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四十七章 再遇苏雅

第四十七章 再遇苏雅

3102 2018-08-07 11:07:39

  

  上车,离开茶庄,我和唐婉被带到开发区的一片烂尾楼中。

  

  我感觉事情似乎有了些变化。

  

  开始我以为他们会把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杀掉,但后来想想,之前他们说要带我到什么茶山,之后杀死我,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想弄太大动静。但现在他们劫持了茶庄的唐婉,似乎已经把之前的顾虑都丢掉了。

  

  那既然如此,在茶庄杀掉我不可以吗?

  

  或者在车上,累死我,枪杀,手段可以有很多。

  

  但他们去把我带到了这片烂尾楼。

  

  唐婉瑟瑟发抖,一路上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想说话又不敢,身边都是左司的人,她现在的状态可比昨天在货车上老实多了。

  

  到下车的时候,唐婉才小心翼翼的在我身后低声问道:“他们……要在这杀了我们啊?”

  

  “不一定,你别多嘴。”

  

  “怎么办啊,那我们总要想办法自救吧……”

  

  “你别多嘴就是自救了,保持车上那种怂包状态,继续!”

  

  “你才怂……”

  

  我没继续搭理唐婉,看着下车来到我面前的左司,我笑笑:“怎么突然改主意了?不想杀我了?”

  

  “哎呦,果然是于哥,洞察力还不错。”

  

  “说吧,什么意思?”

  

  “杀你,还是要杀你的,但是我这有个人想要见你一面。等你待会儿见过了她,再杀你也不迟。”

  

  有个人想见我?什么人?

  

  我十分好奇,手始终在口袋里握着老杜给我的罐子。我身上没有枪械,左司他们也搜过,对于这么一只小罐,他们自然不会在意,所以便任由我的手,随时插在自己的口袋里。

  

  “什么人?”我问。

  

  “见了就知道了,走。”

  

  左司的人赶我到烂尾楼的地下室,这里霉味很重,呛鼻子。

  

  唐婉连着打了好多喷嚏,我想到她好像对这股味很敏感,便提了一句:“我已经跟着你们来了,你们还带着她不放是什么意思?”

  

  “于哥,现在这是我做主,再说了,钱军那天天跟我吹您怎么有本事,我不得多一个筹码在手里?等着吧,等您被我杀了,我再放了她。”

  

  左司压根没想放了唐婉,估计要杀我,就顺手把唐婉也杀了。

  

  他不是一个单纯的盗墓贼,还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徒。

  

  我和唐婉坐在地下室的墙角,左司手下七八把抢对着我们,左司拉了把椅子,坐在我们对面,盯着我,也不说话。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始终不见那个人的出现,我越来越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想要见我呢?

  

  “司爷,雅姐到了。”

  

  这时,左司手下的一个人从烂尾楼一层的楼梯走下,片刻后,走了下来。

  

  左司大笑:“来了,宝贝儿!”他站起来,与那个女人拥抱,昏暗的光线下,我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

  

  那一刻,我非常意外。

  

  我没想到这位下来的女人,居然是苏雅!

  

  怎么会是她?

  

  上次在研究所的地下室,她被怪物拖入黑暗,后警察并未搜索到她,反而发现了研究所地下室的大批量怪物尸体。

  

  苏雅生死未明。

  

  今天,她居然出现在这里!与我再次相见……

  

  我盯着她,难掩眼中的惊讶,直到苏雅笑眯眯的绕到我面前,那张假笑的脸让我确定她就是苏雅没错!她对我迅速的眨了下眼睛,然后回转过身:“司爷,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于越呀?”说完,来到左司身边,坐到左司的怀里,看起来两人的关系非常暧昧。

  

  “嗯……你认识他?”左司搂着苏雅的腰。

  

  “我怎么会认识他呢?”

  

  “那你刚刚还联系我,说别杀了他,要见他一面?”左司动作没变,只是脸上笑眯眯的表情更浓了,这笑里有味道,如果苏雅说错话,会很麻烦。

  

  “那不是你告诉我,那些北方人常提起他嘛,我就好奇喽?”

  

  “好奇?我看你想法不单纯哦。”

  

  “确实,我确实还有点别的想法。”

  

  “说说。”左司放开手。

  

  苏雅站起来,在左司耳边说了几句话,虽然好像声音不大,但我依旧可以听清楚:“司爷,你不是说庄四海提的地方,你也没办法吗?既然大家都找不到,那些北方人又经常在您这渲染这个于越多厉害,不如让他试试?总之他是一个人,又没有三头六臂,杀他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杀?别耽误发财。”

  

  “你说,让他帮我去找那个地方?”

  

  苏雅点头。

  

  左司这时看着我,看了大概三五秒钟,目光缓缓的回到苏雅脸上:“这倒也是个办法,反正我找不到的东西,庄四海那个老东西也找不到……大家一切憋着,不如早点挖出来,发财才是真的。”

  

  他们在说什么?

