己对白芷只有厌恶,可听到白芷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却升起一种异样的满足,

然而这种情绪却让他更加烦躁,白芷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寄托对叶深深感情的一个工具而已,他的情绪为什么会一再被一个工具影响?

傅宴陵满心烦躁,忍不住蹙眉道:“你别想太多,我只是需要一个继承人,你不是想离开我吗?那这个孩子就当成是你对我的补偿吧,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你就可以离开了。”

白芷一颗炙热的心像是被猛然泼了一盆冷水,她顿了好久,才勉强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我会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的。”

她不相信傅宴陵的心是铁石做成的,就算只是一段短暂的婚姻她也愿意去尝试。

迟早有一天,傅宴陵会被她打动的!

见白芷同意,傅宴陵冷冷道:“下午去你家通知你的父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