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十六章 复活

第十六章 复活

2152 2018-07-10 11:33:44

  

  它确实听懂了。

  

  它抱住我的力量,越来越小,我的双臂终于抽了出来。

  

  我双手颤抖,一点点靠近它的眼眶。

  

  它的嘴里,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呼吸,也像是某种我听不懂的低语……

  

  突然!

  

  那声音变得乱了。

  

  而我的手,因为抖得太厉害,还没有靠近眼眶。

  

  “你……你别激动,我很快就放进去,我现在手有点不听使唤,你,你千万别激动。”感觉它听得懂我说话,我便开始商量,哄着它。

  

  可下一刻,门开了。

  

  是这间密室的门。

  

  干尸声音的改变,似乎是意识到了有人靠近这房间。

  

  这倒不是很意外,毕竟沈凯琪和我的距离,本就不远,这整个过程,也许三十秒都不到。

  

  “住……手!!”沈凯琪愤怒的低吼传进我的耳朵。

  

  这反而成了我最后的动力,一双手停止发抖,然后用力将那双眼球,狠狠的拍进干尸的眼眶!

  

  “呜嗷!”

  

  这是一声非常大的吼叫,可听起来却不是痛苦的,是一种解脱。

  

  我听得出来。

  

  而接下来,我就被毫不留情的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地下室的墙壁上,撞击的那一刻,我只觉得体内的一切器官都调了个位置,翻江倒海,骨头几乎都被撞散。

  

  幸运的是,如此强烈的撞击,只让我短暂的懵了几秒,没有晕过去。

  

  当我抬头的时候,被锁链吊在墙壁上的干尸,努力扭动着它那被拉得细长,像蛇一样的身体,“砰”一声金属断裂的声音,铁链随着干尸的扭动而崩断!

  

  它的身体也开始了迅速的变化。

  

  一条条肉丝,从它的皮肤中生出,包裹身体,脸上的皮肤脱落,新肉生出……

  

  它“复活”了?

  

  它的身体还在改变,但它的眼睛却盯上了面前的三个人,沈凯琪,和另外的两只蛇人,接着非常突然的,它冲了过去!

  

  直接扑向沈凯琪!

  

  它将她按倒在地,一只手抓住她的下巴,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扯!

  

  下巴,连着脖子上的血肉,被整块撕扯下来!

  

  沈凯琪的嘴里发出愤怒又痛苦的嘶吼,另外两只怪物,也扑向了那具正在“复活”的尸体。

  

  扭打成一团。

  

  我爬起来,头晕脑胀,双腿酸软,如果不是再迟一点会有性命之忧,我绝对是一步都走不动的。

  

  我艰难的走到密室门口,它们还在厮打。

  

  我跑出去,爬上地下室的楼梯,锁上地下室的门,努力拉过沙发,挡在那扇门口,然后一瘸一拐的离开别墅。

  

  得救了?

  

  不,还没有。

  

  我不觉得那样的厮打,会让这四只怪物同归于尽,我有着于越的脸,如果他们会恢复,那么迟早还会找到我,那是比高利贷更恐怖的追杀。

  

  我该怎么办……

  

  我……

  

  “呃!!”

  

  左手突然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本就虚弱不堪的我,彻底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我瘫倒在地,抱着自己的左手,忍受着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

  

  我用尽力气,抬起了左手,黑色手套的边缘,手腕的位置,开始不断的出现红色的小水泡,这是那晚出现过的东西!

  

  水泡不断向上,蔓延我的小臂!

  

  完了。

  

  发作了。

  

  我向前爬,可我不知道自己要爬到什么地方,痛苦和恐惧,只给了我这样一个选择。

  

  多希望,这时能够出现一个人。

  

  无论是谁。

  

  我这样想,让后模糊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对高跟鞋,黑色的,我努力抬头,抬起右手,张开嘴:“帮……帮我……你?”

  

  可当那个女人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手僵住了。

  

  是杜老板。

  

  其实已经不是很意外了。

  

  她知道房子里的蛇人眼球,可以让那具干尸复苏,她知道我必然会被蛇人幸存者追杀,她也知道,那天的药剂不够,我最后兑水的选择。

  

  我还是没有逃出她的手心。

  

  从一开始,被高利贷追杀而替换身份那一刻,我就被她用一条挣脱不开的锁链拴住了。

  

  我放下手,有气无力的说了句:“你赢了,带我走。”

  

  再次陷入昏迷。

  

  清醒时,是在一辆车上,我在副驾驶的位置,驾驶位有个人,我没睁开眼,但从气味上,我知道是杜老板。

  

  “醒了就不要装睡,蛮累的。”她开口。

  

  我睁开眼。

  

  转过头,看着她的侧脸,我没有说话。

  

  她伸手,调整着后视镜的位置,她的手指很长,很美,动作也很轻,一边摆弄,一边淡淡的说着:“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把我杀了?掐死我?还是用你口袋里的那把餐刀划破我颈动脉……不过你又担心,万一我也是一只怪物,你的求生,是不是会变成作死?”

  

  她说对了。

  

  闭眼的时候,我想了一万种办法杀掉这个女人。

  

  可是没有一种,我敢试。

  

  手臂不疼了,但小臂上多了一圈绷带,我不敢看那绷带下是什么东西,我担心又看到之前密密麻麻的虫子一样的东西构成的手臂。

  

  打开车门,我同样不敢。

  

  我不知道,下了这辆车,等待我的是什么。

  

  “所以你为什么是个失败者,顾虑太多,这样的你,注定什么都得不到。”她突然转过头,与我对视,“你盯着我看什么?不服气,是不是想反驳我,说你只是谨慎?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小朋友,你只是贪婪。你贪婪的想要一切美好的结果,都属于你,可又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就连做生意,你都会赔的倾家荡产。”

  

  她的话刺激了我。

  

  但她说的没错。

  

  可我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我开口说话了,昏迷后的第一句话。

  

  “嗯?”

  

“为什么是我?你给我提示,让我脱险,可仔细想想,那些危险很多都是你带给我的,从我成为于越,就是你设计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需要我帮你找什么半颗眼睛?OK,但是就像你说的,我这么差劲的人,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我做这件事?”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谁选择了谁,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不仅是我选择了你,也是你选择了我,我们的相遇,早就是注定的事情。”杜老板放下后视镜,靠在驾驶位,“你应该发现了吧,那天,他们的盛宴,其实是为眼虫更换宿主,不过更换过宿主之后,全新的身体,却有着和之前完全相同的一张脸,不仅仅是脸,声音、身材各方面,完全一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