  

  找什么东西?是庄四海来云南的真实目的吗?

  

  我没插嘴,只是眼睛始终盯着苏雅的侧脸,她偶尔会把目光偏向我这边,看我一眼,但却不流露任何信息给我。

  

  就像她说的,在看一个陌生人。

  

  “于哥,你知道我为什么绑了你吗?”左司推开坐在他怀里的苏雅,走向我,同时挥挥手,让手下把枪撤了。

  

  “为什么?”我没动。

  

  他蹲下:“你说,你和钱军,是不是太贪了?”

  

  “贪?”

  

  “我给你们俩的便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你们呢?不过没关系,我这个人不记仇,毕竟谁都有个年轻的时候……但是这人嘛,总会长大的,长大了就要懂很多道理。于哥,你说这一杯水,你自己喝了,也就喝了,一桶水你也可以藏起来,但是,现在有一条河!你却只让别人给你看着,里面的水都是你的……过分了吧?”

  

  “直说吧,你的意思。”

  

  “我呢,和庄四海合作,帮他找一样东西,在一处地宫之中。地宫中的一切,除了他要的那样东西,其余的都归我。现在我分三分之一给你和钱军,帮我找到那个地宫的所在位置……我知道,你也是奔着这件事来的,说是想办法接近老狗头的手下,其实就是想挖这个坑!”

  

  听左司的意思,还有之前钱军的渲染,从前的于越看来不仅是和盗墓贼有关联那么简单,他本身在盗墓这条道上,似乎也是个狠角色。

  

  左司想利用我,帮他和庄四海找到一处地宫。

  

  但那到底是什么地宫?在哪找?

  

  我看着他,半天没说话。

  

  “怎么着,于哥觉得条件不合适?我知道于哥,你和钱军你们都喜欢讨价还价,但是今天这事,今天这地方,你们做不了主。”说话间,左司的手伸向一边,他的手下递给他一把枪,他把枪口缓缓挪向唐婉。

  

  “哎哎!你……你干嘛!”唐婉吓了一跳。

  

  “于哥不给答案我着急,我着急呢,就总想做点什么,来加快让我着急的这件事的进程。”

  

  他将子弹上膛。

  

  我皱眉:“把枪放下,我没说我不答应,而且我觉得你说的话公平合理。我只是在想另外一件事。”

  

  左司的抢没放下,脸凑近我,问:“什么事?”

  

  “我现在在你手上,说死就死,钱跟命比起来,肯定是命重要。但是你提到的事情,你让我帮你找个地宫,不管那地宫是什么,你总要告诉我在哪找吧?整个云南这么大,森林山谷那么多,你让我都给你翻一遍?”

  

  “信息你放心,自然是有的,本来我也想亲自动手,可惜啊分金定穴的本事没法跟于哥比,不仅没找到,还遇到了点麻烦。”

  

  还分金定穴,你特么电视剧看多了吧?

  

  我上哪给你分?

  

  上哪给你定去?

  

  都不是一个专业的好么?

  

  要不我放老杜的保命罐吧,这戏我演不下去了……

  

  我动了动口袋,这时,苏雅从左司身后走来,她似乎明白我现在的窘境,凑过来问道:“于哥就不好奇,是哪家的穴?”

  

  “哪家的?”

  

  左司往地上一坐:“1000到800多年前,大理国段氏的龙脉。”

  

  “在哪?”

  

  “……古村寨的一片山脉中,那里面藏着曾经大理国半数以上的宝藏,只要找到,就算洗手不干,都够挥霍几辈子的。”

  

  “行,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说好了,回头这宝贝,你得分我三分之一。”我赶紧答应了,这话题我接不上,问的再专业点我就容易暴露,现在答应,最起码能先让他们放走唐婉。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左司还是拒绝放掉唐婉,说那地方不好找,只有我找到了段氏龙脉,他才能把唐婉放了。

  

  他说很快联络庄四海,至于今晚,就把我和唐婉关在这烂尾楼的地下室里。外面有四五个守卫,手上都有枪。这些守卫,我依仗着自己左手的巨力,对付一个,或者两个还有可能,但四五个都有枪,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夜里,守卫在上面,地下室只有我和唐婉。

  

  唐婉吃着刚刚守卫送来的外卖,吃的时候始终皱着个小眉头,也不跟我说话。

  

  本来这很好,我也难得清静,我的手机被守卫收了上去,正想找个机会要回来,给老杜打个电话。但就在我想这事儿的时候,饭吃的好好的唐婉,突然把饭盒丢到我身上,还撒了一大堆菜汤,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回头看着她:“你做什么?抽风了?”

  

“你说呢!我就说跟你在一起准没好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