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  >  018 总裁夫人,请进

018 总裁夫人,请进

2009 2018-07-09 10:35:06

“白芷,你给我站住!”叶深深看着白芷远去的背影,狠狠的大喊。白芷像是没听到一般,很果断的就走了。叶深深一肚子的火气,指着前台小姐问道,“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白芷可以进去,但我不行!”

“叶小姐,总裁夫人是总裁的妻子,而您呢?”前台小姐微微挑起了嘴角,略微讽刺的道,“我劝您,还是早点回去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而且,叶小姐,在这里天天自称是总裁的女人的,我们见多了,您不会也是其中一个吧?”

叶深深闻言,狠狠的剁了一下脚,“好!你够狠,最好你别让我抓到你什么把柄,否则我一定会让宴陵开了你的!”哼,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气死她了。傅宴陵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叶深深摸了摸口袋,摸到了手机。

手机?可以打电话给宴陵!叶深深趾高气昂的走到了前台小姐面前,“哼!等着瞧吧,我现在就给宴陵打电话,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吧。”

说着,叶深深很果断的拨通了傅宴陵的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对不起…”电话里传来了让人熟悉又觉得十分厌烦的声音,没人接听!叶深深皱了皱眉,不死心的继续拨打了几遍,然而效果都是一样的,还是没人接听。叶深深最终丧气的将手机收起来,一转身就对上了前台小姐似笑非笑的面孔。

“怎么?没打通?”前台小姐一笑。叶深深脸色猝然就不好了,跺了跺脚,叶深深瞪了一眼前台小姐转身就要走。走到一半,好像是要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转身回来了,在大家注视的情况下,走向了一个男子。

那男子是傅氏集团的保安,站在一旁,眼神一直盯着叶深深,一直都没有离开。叶深深嘴角一扬,走近那个男子,低声道,“帅哥,帮我个忙怎么样?”说着,一边还故意的将衣服往下扯了扯,精致锁骨露了出来,让男子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声音里面还充满着欣喜,“什么事?你尽管说!能帮我的一定会帮你的。”

很显然,这就是叶深深要的答案,叶深深不想让别人听到。索性就踮起脚尖,贴近了男子的身子,舔了舔嘴唇。眼神很是勾人,眨着眼睛撒娇道,“帅哥,刚刚进去的那个女的,你看到了嘛?就是那个叫做白芷的。”

“白芷?嗯,就是刚刚那个女人,我看到了。”男子的眼睛紧紧的粘着叶深深的身子,傲人的曲线让男子咽了一口口水。叶深深忍着满心的嫌弃,嗲着嗓子说道,“帅哥,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出来了,你就什么时候告诉我一下就好。这是我的手机联系方式,欢迎你随时联系我。”借着贴近的功夫,叶深深将手中的纸条塞给了男子,男子色眯眯的盯着叶深深,连忙点头道,“美女放心,我一定好好关注那个女人。我会联系你的,美女,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好!那就谢谢帅哥了。”说完,叶深深踮起脚尖在男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很妩媚的离开了男子的身子,“我先走了,我们有缘再见,拜拜,帅哥。”

叶深深迈着慵懒的步伐,离开了傅氏集团。而此时,白芷已经乘坐私人电梯到了傅宴陵的办公室。抿了抿唇瓣,白芷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的外面,只有一个秘书的座位在这里,然而却空无一人,白芷皱了皱眉头,视线扫过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紧紧地关着。白芷不由得有些紧张,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傅氏集团,第一次来傅宴陵的办公室。以前她从来都没有来过,毕竟以前的身份也见不得人。思到痛处,白芷的心悠的一疼,甩了甩头,白芷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了。上前一步,白芷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却无人应答。

白芷以为是傅宴陵不想见她,所以才不说话。垂头丧气的蹲在门口,白芷有些不甘心。白芷正低头难过着,突然听到有人喊她。

“那位小姐?!你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做什么!”来人慌慌张张的,手上还拿着一堆文件,白芷并不认识。解释道,“我…我是宴陵的妻子,我来这里等他。”

“宴陵?啊!总裁的妻子?白芷白小姐?”来人总算是搞清楚眼前这个蹲在总裁办公室的女人是谁,连忙说道,“白小姐,你先随便坐一下。总裁在开会,您随意,我要去给总裁送资料了!”说完了,又拿起了一摞资料,走了。

白芷全程都蒙着,逐渐的,脑海中才闪过一丝丝的念头!啊,宴陵不是在躲着她,而是在开会。想到这里,白芷的嘴角微微一扬,十分的开心。是不是宴陵还记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宴陵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对吧?

白芷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依靠着总裁办公室门口。等着傅宴陵开完会回来,白芷仿佛是忘了自己已经怀孕了,坐在冰凉的地上会对宝宝产生一些什么影响吧?然而白芷现在已经被马上就能见到傅宴陵的喜悦给将其他的事情全部都扔在了脑后。就这么靠在办公室的门口,靠着靠着,一股困意袭来。白芷安慰自己,就睡一小会,不会深睡的。只是最近有些累了,这两天都连续的失眠,没有睡好,在心里面最大的那颗石头落地之后,白芷确实觉得自己很累了。

就这么睡着了,睡梦中,白芷还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傅宴陵开完会之后回来,看到她睡在这里,就温柔的将她抱回去。而且还告诉她,他喜欢的不是叶深深,爱的也不是叶深深,而是这个陪伴她五年的女人,白芷。想到这里,白芷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容,十分的甜美。可爱的睡相,让人很轻易地能够猜出来,一定是做了好梦。同时也让人不忍心惊扰她甜美的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